◣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1390|回复: 17

[在线] 采虹《爱越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5 22: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2-03-22

【内容简介】
爱情为什麽会是这样的发生?如此的尴尬、折磨人!
如果爸妈没有在她考上大学那年告诉她是养女的身分,
她和永浩还是单纯的姊弟关系,吵吵闹闹、感情很好??
在知道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不一样了!
她意识到他是个男人,不再只是弟弟,嚐尽暗恋的苦滋味??
在他心里永晴不是姊姊,而是一个他想爱的女人。
他不是变态,他的爱也不悖德,他选择忠於爱的感觉,
更何况两人毫无血缘关系,只要有爱,为什麽不能在一起?
然而他可以不在意世俗的眼光、母亲的反对,但她却不行,
因为不愿意放弃,他选择等待,等待她有相爱的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何永晴从没想过她也会有踏入汽车旅馆的一天,而且还是和弟弟何永浩一起。

  原本她又气又羞,拗着不愿下车,但不敌他的坚持,只好别扭地同他进了房间。富有浪漫情调的柔光映着白绵绵的诱人大床,暧昧的气氛令她不禁窜过一阵轻颤,心头犹如小鹿乱撞。

  她绞着手,强迫自己要镇定,试图说服自己阿浩只是想找个安静无人干扰的地方谈事情罢了,他并不是要做些情侣间才会做的亲昵的事——例如那些昨晚他们刚经历过的事,忆及此,她不由得双颊发烫。

  但那些事情不能再发生了,一切都该回到原点。

  她命令自己封锁脑海中所有令她脸红心跳的画面,目光移到眼前这位看起来情绪压抑到极限的男人。

  对了,他们是来「谈事情」的。

  她深吸一口气,终於提出要求。「阿浩,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吗?」

  何永浩一僵。「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们回到单纯的姊弟关系吧!」她求他。

  「这就是你的想法?」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她点头。

  「何永晴,你真的爱过我吗?」他问她,话中的痛楚拧紧她的心。

  「我当然爱你,所以只有这个办法,你才能一直在我身边哪!」因为家人关系是一辈子的,只要他还是她弟弟,她就不会真正失去他。

  「难道看着我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你也无所谓?」

  她愣住,无法言语。她当然不愿他碰其他的女人,那会让她嫉妒得发狂。

  「还是,你要我一辈子为你独身却又不能碰你,只能永远做你的好弟弟?」他真的被她气到,他痛恨她再次要求他做她的「好弟弟」。

  「我没有这麽说。」她呐呐地否认,虽然何永浩的确说中她的心声。

  「你是说,你刚刚并没有说我不能碰你?」他突然逼近她,目光炯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不是——」她慌乱地否认。「我是说……欸,你不要一直靠过来。」他的步步进逼令她紧张得口乾舌燥、全身发热,尤其当身旁是一张美轮美奂的大床时。

  他俯向她的脸,慢条斯理地问:「你知道什麽叫做生米煮成熟饭或木已成舟吗?」

  「你想做什麽?」她微颤,他的语气让她不安。

  「我要把你变成我的,这样你就不会傻到以为我们还能回到过去的姊弟关系了。」他的话语验证了她的恐惧,她转身想往门口逃。

  他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扯将她放倒在床上,精壮的男性身躯随之覆上。

  「你不可以这样做!」她吓坏了,眼前蛮横霸道的男人,不是她温柔体贴的阿浩。

  「那你又凭什麽决定我们的未来!」他大吼。

  他俯身封住她的唇,她挣扎,使劲用手推他,他却毫不费力地一手就抓住她的双手扣在她头顶上,制止她的蠢动,她完全抵抗不了他强大的男性力量。

  她在他无所不在的亲吻与抚触下恍惚了,为什麽事情竟会失控到这个地步?他们明明曾是那样单纯要好的姊弟哪!然而当他们跨过了亲情与爱情之间的那条界线,铺天盖地迎向他们的竟是她难以负荷的世界。

  这一切,是否已无法回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你们姊弟俩从小就很有缘分,难怪感情这麽好!」

  七月溽暑,十七岁的何永晴擦拭着额间的汗水,想起这句许多亲戚对她说过的话。

  她和弟弟何永浩算是有缘吗?她一直觉得「缘分」两字用在他们姊弟身上很奇怪,这词用来形容恋人比较妥当吧?不过她也明白为何亲戚会这麽说,当年爸妈结婚五年仍无子嗣,然而自从她呱呱落地,不到半年,妈妈竟又怀了整个家族企盼已久的男孩,大家都说是永晴的降临为何家带来福气。

  但是永浩出生时,永晴不过是个一岁多的小娃,所以那种小姊姊照顾弟弟的感人戏码从没在何家上演过,反而小学时流行的男生女生楚河汉界、敌我分明的状况,时时在何家出现。姊弟俩在家经常打打闹闹、争风吃醋,让父母头疼不已。

  好险,《灌篮高手》的出现,挽救了他们姊弟俩的感情。自小兴趣大不同的他们,居然在国中时都迷上漫画《灌篮高手》,周末守在电视机前就只为了看那一小时的卡通。有次何父为庆祝升官要带全家去吃大餐,但是永晴跟永浩硬是为了晚上的「灌篮高手」卡通联手拒不出门,气得何父带着何母出门不理他们了。

  也许是这件事坚定了她和永浩间的感情,总之,之後两人越来越像一对好姊弟,还一起去篮球场上磨练球技,但是去了几次後永晴决定有些事还是欣赏就好,不用亲身试验,往後她顶多出张嘴,批评一下永浩不够帅气的球姿,至於磨练球技的苦差,就交给他了。

  高中联考结束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回忆。她朝远方的永浩挥挥手,他回以一个轻松的笑容,快步走向她。

  「嘿!考得怎样?」她递给他一瓶水。

  「一定有学校念的啦!」何永浩潇洒地朝她笑,顺手帮她把摺叠椅收起。

  「有学校念,也要看是哪个学校啊?」她咕哝着,阿浩这小子不怎麽用功,希望出来的成绩别太差了。

  「唉,你的学校太优秀我可能考不上,不过其他的都有希望啦!」何永浩嘻皮笑脸地拉着她的小马尾。

  「我的学校你当然不能念啦,女校耶!你真是说了等於白说!欸,不要拉啦!」她白了他一眼,甩开他的手。

  「回家喽!」他仍然一派轻松,提起他们的杂物,大步朝校门口走去,她只好快步跟上。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她转头盯着他看。

  「不知道,不过总有一天我一定可以睥睨你的!」他夸下海口。

  「拜托,你好不容易才跟我一样高的,你赶快再去打球长高吧!」她取笑他。

  「我才不是矮,我只是长得慢!」他严正抗议,这可是有关男孩的自尊呀!

  夕阳下,两人的影子并排,像对双胞胎似的。此刻的何永晴完全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对身边的男孩有着亲情以外的情愫。

  早晨六点二十分。何永晴在闹钟初响的下一秒按下停止键,并在十分钟内完成盥洗,在第十一分钟准时出现在何永浩的床头。

  「何永浩,快点起床。」她决定今天要速战速决。

  何永浩上高中後终於踏入迟来的成长期,开始快速抽高,永晴相信这是因为他的生活既规律又单纯所致:每天不停地吃、在学校有空档就打篮球、加上大量的昏睡,不管是在课堂中或在家里。为了在早晨能顺利地将昏睡的他叫醒,从此永晴就成了他的私人闹钟,然後两人再一起搭公车上学。

  她看出阿浩已经醒了,但还是赖在温暖的被窝中贪睡。

  「快点啦!我今天早自修有考试,你快点起来,不然我不等你了。」她推推他的肩膀。

  何永浩睁开眼,对她迷迷蒙蒙一笑,又闭上眼继续睡。

  「笑什麽笑?快起床啦!」永晴生气,开始掀他被子。

  「好啦好啦,我起来就是。」他掀开棉被下床,临走前不忘拉一下她的马尾。

  「欸,你这个马尾控很讨厌耶!」她一掌拍在他来不及逃离的後背,他笑出声,没再回应她,迳自走向浴室。

  自从安然度过联考成为高中生後,何永浩很快地重拾对运动的热情,不仅参加篮球校队,还热衷参与校庆比赛,现在的他体格高瘦,双腿结实笔直,虽然脸蛋没什麽变帅的迹象,但因为球技精湛,在学校拥有不少女粉丝,让永晴验证了在球场上只要会打球,人人都可以是帅哥的真理。只是此时念高三下学期的她认为,脑袋还是比较重要,她专心一意想要考取台北的大学,向往着多采多姿的大学生活。

  永晴背着书包到餐厅,甫坐定,便闻何母开口。「晴晴,今天我和爸爸要去吃喜酒,晚一点回来,不能去补习班接你,你自己坐公车回来吧!阿浩,你也早点回家,不要在学校待那麽晚。」

  「我要练校庆的比赛项目啊!」

  「练那麽久太浪费时间了,书都没读,看你月考怎麽办!」何母忍不住唠叨。

  不想再听母亲唠叨,何永浩忽地起身。「姊,我学校有事要早点去,我先去等车了。」他转身提了书包便闪人。

  当晚,补习班下课。永晴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同学道别,走到公车站牌旁等车。

  一辆脚踏车流畅地朝她骑来。「何永晴,你妈没来接你啊,要不要我载你回家?」

  是补习班同学林逸飞,最近常常跑来跟她说话。

  她腼覥地笑笑。「不用了,我坐公车就好了,谢谢。」

  「没关系你上来嘛,晚上等公车很危险耶!」林逸飞指指後座,一脸坚持。

  「真的不用啦,公车等一下就来了。」她不自在地连连摇头。

  话还没说完,急噪的机车声自远处传来,一辆熟悉的机车闪入永晴眼中。

  「姊,上车!」安全帽的罩子拉开,何永浩的脸在黑夜中彷佛亮了起来。

  「阿浩!你怎麽来了?」她惊喜地叫着。

  「来接你啊!」他瞥了林逸飞一眼,转头递了一顶安全帽给她。「上车。」

  「嗯。」她笑着用力点头,立刻跨上後座。

  他将帽罩用力拉下。「坐好,要出发喽!」

  她还来不及跟林逸飞说再见,何永浩已催紧油门,咻地一声消失在街口。

  「喂,骑慢一点啦!」她搂着他的腰,紧张地提醒他。

  「啥?你说什麽?」他大声问道。

  「我说骑慢一点!」

  「什麽?我听不到!」说罢,他又催下油门,冲过一个黄灯。

  「我说骑慢一点!」她提高嗓音。

  「姊,你的声音好小啊,再大声一点啊!」他夸张地回道。

  「我已经说得很大声了耶,何永浩你装死喔!」她发现永浩的恶作剧後忍不住打他。

  永浩开心地笑出声。「姊,平常你给老妈载,时速都是二、三十吧?拜托,你是年轻人耶,这点刺激都不会享受。」

  「喂!你凭什麽说我,你这没驾照的小孩子!」

  「没驾照又怎样?我技术可好得很,要不要我表演一下?」

  「不要,我还想活久一点呢,快点载我回家啦!」

  「那麽急着回家干麽?读书啊?拜托,今天是星期五,明天放假耶!」

  「我又没说要读书……」被说中心思的她有些心虚。「等一下爸妈回来看不到我们就糟啦!」

  「他们不会那麽早回来的,姊,我带你到一个地方。」他车头一偏,骑到另一条路上。

  「什麽地方?」她好奇地问。

  「去夜市——吃、卤、味!」

  到达後,永浩指指前面的摊子。

  「姊,这边。」

  永晴凑上前一看,皱眉。「这卫生吗?还是不要吃比较好吧……」

  「拜托,你弟已经吃过几百次了,不会死啦!」他从老板那儿接过一个小篮子。「你想吃什麽?」

  她看看摊子上的菜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挑了一整篮的食材。老板将肠类豆腐等拿出来切成小块,放入滤网中卤,在卤汁中滚了一会儿後,再提起来沥乾,倒进塑胶袋中,没看过此景的永晴不禁瞪大了眼专心观看。老板将整袋绑好,递给永浩。

  两人在公园凉亭里落了坐。她嚐了一块豆皮,惊喜道:「满好吃的耶!」

  「当然,我推荐的怎麽可能难吃?」他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埋头苦干。

  「你怎麽知道这家的?」

  「忘了,和朋友乱晃的时候发现的吧!」

  「真好。」她吁了口气,没再说什麽,但原本飞扬的眉宇瞬间又黯淡了。

  永浩停住吃的动作,认真地看着她。「下次我出来乱逛的时候也把你带出来。」

  「不行啦,我要读书。」她瞄了他一眼,又低头在袋中翻着食物。

  「读书读书,你那麽爱读是不是?你不累啊?我看你那样我都替你累。」

  「我们是学生,当然要读书啊!」她理所当然地说。

  「那也不必读得那麽辛苦吧,我看一定是妈给你的压力,当老师的总爱互相比较。」

  「也不全是那样啦,反正除了读书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麽。」

  「总觉得你好像躲在读书的这个罩子下,不见天日。」何永浩不以为然地叉了一块猪血糕。

  不见天日?也许吧,永晴想,可是那也让她很有安全感,彷佛乖乖读书就好了,这种单纯的生活也算是幸福吧?虽然有点愚昧、自欺欺人的感觉。

  吃完最後一块豆皮,他满足地起身。「姊,你还想逛哪里?」

  「这麽晚了还逛,赶快回家啦!」她拉着他离开公园,走几步又停下来。「你车停在哪里?」

  「那里啦!笨蛋,我看你读书都读笨了喔!」

  「你才笨咧!」她瞪了他一眼。

  回到家中,屋内静默一片,她松了一口气,转身提醒他。「你赶快把车钥匙拿去放好,不然被妈发现你偷骑车就糟了。」

  「知道啦,这又不是第一次。」他扮了一个鬼脸。

  她噗哧一笑,又忍不住唠叨。「小心警察会抓啊!」

  「大不了我们一起进警局喽!」他很有义气地拍拍她的肩,换来她一记又好气又好笑的白眼。

  不知不觉已到了暖和的四月天。一晚,永晴突然想到隔天有堂课很重要,要跟永浩拿回录音笔,便朝他的房间走去,却发现他房门紧闭,她惊讶地一愣,因为通常何家老小都是习惯不关房门的,看来阿浩这小子青春期作祟啦!

  她蹑手蹑脚将耳朵贴近门口,试图挖掘老弟的秘密,果然让她听到了阿浩讲电话的声音,她突然兴奋起来,一整天念书的劳累都抛到一边去了,竖起耳朵专心地窃听着。

  「我明天带你去吃一家很好吃的店,我上次跟阿辉他们发现的……你妈在催你啦?帮我问候一下你妈妈……说她的声音很年轻啊,我从电话中听得到,不然你电话拿给她我跟她讲……好啦好啦,不说了……我每天都在你睡前打电话给你,你会不会梦到我?……」

  隔着门板,永晴没办法听得很清楚,只知道阿浩的口气是温柔的,让她差点要笑出来,没想到看似大而化之的他对这个人竟如此的甜言蜜语,一定是女朋友啦!这小子交女友居然没让姊姊知道,太可恶了!转瞬间,房门突然打开了,何永浩的脸无预警出现在她面前。

  「你在这儿干麽?」他有点意外,皱着眉似乎不太开心。

  「没啊!你干麽关门?我要跟你拿回我的录音笔啦!」她连忙掩饰自己的心虚。

  他转身走到书桌旁,她也跟着进去,他翻翻抽屉,拿出录音笔递给她,她伸手接过来时刚好瞥见他的电脑开着,萤幕上的相簿里有个女生。她假装不经意地想要瞧仔细时,何永浩的身体挤了过来挡住电脑萤幕。

  「欸,你不是拿了?还不快走?」他催促着她。

  「赶我喔!」她本来想问那人是谁,不过还是憋住了,就让青春期的老弟保留一些甜蜜的秘密吧,反正过不了多久,他也是个可怜的高三生了,就让他现在快活一下吧!她不禁佩服起自己的体贴,转身回房。

  翌晨餐桌旁,何永浩率先开口。「明天我有考试,今天会留在学校晚自习,晚点回来。」

  何母看了他一眼。「终於知道念书了!」

  永晴在心中暗笑,哪是念书啊,分明是去约会!正在心中嘀咕时,听到何母又说——

  「晴晴,今天我跟你爸又要去吃对街陈老师儿子的喜酒,你晚上补习自己坐公车回来。大家的儿女都长大了,以後你们结婚,我可要炸回去,不然这些红包钱包得可真心疼。」何母发着牢骚。

  「拜托,要等我们结婚还早咧!」何永浩插话。

  「对啦,现在你们还是给我好好念书,不要乱搞男女关系,知道吗?」何母顺便告诫他们。

  永晴故意瞅着阿浩,他倒也神色自若,继续吃着他的蛋饼。

  晚上,永晴踱出补习班,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回家了,她不禁猜想,阿浩会来接她吗?之前两次爸妈没空都是阿浩偷偷骑着家里摩托车来接她的,像是默契般不用她提醒,虽然她还是会碎念着要他不要无照驾驶,可最後总是乖乖上了他的车。但根据她昨晚偷听的情报,阿浩那小子今晚应该是要跟女生去约会。不过他既然没说不来接她,何况现在已过九点,约会也该结束了吧?可是如果他根本就玩得乐昏头忘记这件事,难道她就要在这里傻傻地等?正当她在犹豫龟毛的时候,有人叫了她的名字,又是补习班同学林逸飞骑着他那台银色脚踏车过来。

  「今天你爸妈又不能来接你啊?」林逸飞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是啊。」

  「那你弟呢?怎麽没看到他?他以前不是都很早来?」

  「我今天自己坐公车回去!」永晴赌气地回答,迈步朝公车站牌走去,不忘四处观望是否有何永浩的踪迹。可恶的弟弟,见色忘姊!她在心里骂道,这麽晚了居然让老姊一个人孤伶伶地等公车!此时前方迎来一辆机车,款式和她家那台一样,她眼睛一亮,脚下不自觉地踏出一步,露出期待的神情。可是,那台机车噗噗地从她眼前呼啸过,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上头坐的人自然也不是何永浩。她失望地将脚缩回原处,顺便在心中再骂一次何永浩。

  「你在等你弟喔?」林逸飞突然出声,将她的思绪硬生生拉回。

  「没啊。」被看穿的永晴心情更差。

  「看来他今天不会来了,都这麽晚了,我载你啦!」他凹她。

  永晴虽然不想让他载,可是现在那麽晚,何永浩不知道疯到哪儿去了,她心一横。「好吧,公车实在太慢了,不等了。那就麻烦你了。」

  林逸飞很卖力地载着永晴,她也很小心地不要碰到他的背,两人终於到了何家,她飞快地跳下车,礼貌性地朝林逸飞笑笑。「谢谢你载我回来,你回去小心点。」

  「再见!」林逸飞很有活力地将车子调头离去。

  她拿出钥匙开门,眼角瞧见停在门边的机车。果然何永浩那小子压根儿没想到要去接她,搞不好根本就还没回家!进门後,她意外地发现阿浩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回来啦?」何永浩抬头看她。

  「对啊!」你约会可开心啦?!她在心中顶了他一句,直直走进房间,没再理他。

  念完书,永晴下楼洗澡,遇到刚走出浴室的永浩,按照惯例,每晚他们姊弟都会聊上几句,可是今天她气到了,才不要理他咧。何永浩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开口的意思,直接回房了。

  八成又要打电话给女朋友啦!她咕哝着。虽然她知道永浩在校是个颇有人气的男孩子,终究会交女友的,可是以前姊弟俩感情一向很要好,长大後他虽身为弟弟,却会照顾她、逗她笑,她一直很享受这样的关系,现在好啦!交了女友後,老姊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唉,以前听说有婆婆会嫉妒媳妇,大概就是类似这种感觉吧?她猛然发觉自己实在想太多了,不禁莞尔。

  隔天,何永晴吃过晚饭後又回到书房继续奋斗,明天还有两科考试,她斗志激昂地拿起书本。九点整,念完第一科。她满意地起身做做伸展操,下楼喝杯水,回房时经过二楼,何永浩刚好也走出房门。她拿着水杯没理睬他,倒不是因为还在气昨晚那档事,只是她急着回房念书,但何永浩却叫住她。

  「喂,你干麽不理我?」他直接抛出这句话。

  「哪有?」她停住,转身看着他。他发现啦?昨天她的确故意不理他。

  「你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啊!」虽然她很想说有,可是要她承认自己在吃醋实在太丢人啦!她是姊姊耶,又高三了,居然还会对弟弟吃醋,讲出去不是丢死人了?她可不能泄漏出这种可笑的想法。

  「让我来猜猜,你在气我昨天没去接你?」

  「怎麽会,你没来接我又没差,昨天我补习班同学送我回来呢!」哼哼,没你又怎样!她刻意地炫耀。

  「是上次那个骑脚踏车的人喔?」何永浩扬眉。

  「对啦!」她真不甘愿每次都被他百分百命中。

  「喔——他喜欢你!你是不是希望每次都让他载啊,那我下次不打扰你们了。」他贼贼地笑。

  「拜托,是你自己去约会才不来接我的耶,讲那麽好听!」她一时冲动说了出口。

  他一愣。「你怎麽知道我去约会?」

  糟啦!如果跟他说是偷听到的一定会被揍死。

  「我猜的啦,你管我怎麽知道!」她是姊姊耶,怎麽可以让弟弟这样逼问。

  「你偷听。」永浩一字一句地说出这项指控。「就前天你来找我拿录音笔,你在门外偷听吧?」

  「我是刚好听到的,我好奇你在做什麽啊,就不小心听到了。」她有些心虚。

  「你没跟爸妈讲吧?」永浩倒没生气,只是想确认一下目前的状况。

  「没有。」她连忙应声。

  「那就好,我可不想听他们罗嗦。」

  「你女朋友是班上同学吗?」看他没生气,永晴就放心地开始八卦起来。

  「想看吗?」

  「你会让我看?」她有点意外。

  「反正你都知道了,搞不好以後还可以罩我。」他笑着招手要她进他房间。

  何永浩打开那天她看到的相簿,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那女生娇小可爱,看起来乖乖的,窝在何永浩身边一副很甜蜜的模样。永晴啧啧称奇,想不到弟弟喜欢这种类型的。

  「她是我们班第一名喔!」他骄傲地说着。

  「哇噻!那不就跟我一样厉害!」永晴更讶异了。

  「说得也是,她跟你一样爱念书,有时候很受不了她。」何永浩完全是陷入爱河的模样,嘴里虽然抱怨着,眼中却带着笑。

  「你们什麽时候在一起的啊?」她不服气,凭她跟老弟要好的程度,没理由现在才发现啊!

  「去年十一月。」

  「我怎麽都没发现?太可恶了!」她哇哇叫,两人居然已经暗通款曲半年了。

  「你每天忙着念书,根本没空理我好不好?」

  「所以你就找了一个替代品取代我?呜呜,阿浩你真可怜。」永晴夸张地表示同情之意。

  「你是念书念昏头啦?什麽替代品,我很喜欢她!」他没好气地打了她的头。

  「别打头,会变笨!」她连忙护着头警告他。

  他一点也不怕她的警告,笑嘻嘻地伸手故意绕着弯又轻拍她的头。

  「何永浩,你很讨人厌耶!」永晴怒了,他如果害她考不好,她铁定揍扁他。

  「你还不回去念书?都九点半了。」他指指时钟。

  她惊呼,马上扭头要走。

  「欸,你不要你的水杯啦?」他大笑。

  的确,昨晚他是和女友温芳爱玩得很开心,不过倒没忘了要接老姊,只是时间拿捏不好,送小爱回家後再回家骑车到补习班,老姊早没了踪影。不过既然老姊有护花使者接送,也知道他去约会,他就不用强调自己有去接她了,要不然岂不是摆明了他是个爱黏姊姊、长不大的弟弟?这实在太丢脸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22: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9-3-23 05:12 , Processed in 0.19327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