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1087|回复: 14

[在线] 煓梓 《续魂剑》(嗜血剑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30 23: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09年9月3日
  
【内容简介】

乌又深,出自山林却功震朝纲,从一介野夫成为大将军,
是各方人马欲拉拢的传奇人物,吸引女子疯狂爱慕。
但弱水三千,他独钟一人:十王爷最宝贝之女玉凝郡主!
打从见到这无瑕的美人儿,就注定他执著疯狂的命运,
野性难驯的他狂妄自我,在战场上以一挡百、威风凛凛;
情场上也直来直往、打死不退,甚至勇闯佛前示爱!
为了得到心上人,他以战功为赌注,设法抄了王爷府,
要她从此入住将军府,他会付出所有,只求美人一笑!
然而郎有情、妹无意的情势却令他深感挫折?!
明明视她为猎物,但她反成了克星,让他被爱征服……

  楔子

  湍流的溪水,沿着山谷奔流而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划破天地间的寂静,夹带着泥沙,从上游滚滚流到下游。

  溪流的一旁到处是宽大的巨石,另一边则是高耸的断崖,偶有落石从断崖的最高处落下,掉入溪中溅起水花,景色煞是美丽。

  这是一条位于深山的溪流,只有住在附近的人家才懂得来这里捕鱼。

  哗啦啦!

  山中的溪水经常都是又快又急,如果想在这条溪中捕到鱼还得要有真本事,乌又深无疑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只见他用那一双比乌炭还要黑的眼睛,专注地凝视在溪里头游动的鱼儿,手里紧紧握着刺枪,等待最佳时机朝鱼儿刺去。

  他的眼睛非常大,两颗眼珠子又黑又亮,凝视人的时候专注而深沈,所以他爹娘给他取名为乌又深,就是指他的眼睛。

  此外,他还拥有一股野兽般的直觉,总是能轻而易举嗅到猎物的味道。

  咻!

  被他看中的猎物,从来无法从他的手里跑掉,无论是山里跳跃的野兔,或是溪中游着的鱼,他往往能一刀命中,下手毫不迟疑。

  今儿个,他又捕了一竹篓的鱼,堪称是大丰收。

  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几乎快满出来的竹篓,年轻俊俏的脸庞上满是骄傲。当他拿起竹篓的背带,准备将捕来的鱼背回家时,山崖的上方有个东西「唰」一声掉入溪中,激起好大的水花。

  乌又深好奇走近观看,这从天而降的异物竟然是一把宝剑。

  他弯腰将宝剑从溪中捡起来,左翻右转地打量剑鞘。

  只见暗红色的剑鞘闪烁着高贵的色泽,同色系的剑柄装饰着由白铜錾刻的云纹,气势非凡。

  乌又深将剑由剑鞘中抽出来,宝剑倏然散发出一股冷冽的寒气,剑锋泛出红光。

  他困惑地看着手中的剑,抬头望向山崖,猜想山崖的顶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掉下一把剑?

  实在想不出答案,乌又深将剑插回剑鞘内,决定将宝剑占为己有。

  他背起竹篓,手中紧握着从溪中捡来的「续魂剑」,往一里以外的茅屋走去。

  神剑会自己找主人,而续魂剑找上年轻的乌又深。

  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如何发展,除非是命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那是一股深沈的欲望。

  乌又深一双黑玉般的眼眸,紧紧盯着前方正在和女仆戏耍的女孩,她那如同白瓷一般的玉肌因为兴奋而泛出些许红晕,渲染了白皙无瑕的双颊,使她原本和陶偶无异的细致脸庞开始有了朝气。

  「郡主,您小心点儿跑,拜托别摔着了!」女仆喘呼呼地跟在女孩的后头,一边呼唤前头的主子,深怕有个万一,自个儿的小命不保。

  「小梅,你就是爱瞎操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女孩转头取笑女仆,露出编贝般的洁白牙齿。

  名唤小梅的贴身女仆见主子平安无事松了口气,不是她爱瞎操心,而是郡主实在太娇贵,禁不起一点碰撞,身上只要有一点点瘀青,她们这些照顾她的下人都要遭殃。

  「郡主,咱们回您的院落好不好?」即使如此,小梅还是很不安。「这儿实在太危险了,到处都是石头……」

  「不要。」就是危险,才好玩呀!「我的院落有什么有趣的?」朱玉凝抱怨。「整座花园连一颗石头也没有,到处都铺上一层厚厚的垫子,就连花也都选一些没有生气的花朵栽种,我真正喜欢的是红蔷薇!」

  「不行,红蔷薇有刺!」小梅闻言尖叫。

  「所以我才说无聊。」朱玉凝朝贴身女仆吐舌。「爹实在太保护我了,小梅你也一样,我都快被闷死了。」

  随着朱玉凝娇柔的抱怨,她如桃花一样粉艳的红唇噘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衬得她小巧的脸庞更加嫩白细致,乌又深即使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受到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在在挑动他的心弦。

  乌又深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么美的女孩,他可以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骚动,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捶了一下,他猜想那是想得到她的欲望。

  「这儿有水池呢!」朱玉凝左看看、右瞧瞧,又发现一样稀奇玩意儿。

  「郡主,您不可以靠近水池!」小梅看见主子往水池的方向走去,叫得跟杀猪似地,朱玉凝都快烦死。

  「我不但要靠近水池,还要下去玩。」别看朱玉凝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其实叛逆心很强,大概跟被过分宠溺拘束有关,本能就想反抗。

  「不行呀,郡主!您这么做有失身分,千万不可以下水。」小梅见主子居然把绣花鞋都脱下来,紧张得直冒汗。

  「有失什么身分?」她才不管哩。「这里是十王爷府,我自个儿的家,有什么不能做的?」

  「可是——」

  「再说,今天这种日子,也不会有人到后花园来,今儿个后花园全是我一个人的。」朱玉凝走到水池边,将她的右脚试探性的放进水里,冰凉的池水和平时仆人为她洗脚的洗脚水完全不同,多了一点野,感觉舒服极了。

  「郡主,您快上来!」小梅尖叫。「要是被王爷知道您居然靠近水池,我这条小命就要不保了!」

  众所皆知,十王爷最偏爱朱玉凝这个四房生的小女儿,除了她娘得宠之外,朱玉凝玉人儿般的长相也是受宠的主要原因之一。找遍整个大明,恐怕找不出第二个像她一样粉雕玉琢的女孩,她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都像是雕刻大师手下的杰作,肌肤白皙光滑无瑕有如上等的白玉,五官细致,明眸皓齿,发丝如绸。十王爷第一眼见到这个宠妾为他生的女儿就疼爱有加,并且为她取名为玉凝——玉凝成的娃儿。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朱玉凝,成长过程受尽呵护,十王爷不但特别赐给她一栋独立的院落,还在院落四处都铺上软垫,就是怕她碰着摔着,会在她完美无瑕的玉肌上留下疤痕,在他的想法里,她身上是连一点小瘀青都不能有的。

  「郡主,小的拜托您别玩了,快上来呀!」就是这样,小梅才会如此紧张,朱玉凝要是一有些碰撞,倒霉的一定是她们这些下人,还要被逼着连带受罚。

  「小梅,你也来玩嘛!水很凉的。」朱玉凝将水花踢得老高,证明她有多开心。

  「不行,郡主!」朱玉凝的举动让贴身女仆几乎吓晕了。「您快把脚放下,千万不能让人瞧见您的玉足。」

  小梅会如此紧张和恐惧,是因为朱玉凝并没有缠足。这在小脚为美的大明朝,是最重大的禁忌,万一被人知道朱玉凝没有缠脚,纵使她有天仙般的美貌,恐怕也嫁不出去。

  「你放心,不会有人瞧见的。」朱玉凝越玩越起劲,两手提起裙摆拚命踢水,玩得不亦乐乎。

  「郡主!」贴身女仆千拜托、万拜托,还是无法让朱玉凝改变心意,反而更用力踢水。

  「真的好好玩哦!」她的笑容灿烂,编贝般的牙齿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露出嘴角的两个小梨涡。

  乌又深着迷地看着她,感觉呼吸都被揪紧了。他的心像擂鼓一般跳动着,如果他不马上和她说话,他可能会死掉——不,是一定会死掉!他从未如此迫切的想要一个人,从未!

  「郡主,我拜托您——吓!」小梅原本还想再恳求朱玉凝,不期然看见乌又深从阴影中走出来,差点没有吓得魂飞魄散。

  「你、你是谁?」小梅紧张得频频口吃。「为、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乌又深压根儿不理小梅,迈开脚步直直往朱玉凝走去,朱玉凝被他庞大的身躯吓到,还没仔细瞧他的脸就直觉地往后倒退两步,脚底却因此而不小心踩到碎石子打滑。

  「啊——」

  「危险!」

  乌又深长脚一跨,两手一伸,便将朱玉凝整个人由水里捞起,将她高举至半空中。

  朱玉凝不可思议的眨眨眼,她在作梦吗?怎么会有这么强壮的男人?好像随便一用力就可以将她的腰折断。

  「郡主!」小梅仍在一旁捂嘴尖叫,朱玉凝这时彷佛才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男人的怀抱之中,而且这个男人正在凝视她。

  她低下头与他四目相望,莫名卷入一道漩涡之中。朱玉凝发现,这个毫无困难将她高举的男人,有着一双野兽般的眼睛,其中写着赤裸裸的欲望,她的身体因为这个发现而颤抖,胸口同时狂跳不已。

  「谢、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你可以放开我了。」她好怕他的眼神,好像要吃掉她一样狂野,也好怕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如同野兽要向她扑过来,她好想马上远离他。

  乌又深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他那双比黑玉还要深的眼睛凝望她,彷佛要看进她灵魂深处般热烈。

  「公子……」

  他的心情是如此雀跃,欲望是如此激昂地在胸口跳动,这一刻乌又深只想紧紧拥抱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你是哪来的登徒子,竟敢如此大胆无礼?快放开玉凝郡主!」小梅看见乌又深动也不动,在一旁又叫又跳,唯恐乌又深会伤害主子。

  乌又深把脸转向小梅,突如其来的举动成功让她住嘴,不敢再尖叫。

  和朱玉凝一样,小梅也被乌又深散发出来的凶猛气息吓着。他有一双又粗又浓的眉毛,鼻梁非常挺直,嘴唇厚薄适中,嘴角呈现一个完美的弧度,显得非常性感。他同时拥有方润坚实的下巴,下巴中间有一条凹痕,更增添他的魅力。但他全身上下最吸引人,也最叫人透不过气的却是他那一双眼睛,豹子似地闪闪发亮,教人看了不寒而栗。

  小梅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也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男人,他正用他那双野兽般的眼睛凝视她,让她好想尖叫。

  「你说她叫什么?」历经了像永恒那么长的凝视,他终于开口问话,小梅全身发抖,几乎无法回答。

  「她、她是十王爷最疼爱的女儿玉凝郡主。」提到十王爷,让小梅突然间找到勇气,声音顿时变大起来。

  「我不知道你是打哪儿来的登徒子,但是你既然已经知道郡主的身分,还不赶快放开她?!」对,这儿是十王爷府,谁都不能在十王爷的府上造次,这个男人也一样。

  小梅以为只要抬出「十王爷」这个称谓,对方就会吓到,但他完全不受影响,眼神反而更狂野。

  「你是玉凝郡主?」原本高不可攀的称呼,在他低沈慵懒的语调下变得平凡无奇。

  朱玉凝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颤,光听他的声音就会觉得害怕。

  「你已经知道我的身分,还不赶快放开我?」虽然害怕,她还是试图表现出威严,再怎么样她都是堂堂郡主,绝不能让人瞧不起。

  然则乌又深并未放开她,而是皱起眉头,回想宴会大厅上那些十王爷的未嫁女眷。

  很显然,十王爷那几个被用来和亲、待价而沽的女儿之中,并不包含这个女孩。她若不是不得十王爷的欢心,就是刻意被隐藏起来。而从女仆的话中可以推断是后者,她不但被刻意保护,而且保护得非常严密。

  朱玉凝趁着乌又深专心想事情的时候,狠狠从他的手咬下去,他直觉地松开手,朱玉凝连忙把握机会逃跑。

  「小梅,快走!」朱玉凝顾不得穿鞋,抓住女仆的手就跑。

  乌又深看着主仆两人奔跑的背影,再看看手背上明显的齿痕,她甚至还把他的手咬出血来。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悍。

  他抬起手,用舌头舔被朱玉凝咬伤的地方,边舔边笑。

  本以为今儿个注定是场无聊的宴会,没想到会遇见这么有趣的事。

  抬起头,两眼闪闪发光。乌又深在心中暗暗决定,他和朱玉凝不会仅止于一场意外的相遇,他要拥有她。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非得到她不可!

  下定决心后,乌又深朝宴会大厅走去。

  「是乌将军,乌将军回来了!」

  参与宴会的女眷,看见站在宴会大厅门口的乌又深,个个拿起手绢儿攒在胸口倒抽一口气,要不就是忙着窃窃私语,目标全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乌又深用他那双锐利的眼睛,扫了所有女眷一遍,确定其中并没有朱玉凝。

  回想半个时辰以前,他同其它此番平定西北的有功战士一道走进宴会场,迎接他们的是跳着袖舞的舞妓和吹奏着升平调的乐师,当时他就知道十王爷此次设宴的目的并不单纯,表面上是慰劳,其实是在招兵买马,想要拉拢他们这些年轻将领,也好日后为他所利用。

  半个时辰前——

  「诸位将军,你们辛苦了,老夫敬大家一杯。」

  待所有人就座,十王爷拿起酒杯就跟他们先干为敬。这对乌又深这群刚冒出头的小将们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荣耀,大伙儿于是纷纷拿起酒杯回敬十王爷。

  「谢谢十王爷!」乌又深一口气喝干杯里头的酒,跟大家一同将酒杯放下。

  十王爷此次宴请的将领不少,除了领头的总兵,还有初次受封位阶较低的将军,只要是前途看俏的将官统统在受邀的行列之内,可见十王爷企图心之旺盛。

  十王爷和当今皇上不和,已是众所皆知的事。现今朝中大臣分为两派,一派拥护十王爷,另一派则是忠诚的保皇党,坚决效忠现今在位的皇上。

  两派势力互有消长,目前呈现拉锯状况。也因为如此,十王爷才急于拉拢他们这些小将,毕竟想要造反,没有他们这些握有兵权的将领们帮忙是不可能成功的。大伙儿心知肚明,却还是愿意前来赴宴,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鸡蛋不能只放在同一个篮子,可能的话,最好两边都押宝,就是这个道理。

  「好说好说,大家客气了。」十王爷笑嘻嘻,锐利的目光投向分坐两排的将士,其中当然不乏年纪稍长的将领,但大部分都是还没配亲的年轻小将,这也是他此次设宴的目的。

  「听闻张将军的手下个个骁勇善战,这次大西北也是靠张将军您这批手下守住的,才没叫胡人侵犯边界,老夫真是万分佩服呀!」擒贼先擒王,十王爷第一个拉拢的对象便是身为总兵的张将军,张将军虽然只是加授定远将军,位阶也只是从三品,但他屡屡建功,未来行情看俏,所带领的手下连带受到朝廷重视。

  「承蒙十王爷看得起末将,末将万分感激。」张将军乃是聪明人,自然不会曲解十王爷的意思,在应对方面亦格外小心。

  「张将军太客气了。」十王爷满脸笑意,一手邀请大伙儿举杯喝酒,另一手朝帐后挥手。底下年轻将领们的酒杯才拿到嘴边,十王爷府的年轻女眷们便从纱帐后一个一个走出来。

  「这些都是我未出嫁的女儿们,她们听闻诸位将军的英勇事迹,坚持一定要来向大伙儿致意,真拿她们没办法。」

  十王爷话说得好听,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的用意,十王爷想趁着这个机会来场相亲大会,借着此次机会,将女儿许配给在场的年轻将领,他日起兵造反时也有个后盾,教人不得不佩服他布局之长远,就某方面来说,这也只有老谋深算的十王爷才做得出来。

  「不好意思,打扰了。」十王爷的众女儿们皆是不同的妾所生,平心而论长得都不差,就算母亲的出身再低,好歹也被称为郡主,要她们下嫁给这些位阶尚低的武将们,说实话是委屈她们。

  七、八个郡主排排坐,风景煞是美好。

  年轻将领们个个猛吞口水,睁大眼看着坐在十王爷后头的各个郡主。从左边第一位算起到右边最后一位,每一位都是花样年华,具有几分姿色,这对刚从战场归来,还来不及寻花问柳的年轻将士们来说,无疑是最大的刺激,巴不得立刻跟她们亲近说上几句话。

  十王爷这些云英未嫁的女儿们,其实也是同样心情。她们虽然贵为郡主,待嫁的心情却跟一般市井小民并无二致,甚至更殷切。然而她们同时也明白自己身负重任,十王爷之所以摆出大阵仗,不顾颜面让她们像是货物待价而沽,无非是希望她们未来能在他的夺皇位大计上尽点儿心力,这个时候挑对人就显得非常重要。

  「各位,就让小女们一起再敬大家一杯!」十王爷拿起注满酒的酒杯,又是先干为敬,他身后的郡主们随后跟上,目光几乎都飘往同一个方向。

  「谢谢十王爷和各位郡主!」

  虽说挑对人很重要,但人毕竟都是注重外表的。十王爷这七、八个女儿们,表面上是对每一位年轻将领施展风情,实际上注意力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乌又深。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英挺的男人!

  长期关在王府的深宅大院里,接触到的尽是男仆,再不就是兄长,这些怀春少女简直是饿坏了。

  只见她们的目光一个比一个热烈,脸上的笑容一个比一个灿烂,手绢儿一个攒得比一个紧。她们的心口扑通扑通地跳,幻想乌又深那双黑玉般的眼睛能够深情凝望着她们,他那双强壮的手臂能紧紧拥住她们,她们今生死而无憾。

  更别提那俊美如刀凿的五官。

  啊!

  众女惊叹,对乌又深的渴望全写在脸上,丝毫不见羞涩的表现,引起十王爷的注意。

  「宋管家,坐在右边最后一个位子的那个年轻小伙子是谁?」十王爷见状招来管家问个清楚,管家连忙附耳。

  「启禀十王爷,那个年轻将军名叫乌又深。」管家回道。「据说这次西北能打胜仗最大的功臣就数他,他刚授武略将军,前途广为各界看好。」

  「这么说,是个人才。」十王爷若有所思地看往乌又深的方向,他现在正缺人才,如果能以联姻的方式将他收为己用,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小的瞧各位郡主好像都很中意他,如果能将他招为仪宾,对王爷的登基大业会有很大帮助。」总管在一旁献策,刚好正中十王爷的下怀。乌又深无论是相貌或是战功,都是所有年轻将领之中最突出的,难怪郡主们为之倾倒。

  「老夫也有此意。」十王爷相中乌又深,希望能招他为婿,正想开口说些客套话,乌又深这时突然推开座椅站起来。

  「末将乌又深,因为不胜酒力,想到外头透气,请十王爷允许小的暂时告退。」

  十王爷没想到乌又深会突然间要求离席,但他既然开口也没有理由不答应,只得笑着点头。

  「乌将军快去快回,老夫还等着跟你敬酒呢!」十王爷客气回道。

  「是,谢谢十王爷。」乌又深朝十王爷拱手作揖之后,随即当着一屋子的人面前离开宴会厅,留下一脸不舍的女眷,大家都巴不得能跟他出去,在红花绿叶前谈情说爱那该有多美好。

  「十王爷,让您见笑了,又深就是那个样子,不懂得应对。」领头的张将军尴尬地跟十王爷道歉,十王爷摇摇头。

  「没有的事儿,大家喝酒。」

  于是,丝竹声又响起,其中不乏郡主亲自下场献艺,目的无异是宾主尽欢。

  乌又深板着一张脸来到后花园,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马上离开,也好过坐在宴会场上被待价而沽。

  没错,十王爷那老奸巨猾的家伙,正在评估他们这群年轻小将们的价值,而依十王爷的眼神来看,目前他的身价最高,极有可能是他第一个想拉拢的对象。

  老实说,乌又深没什么国家观念,保家卫国只不过是他获得名声和官位的手段,大明朝由谁来统治他一点也不在乎。

  只要给他想要的,就算是要他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他也照卖不误,但前提要他愿意。他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更不喜欢像货物一样任人评头论足。他的人生要由他自己掌握,看中的猎物要由他亲自追逐,他不想借他人之手获得成功。

  长长地吐一口气,乌又深实在不习惯这类交际应酬,叫他上战场打仗还比较轻松些,他尤其厌恶那群女人,名为郡主,实则更像豺狼。

  只是,很抱歉,他习惯当猎人,不喜欢当猎物。也不想沾惹朝纲上的一些是是非非,他只想痛痛快快的上场杀敌,靠他的双手获得他想获得也该获得的名和利。至于和十王爷联姻?那就省了。他还没有没志气到靠女人获得荣华富贵,他要靠自己。

  乌又深不知道躲在屋檐制造出来的阴影下多久,直到一串银铃似的笑声打破沉默,他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如同白瓷捏造的女孩,她一边奔跑,一边回头跟女仆做鬼脸,白瓷般的双颊泛出红晕,让他联想起樱花的花瓣,是那么地粉透。

  他的胸口因为她的出现而鼓动着,喉咙开始涌上一股热烈。而随着她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近,他可以更清楚地看见她桃花一般红艳的朱唇,瓜子般小巧的脸蛋,和晶灿的大眼。

  她清脆的笑声彷佛在昭告全天下:我来了。她恣意的奔跑,彷佛想一举跑进他的怀抱,让他不自觉地张开手臂。

  她是他见过最美、长相最精致的女孩。她要命地拨动他的心弦,让他在这一刻陷入恋爱的深渊,更挑起他的欲望。

  那是一股深沈的欲望,他会为了满足那股欲望做任何事,即使要他杀人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他于是从阴影中走出去,却吓坏了她,害她差点失足落水。

  他大步一跨将她举高至半空中,惊讶于她的娇小和细致,他只要随便用力就能将她捏碎。

  她惊魂未定地感谢他的帮忙,让她免于掉落水池,但她同时要求他放开她,这是他万万做不到的事。

  「你说她叫什么?」他急于知道她的名字、她的身分,于是转头问女仆。

  「她、她是十王爷最疼爱的女儿玉凝郡主。」女仆用发抖的声音说明女孩的身分,以为他会因此而打退堂鼓。

  「你是玉凝郡主?」他没想到她是十王爷的女儿,因此愣了一下,却被女孩逮到机会咬他的手背。

  「小梅,快走!」她机灵地要发呆的女仆跟着她跑,他没料到她会有这个举动,也没想过去追她。

  对她,他另有打算,一旦让他得知她的身分,他就非要到她不可。所以他又回到宴会大厅,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

  「乌将军,你总算回来了,快请入座,老夫正巧有大事要宣布。」十王爷这谎话说得轻巧,他明明就是在等乌又深回来,只是碍于其它将士的颜面,不好意思明说。

  乌又深点点头,挺直着身子入座。

  面对乌又深高傲的态度,十王爷有些不快,虽说乌又深是他急于拉拢的对象,但他毕竟是王爷,理当对他有所敬畏才是。

  「敢问十王爷,您有何大事宣布呢?」张将军是明眼人,和十王爷一搭一唱,唱戏唱得好不快活。

  「老夫有感于诸位将军保家卫国的英勇与忠诚,想把小女许配给诸位将军,不知诸位将军的意下如何?」十王爷也不啰唆,直接说出他今晚举行晚宴的目的,只见众小将们笑咧嘴,能够跟王府攀亲是作梦都想不到的事,怎能不教他们兴奋呢?

  「承蒙十王爷如此看重小的这群手下,小的代他们谢过了。」张将军见此机不可失,连忙跟十王爷拱手作揖,底下的人马上跟进。

  「谢谢十王爷!」

  「好说、好说。」十王爷注意到大家都露出兴奋的表情,只有乌又深若有所思,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乌将军,不知道老夫的这些女儿之中,可有你看中意的?」十王爷虽然对乌又深傲慢的态度不满,仍是第一个询问乌又深,可见他有多急着与他结盟。

  「启禀王爷,在座诸位郡主皆蕙质兰心、娇俏动人,但末将属意的对象并不在其中。」乌又深站起来回十王爷的话,挺拔的身材、非凡的气度看得众女眷的口水都快掉下来,好希望他能点中自己。

  「你属意的对象不在其中?」十王爷闻言愣了一下,他所有年轻未嫁的女儿几乎都在宴会大厅上,没有遗漏谁。

  「是的,十王爷。」乌又深笃定地回道。「小的想迎娶玉凝郡主,还望十王爷成全。」

  随着乌又深提出的大胆要求,现场响起一阵阵的抽气声,只要是十王爷府上的人都知道十王爷有多疼爱朱玉凝这个小女儿,他不可能将她许配给乌又深这种地位低下的武官。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跟老夫提出这个要求!」十王爷果然反应激烈,气得脸都红起来。

  「也许十王爷会觉得是末将高攀。」乌又深冷静地反驳。「但末将以为十王爷今日设宴的目的既是拉拢咱们为您卖命,就不该将最好的藏起来。」

  「你竟然敢指责老夫?!」十王爷大怒。

  「末将只是恳求您将玉凝郡主许配给末将,没有任何激怒您的意思。」乌又深仍维持一贯傲慢与冷静,十王爷的火气并没有因为他谦逊的语气而消除,火气反而越来越大。

  「你是如何得知玉凝?」他将她保护得密不透风,除了少数几人能与她接触之外,几乎从不碰触外人,可这个姓乌的小子居然知道十王爷府上还有这么一个郡主。

  「这点不劳十王爷操心,末将自有办法。」乌又深回想起朱玉凝踢水的顽皮模样,不禁微笑。「只要十王爷肯将玉凝郡主许配给末将,末将愿意为您做任何事。」包括夺皇位。

  「想都别想!」十王爷生气的拒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一个在深山旷野打猎捕鱼出身的山林野夫也想娶我心爱的女儿,下辈子都不可能!」

  显然十王爷趁着乌又深不在厅上的时候,将他的底子都摸透了,并且不吝于当众宣布让大家知道。

  乌又深的双颊因为十王爷的羞辱而频频抽搐,眼睛危险地眯起来。没错!他既未生在将军世家,只是一个打从偏远山林来的穷小子,一度连饭都吃不饱,但他还是挺过来了,并用自己的双手杀出一条血路。在军中,和他一样出身低贱的武将比比皆是,他从来也不觉得自己的出身有什么不妥,但换到这座雕梁画栋的十王爷府就是不行!

  「末将是真心喜欢玉凝郡主。」他每一个字都是咬牙说出。

  「凭你也敢说喜欢我女儿,笑话!」十王爷的回答每一个字都由鼻孔冷哼,足见他有多瞧不起乌又深的出身。

  「您会后悔的。」没有人可以当众侮辱他让他下不了台,这个仇他非报不可。

  「我等着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后悔。」十王爷原本就对乌又深的态度很有意见,如今他又胆敢说要娶朱玉凝,更加深十王爷的怒气,就算他想拉拢将领也不差乌又深一个,他绝不让乌又深碰他心爱的女儿!

  「十王爷,请息怒……」

  「末将告辞了。」乌又深受够了十王爷的侮辱,也看清再待下去无益,十王爷不可能答应将朱玉凝许配给他,他想满足愿望,得另想办法。

  「又深——」

  「可恶!」

  张将军慌张的呼唤声和十王爷的怒斥声同时响起,宴会大厅的气氛顿时变得极为尴尬。

  对于乌又深而言,今天的羞辱只是开始,他不会让他和朱玉凝的邂逅就此结束。

  紧紧握住双拳,乌又深发誓一定要得到朱玉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23: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4 14: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9-1-16 12:59 , Processed in 0.11789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