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1567|回复: 11

[在线] 楼采凝《灰姑娘玩游戏》(麻雀不想变凤凰之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5 12: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内容简介:

她只是个小女佣,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
能穿着像千金大小姐的名牌服饰,出入有司机接送,
更重要的是,还能一圆她的求学梦!
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像一场梦,而她也不知道这梦何时会被打断,
因为,这是她家大小姐赐给她的,而且背后还有着目的,
但人在屋檐下?她不得不低头呀!
而她这个山寨版大小姐头一回穿得美美出巡,就不幸的和一名男人杠上,
这名贵公子觉得她很特别,看样子还想追她,
她赶紧和他保持距离,决定速速回家为上策,
可尴尬的是,她身上的钱包刚好被扒,不得不低头向他借车钱!
唉——有没有人当大小姐当得这么可怜的啊?
看来她欠了他一份人情,只等日后有机会再回报,
想不到,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原来他就是她老板家对面别墅的新主人,
两人再度见面,他愈看她愈有趣,她愈看他愈伤脑筋,
这下可怎么办是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2: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腊月,虽然已是冬季的尾声,却仍带着股寒意,也因为年关将近,这份寒沁不知不觉中被年节的喜气给冲淡了些。

  为了迎接新的一年,柳公馆每年此时都会在自家举办盛宴,招待左右邻居以及「柳氏集团」高级主管与家眷,名目是联系感情,实则是满足自己虚荣的心态,藉此炫耀一番,间接告诉来访的客人,他们今年买了那几座高级的水晶饰品,或是在信义计划区又订了几户豪宅。

  女主人华丽的装扮更是重点,杯觥交错间,闪亮的不是杯影,而是她中指上那枚五克拉大钻戒。

  「柳总裁,你家还真是又大又漂亮,连前院的树都种得这么好。」柳阳集团的总经理连吹带捧的,哄得柳士豪夫妻心头一乐。

  「这可是由专家亲手栽种的,还特地从美国请来树医生照顾呢!」柳士豪的妻子袁芳直说着让张绮安几度想捧腹大笑的话。

  张绮安是柳家的小女佣,专门负责打扫环境,芳龄二十二岁,与柳家大小姐同龄,但人家现在可是大学生,而她不过才高中毕业,这是让她感到最自卑的地方。

  「你笑什么?」厨房吴嫂经过她身边,见正在排放餐点的她露出微笑。

  「吴嫂,你不觉得好笑吗?明明那些树都是吴伯照顾的,还说什么树医生呢!」她抿紧唇,忍不住又笑了。

  「嘘,小声点,让主人们听到可不好。」吴嫂可不希望她又受罚。

  「我知道。」她可爱的吐吐舌尖,却没注意到柳家大小姐柳恬恬就站在她身后,听着她们之间的谈话。

  待她将自助式餐点全摆在桌之后,柳恬恬这才走近她,「瞧你,额头都冒汗了,很辛苦吧?」

  「呃!大小姐,不会,我还好。」事实上张绮安一直很怕她,尤其她那对鄙视的眼神总是令她非常不安。她不懂,一向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怎会突然跑来关心她辛不辛苦呢?

  「那你跟我来一下。」柳恬恬说着转身就走。

  瞧大小姐就这么走了,张绮安只好跟上去,但她心底不停默祷,希望不是自己又犯了什么错才好。

  随着大小姐的脚步来到她的房门外,张绮安止了步,「大小姐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不好进你房间。」

  她没忘记初来柳公馆工作那天,她在打扫大小姐房间之后,大小姐就说丢了一只耳环,还指着她的鼻子说是她偷的,让她百口莫辩,之后柳恬恬便不准她进入她房间,打扫工作也由吴嫂负责。

  「不进房间你怎么挑衣服、鞋子?」柳恬恬对她别具含意的一笑。

  「什么?衣服、鞋子!」

  「我有好几件衣服和几双鞋想丢掉又不舍得,所以想到了你,我们同年,身材和脚形都差不多,给你倒还可以。」柳恬恬弯起嘴角,那抹笑不论怎么看都无法让人感受到真心与温暖。

  「……都要给我吗?」二十二岁的年纪,有哪个女孩不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乍听大小姐这么说,张绮安真的有点心动了。

  「对,进来吧!」柳恬恬回过身,隐约勾起一丝奸佞的笑,「就这一堆,想要的都可以带走。」

  张绮安怯怯地跟过去,看着这间像极了芭比娃娃粉红屋的装潢与摆饰的房间,让人好向往。记得第一次进来这间房打扫时,她便深深的被吸引住!没想到世界上真有童话里的公主房,可不一会儿她便从童话世界清醒了,因为灰姑娘不该有这样的梦。

  接着她又将目光转向那张大床,床上有一堆漂亮的衣服、地上也有好几双鞋子,「全都是新的耶!连吊牌都还在。」

  「没错,都是新的,买的时候觉得喜欢,但现在愈看愈不顺眼,不要吗?那我让老吴拿出去烧了——」

  「千万不要!」她嚷了出来,「给我……都给我……」

  「拿去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只要出门都要穿这些衣服和鞋子。对了,下星期开始,你每天早上陪我一起去学校上课,下午再回来。」她说出条件。

  「什么?上课!」张绮安不解,「为什么?我……我又没念大学。」

  「我们学校有推广部,这学期招收日间班,你就挑些喜欢的课去上,学费由我负责。」她漾起一抹别具心机的微笑。

  她这话一出口还真是让张绮安大感意外,一向看不起她、对她苛刻又小器的大小姐怎么会突然善心大发呢?

  虽然很感激,但也因此心底更加不安呀!

  「到底怎么样?愿不愿意?」柳恬恬皱起一对细眉,她可是为了这件事耗费不少心思,如果这丫头还不识好歹,她可是永远都不会理睬她了。

  「不是不愿意,只是先生太太知道吗?」

  「当然知道,他们也很同意我的做法,你还这么年轻,总不能一辈子当个女佣吧?」瞧她表现得如此大方,还真不像原本的柳恬恬。

  「好,既然先生太太都同意,我当然乐意了,谢谢大小姐。」张绮安对她万分感激,还不停地朝她鞠躬道谢,「这些衣服鞋子我就不客气地拿走了。」

  「要拿就快点儿。」柳恬恬双手抱胸,这臭丫头待在她房里,就算多一秒都会让她受不了!

  「是。」张绮安立刻抱着衣物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这一袋袋名牌衣服与鞋子,她偷偷笑了出来,「天,这些都是我的吗?好漂亮!但会不会太贪心而遭遇不好的事?」

  单纯的张绮安只是担心一下下,随即又被喜悦的心情取代,开心的跳了起来,抱着这些衣服直转着圈,「我还可以去上课耶!」

  虽然只是推广部,但她已经好满足、好满足了。

  张绮安觉得自己就像是中了乐透般,不但可以继续求学,还可以穿这么美的衣服,她是公主吗?还是凌晨十二点的钟声一响,她就会回复成灰姑娘?

  今天是她难得休假的日子,看着镜中漂亮的自己,她忍不住偷笑,开心的出门去了。

  她先搭车到大小姐上课的「东尔大学」拿了推广部的简章,之后便来到书局买些文具用品。想想自从高中毕业后已有两、三年没碰过这些东西了,字写得少、书也看得少,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以后就会变成文盲了。

  幸好有这个机会,可以让她进入推广部继续追求知识,她真的很兴奋。

  突然,张绮安看见一本很有个性的笔记本放在架上的角落,她想都不想就伸手去拿,就在她碰触到的瞬间,竟然有人抢先一步抽走了笔记本!

  「呃!」她倒吸口气,是谁这么无礼?

  那个人似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转身就走。

  张绮安气不过的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臂,「你等等。」

  他回过头,蹙起眉问,「有什么事吗?」

  「这位先生,你手上的笔记本是我先看中的,你就这么直接拿走对吗?」张绮安瞧瞧他,长得人模人样的,「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吧?」

  「你说什么?」韩季枫挑起了眉,又看看她一身名牌,冷不防地笑了,「呵!我不讲理?我看你这位千金大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千金大小姐!」张绮安看看自己,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是身分的问题,而是礼貌与态度的问题,如果你真想要,我可以让给你,但也不能用抢的呀!」

  他摇摇头,淡淡一笑,「刚刚它就摆在架子上,我只是将它拿起,你怎能说我是用抢的?说话要拿出证据,也要凭良心。」

  「是呀!我是拿不出证据,但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张绮安睨着他,「如果你觉得良心过意得去的话,那就随便你了。」

  她放弃了!不想和这种人计较,以免得内伤。

  就在她准备离开的同时,突然有个人朝她撞了过来,她脚底一滑撞翻了旁边堆得高高的书,就见书堆整个崩塌下来,现场一片狼藉。

  「天!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刚刚那人撞了我。」她一边解释一边心慌地拾起满地的书本,经过的人朝她指指点点,就连几位女店员也震在原地傻傻地望着她,好半晌才朝她走过去。

  「没关系,我们来好了。」女店员也蹲了下来,一块儿将书本拾起,却不知道该怎么堆放。

  「这是店长迭的,他现在人不在,我看就先摆一边好了。」女店员商量后做出决定。

  「真是的!」韩季枫见状,摇摇头走过去,将她们捡起的书本照原来的方式排列起来。

  看他动作非常迅速,一下子就将比一个成人还高的书山堆好,还真的跟原来的形状一模一样,让张绮安不禁有些惊讶。

  「你怎么记得怎么排的?」她瞠大眸,好奇地问。

  「因为我聪明,怎么样?」蜷起唇角,他笑得潇洒。

  「是呀!你聪明,但是做人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差?」难道他的外号就叫做自大狂吗?还真是让人受不了,「算了,看在你帮我迭好这些书的分上,那本笔记本就让给你了。」

  张绮安又看了他一眼,这才往书店外走去。没想到那男人居然追了出来,拔高嗓音喊道:「你等等。」

  她定住身,回头望着他,「还有什么事?」

  「你叫什么名字?」韩季枫摸摸下巴望着她。

  「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我没必要告诉你吧!」瞧他那副故作潇洒的模样,不禁让她眉头皱拢起来。

  转过身,她继续朝公车站的方向移步。

  到了公车站,她正想拿出悠游卡,才发现身上的钱包不见了!

  「糟了,我的钱包呢?」张绮安心慌的摸着每个口袋,就是遍寻不着。突然,在书店被人冲撞的一幕闪过脑海,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钱包可能被扒了!

  「完了,皮包里还有好几千元呢!这下要怎么回去?」她仰望天空,猛地一叹。

  不甘心就这么损失掉那些钱,她连忙回到书店,想试着找找撞她的那个人是否还在?但找了半天仍不见那人的身影,她不禁绝望了!

  张绮安,你还真笨哪!如果真是扒手,难道会在扒了东西之后仍留在案发现场?

  虽然没有找到扒手,但她却看见那个抢走笔记本的男人还在书店里闲逛。

  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她才走向他,摸摸鼻子尴尬地说:「你可不可以借我一点钱?」

  闻言,男人回头瞧她一眼,「你不是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我也不想呀!但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不可能所有事都顺着自己的意思。」张绮安垂下脸,「我的钱包好像被扒了,现在很需要钱。」

  「你钱包被扒关我什么事?」这女人不是很自傲吗?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那我就没办法回去了,请你借我一点钱,我一定会还给你。」她很诚恳地说。

  「不借。」他故意板着脸。

  虽然这样的答案她早就料到,但是听在耳里还是有点难受。

  张绮安吸吸鼻子,觉得自己就像虎落平阳,只能被眼前这个恶男人欺负,「那就算了。」

  她再度走出书店,在街头慢慢走着,告诉自己双腿万能,只要一直往前走,总会走回柳家吧!

  十分钟过去,韩季风翻着手里的书,愈翻愈无趣、愈翻愈烦闷,脑子里闪过的全是刚刚那女人落寞的样子。

  「呿,真是欠她的。」他将书摆回架上便奔出书店。

  到停车场开了车之后,他在马路上四处梭巡张绮安的身影,又不知道她到底往哪个方向走,只好碰运气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找到她,瞧她低着头走在人行道上,难不成地上有金子可以捡?!

  「喂……」他来到她身边喊了她一声,「你住哪儿?」

  张绮安没想到他会跟过来,表情有点儿吃惊。

  「如果不是太远,我送你回去好了。」算了,就当他刚回来台湾,做一次善事吧!

  「满远的。」她诚实回道。

  这个女人说话都这么直接吗?看来她是不打算让他送了,那他也乐得轻松,从皮夹掏出两千元给她,「再远这些钱坐出租车也够了吧?」

  「不需要这么多,你有零钱吗?」千元钞坐公车很不方便耶!

  「什么?」

  瞧他瞠大眸子,一脸烦躁,张绮安不敢再多说什么,「那么一千元就好。」慢吞吞接过手后她又问:「我要怎么还你呢?」

  「下次如果巧遇了,你再还我吧!」他丢下这句话后便发动车子,在她面前呼啸而过。

  愣愣的看着他的车影离去,再低头看看手上的钞票,张绮安有些茫然了。

  东尔大学校园是出了名的美丽,有着大片草皮和茂密的树木,而这间贵族学校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那些背景雄厚的家长们出资而来,让这些贵公子和千金大小姐得以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地上欣赏蓝天白云。

  「事情解决了吗?」柳恬恬的死党林小葳问道。

  「嗯,我已经准备转学,也让张绮安来学校念书。」柳恬恬嘟起嘴,「真是该死的冤家,都十四年过去了,还不肯放过我!」

  「你确定那个叫韩季枫的真的来到台湾了?」

  「是我表哥张翔告诉我的,他一直住在他家隔壁,消息会有误吗?」柳恬恬气得坐了起来,「他居然还扬言要来找我报复。」

  「你不是说那时候他才十二岁,你也不过八岁,他真记得这些?」林小葳有点不可思议。

  「一定记得!你不知道他小时候有多恶劣,当时我才八岁,什么人事物都不记得了,却只记得他那张脸,你就知道他有多让我畏惧了;再说,他就算要报仇也该找我表哥才对,找我干嘛?」

  「说不定人家还是忘不了你,这不过是想见你的借口。」林小葳偷偷一笑。

  「会是这样吗?那更可怕了!」

  就在柳恬恬小学二年级暑假时,随着父母前往美国的表哥家玩,在那个高级社区里住着一个叫韩季枫的男孩,他的父亲是美国议员,母亲则是大财阀的千金,不知是否太过宠溺,让他的个性变得非常顽劣。

  在一次社区聚会中,男孩看见模样可爱的柳恬恬,放话长大后一定要娶她做老婆,甚至还顽皮地偷掀她的裙子,惹得她又是大哭又是尖叫。

  当时柳恬恬直拿他当坏男生,每次看见他都非常害怕,总是喊他恶魔。

  有一天,这些富豪名门又一次举办聚会。

  柳恬恬一看见韩季枫便吓得嚎啕大哭,她十五岁的表哥张翔在知情后,为了帮她出口气,趁大人不注意之际,将韩季枫抓到地下室关了起来!

  「这样他就不会出来了吗?」柳恬恬在门外问着表哥。

  「对,不会再出来了,你放心,以后他绝对不会再闹你了。」张翔得意地笑,他早就看不惯霸道的韩季枫了。

  「哇!太好了,太好了!」柳恬恬开心地直拍手。

  被关在地下室的韩季枫听见他们在外头的笑声,直拍着门,「开门……柳恬恬你太过分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柳恬恬一听到他的声音,吓得尖叫出声,「恶魔说话了!」

  「我不是恶魔,快把门打开。」韩季枫在里头大叫。

  「我才不开,你就关在里面一辈子,永远都别出来,我讨厌你这个大恶魔,你为什么不死掉?」

  说完这些话,她便和张翔嘻嘻哈哈地拔腿就跑,这笑声深深地印在韩季枫的心底,他告诉自己非要报仇不可。

  直到三天后,他才被人发现,并从地下室将他救出来,已经虚脱的他却怎么也不肯说出是谁把他关起来,而是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事后,知道女儿和她表哥犯了大错,柳士豪连去向对方道歉的胆量都没,立刻带着妻女返国,逃避责任。

  「对了,你要转学去哪儿?以后我们要见面就难了。」林小葳是她的小跟班,这下少了柳恬恬的庇荫,她要怎么在学校耀武扬威?

  「我会搬到阳明山的别墅去住,我爸妈刚好不在国内,我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她得意一笑,顺手将别墅的地址交给她。

  「是这里呀!好远喔!」林小葳看了眼地址。

  「现在交通这么方便,不算远啦!」柳恬恬勾勾嘴角,「我下星期就要离开学校,这个周末我们约赵映勋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赵映勋是研究所的学长,也是柳恬恬喜欢的对象,但由于他将全副心思都放在学业上,对于感情事很迟钝,为了倒追他,柳恬恬可是费尽心思。

  「好呀!放心,他是我哥的同学,约他的事就交给我。」林小葳拍着胸脯保证。

  「那就这么说定啰!」柳恬恬开心不已,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是势在必得。

  推广部上课的第一天,张绮安依照柳恬恬的指示,穿着她给的衣服去上课。

  才走出大门,就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绮安——」

  她回头一看,「林司机,有事吗?」

  「大小姐搬去别墅时,特别交代要我送你去学校上课。」林司机上前说道。

  「不必麻烦了,我自己坐车过去就行了。」现在她已经很幸福了,如果不知道惜福还要更享受,那就真的不对了。

  「反正先生太太他们都去国外洽谈公事,我在这里也没事,就让我送吧!」林司机笑着为她打开车门。

  「那……好吧!就今天一天,我就当个冒牌的大小姐。」听林司机那么说,张绮安也不好再拒绝,坐进车内。

  林司机笑了笑,「是的大小姐。」

  他也坐进驾驶座,将车子开往学校,这时从柳家围墙边走出一名身材颀长挺拔的男人,他目光如炬的望着车子慢慢开远,眸子微微的眯起。

  因为得在学校待到下午,张绮安挑选了好几堂语文课,高中时她就曾利用课余时间自修英、日语,毕业后找了女佣的工作后就因为忙碌而荒废,现在好不容易可以重拾书本,她真的好开心也好兴奋。

  上了几堂课后,她走出校门,正要去搭车,突然有个男人挡在她面前,「嗨!」

  张绮安抬头一看,「你不是那个……书店……」

  「没错。」他撇撇嘴。

  「我还一直愁着不知该怎么还你钱,等一下喔!」

  张绮安忙着掏出钱包拿出一千元递给他,他也不客气的收下了,「我叫韩季枫,你还记得吗?」

  「韩季枫!」她想了想,「我没听过耶!那天你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呵!你的记忆真的很差,真不记得了?」他扬起嘴角笑了笑,「也是,那时候你才几岁!不过年纪虽小,心肠却非常狠毒,想必现在更厉害了吧?真没想到我们会在书店巧遇,我更没想到就是你。」

  张绮安听得迷迷糊糊的,「先生,我很谢谢你的帮助,但我真的不认识你,更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得回去了,请让开。」

  「住在美国的韩季枫,你真的没印象?」

  「我这辈子连美国的边都沾不到,请不要再说这种让人听不懂的话了。」

  她绕过他正要朝前走,却听见他喊道:「柳恬恬,你是真的忘了我,还是假装的?」

  张绮安定住脚步,回头望着他。原来他把自己当成了大小姐!

  「我想你误会了,你找的人是大小姐,我只是柳家的女佣。」这样他应该不会再误解了吧!

  「哈……」他却仰首大笑,「真有趣,你……你虽然长了年纪却没有长智慧,竟然编出这么可笑的借口。」

  「我的天老爷!」张绮安抚额一叹,「你说你叫什么?」

  「韩季枫。」他有耐性地再说一遍。

  「好,韩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口中的柳恬恬,我刚才已经说明自己的身分,信不信由你。」睨了他一眼后,她继续朝前走。

  偏偏这时候林司机正好开车来接她,把车开到她身边停下,并走出车外为她打开车门,「大小姐请。」

  「啊?」张绮安愣了下,又回头看看韩季枫眉眼处浮现的笑意,天……他该不会认为她是蓄意欺骗他吧?

  赶紧逃进车中,她对林司机说:「为什么又喊我大小姐?」

  「反正老板不在,我们就玩玩,还挺有趣的。」林司机咧嘴一笑。

  「说得也是,的确满好玩的,如果不要造成别人的误会那就更好了。」说时张绮安忍不住回头再望了眼,发现韩季枫还站在那里,正用一对烁亮的眼望着她。

  完了,真的完了!下次再遇到他,她肯定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柳家的主人不在,下人们仍很认真的工作,丝毫不敢怠惰,不过心情上却轻松许多。

  在后面的空房间内吴嫂正忙着腌腊肉,每年这时候太太都会嘱咐她多做些腊肉,因为先生爱吃。

  「老吴,帮我去买几瓶酱油,已经用完了。」吴嫂拉开嗓门对丈夫喊了声。

  刚回来的张绮安听见,立刻探头进来,「我去买好了。」

  「绮安,你回来了?」吴嫂对她笑了笑,「上课有趣吗?」

  「有趣是有趣,不过心底一直惦着你们,很怕少了我会让你们更忙、更辛苦,所以以后清扫的工作就留给我晚上回来再打理吧!」刚刚经过客厅,她发现打扫得一尘不染,显然是吴嫂和吴伯整理过了。

  「先生太太不在,我就不用忙着做菜,闲着也是闲着。」

  瞧吴嫂双手埋在腌锅中,八成已经忙了一整天,哪里闲呀?

  「吴嫂,你的话让我好心酸,我去买酱油。」张绮安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吴嫂这点小忙。

  将课本放在桌上,她立刻走出去,才到门外便看见一辆红色跑车打从面前经过,停在斜对面那幢大房子前。

  她记得那里原本住着一对教授夫妻,据说三个月前移民加拿大,目前屋子正空着,那这个人又是谁?

  张绮安好奇地上前一看,没想到从跑车里走出来的人居然就是那个半路认错人的男人!

  同时间他也抬头,对上她那双狐疑大眼。韩季枫眉一扬,勾起微笑,「我们又见面了。」

  张绮安瞪了他一眼,回头就走。

  「等等。」他快步追了上去,「刚刚在路上是我失礼了,我向你道歉。」

  听他这么说,张绮安才顿住脚步,抬头看着他,「你总算知道是自己搞错了。」

  「你不要害怕,我回来不是要找你麻烦,是我故意在你表哥面前这么说,想吓唬吓唬他。」他双手插在裤袋内,隐隐勾起嘴角带着抹邪魅的气息。

  闻言,张绮安感到非常不对劲,她眯起眸直瞅着他,「喂,你该不会还以为我是柳恬恬吧?」

  他笑着抬头看看天边的夕阳,又低头瞧瞧她那张疑惑的小脸,随即欺身向前,近距离与她那双仓皇的大眼对视,「你的胆子怎么愈练愈小呢?居然连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

  「天,我真的——」

  「行,随便你叫什么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我们重逢了,是不是该以『成年人』的方式重新开始?」韩季枫掀起一道劲眉,蜷起神秘的嘴角。

  「我们根本就不该开始,你回去吧!」才要走开又想起什么问道:「你怎么会把车停在那里?」

  「我住在那里,不停在那儿难道停你家?」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你住在那里!」

  「没错,刚刚买下的房子,以后我可能会在这里长住。」韩季枫潇洒一笑,「要不要来做客,第一位客人喔!」

  「算了。」近距离一看,她才发现他有对漂亮冷峻的大眼,英挺的鼻梁,有个性的唇形与下巴,堪称是个美男子,只是他想要见的人不是她,她也没身分和他这种男人认识,绝不会不自量力。

  往后退了步,张绮安旋身就走。

  「就这么讨厌我?」他扬声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张绮安没回话,只是加快脚步。

  「你还真是的,跟我聊天这么痛苦?」他追到她面前。

  她重重吐了口气,「拜托,我说的话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你回去吧!我还要去买东西。」

  「这里离商店有段路,怎么不让司机开车送你?」好不容易遇到她,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她走。

  「司机忙。」她头也不回地说:「你跟来干嘛?」

  「反正无聊,刚回台湾,对这里还很陌生,你不当导游带我四处看看吗?」他看着她漂亮的五官,在夕阳的映衬下还真美!

  没想到十四年不见,她可爱的模样依然没变,只不知道性情是不是同样恶劣?

  「我没有那种时间,平常要上课还要打扫,很忙的。」她扬眉睨着他。

  「哈,打扫!」韩季枫忍不住又笑出声,「扫什么?扫街吗?」

  「扫街?!」这是什么?

  「扫街的意思有很多种,但你的意思不就是在精品街上逛个几回,把喜欢的衣服、鞋子、饰品、化妆品全扫进自己的袋子里?」他眯起眸望着她,「你又在装傻了吧!」

  「既然不相信我,又为何要问这么多,很烦耶!」她突然想到什么,定住脚步回睇着他,「干脆这样好了,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吧!」

  「哇,没想到你是这么主动!」他眉一挑。

  「给我手机号码,等我遇到大小姐,再让她打给你,这样是不是可以澄清一切了?」冲着他曾帮助过她,她很想好好对他说,偏偏这男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好呀!没问题。」他抿唇笑了,「你的手机号码呢?」

  「干嘛?」张绮安戒备地问。

  「输入我的手机号码呀!」他对她弹弹手指,「手机是黄金做的吗?不敢拿出来?」

  张绮安咬咬唇,思考了会儿才将手机交出去,「快点,我很赶。」

  韩季枫撇撇嘴,笑得既暧昧又莫测高深,「高明呀高明。」

  「什么?」她蹙起双眉。

  「原来你都是这么钓男人的?」他直接用她的手机拨打他的号码,响了之后留下通话记录,再将手机还给她。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以为我……天,真是讨人厌。」拿回自己的手机,她郑重的又说了一遍,「希望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你的口头禅好像就这么一句『不会再见面』?」韩季枫笑睇着她。

  「对,不会再见面。」朝他吼了句,她拔腿就跑,实在不想再和他浪费唇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2: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跑了一段路后,张绮安气喘吁吁地走进社区公园内找了张椅子坐下。

  大概太久没这么剧烈运动,她喘个不停。

  但万万没想到,韩季枫还是跟了过来,而且大气不喘一下,悠悠闲闲的玩起一旁的单杠,动作既悧落又帅气。

  「你会不会太无聊了?」张绮安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死皮赖脸的男人。当然这全归功她一身名牌所致,如果她像以前穿着一身地摊货,他会这么跟着她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自嘲一笑。

  「我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反而很开心,看你不是也笑了吗?」他潇洒自若地望着她,脸上的笑饶富兴味。

  「我是苦笑!」她回头对他吼出声。

  「呵呵!还真有意思。」韩季枫点点头,「好,我不再说话,不是要买东西?我们继续走吧!」

  张绮安重吐了口气,告诉自己还是算了吧!要跟就让他跟,反正等他相信她所说的话之后,就会识趣的离开了。

  走了近十五分钟后才到超市,她走进去拎了几瓶酱油结帐出来。当他看见她手中的酱油,不禁揉揉鼻翼,「跑了大老远,原是为了买这种东西。」

  「做腊肉要用的。」

  「你还做腊肉?」他显然有点意外。

  「我不会,是吴嫂……反正说了你也不认识。」她循原路走回去。

  「你真的变了很多,千金大小姐应该很娇气,你现在倒是挺懂体恤下人了。」就不知道这是不是她装出来的。

  「你叫韩……韩季枫是不?」

  「没错。」很好,她已经不再装作不认得他了。

  「你听好,我再郑重说一遍,你真的认错人了,【微意独家制作,www.weiyitxt.com】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会立刻请大小姐回你电话。」她忍不住加快脚步。

  这一路上她走在前面,他闲逸的跟在后面,虽然彼此没再多说一句话,气氛却是比说话时更诡异。

  直到柳家门外,她转身看着他,「回去等电话吧!」跟着她便逃进柳家大门内,直到屋子后面才停下脚步,看看自己身上这件新衣,不禁叹了口气,「都是这套衣服惹的祸,我看明天还是换回我自己的衣服好了。」

  随即她掏出手机,按下柳家别墅的电话号码,「喂,请问大小姐在吗?我是绮安……」

  「稍等一下。」别墅管家将电话交给正在看电视的柳恬恬,「是绮安。」

  「哦……」她懒懒地拿过话筒,「什么事?」

  「大小姐,有位叫韩季枫的男人一直在找你,可是他把我误认做你了,你认识他吗?能不能打通电话向他澄清,他的手机号码是……」

  「等等。」柳恬恬抢了她的话说:「他是个很难缠的男人,我不想见他,若你想继续上课就乖乖的冒充我吧!」

  张绮安听了大吃,「冒充?可我不想欺骗他呀!」

  「算我求你,如果你帮我这个忙,我可以让我爸抵销你父亲欠的债,他就不用这把年纪还去工地当搬运工,你自己好好地想想。」

  柳恬恬眯起眸,语带威胁。

  张绮安心一惊,嘶哑地问:「这么说你送我衣服鞋子是有目的的?」

  「哈……你终于开窍了,反正就是这样,你可以考虑考虑,不行的话我爸可能会要你爸提前还债喔!」说完这些话她便挂了电话。

  张绮安楞楞地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片混乱,想着大小姐的跋扈、在工地辛苦工作的老爸,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她了解「金钱万能、权势第一」这句话的意思了。

  ****

  隔日张绮安并没有去学校上课,而是躲在柳家帮忙吴嫂腌制腊肉。

  看着晒在顶楼的腊肉在经过阳光的曝晒后散发出一股诱人食欲的香气,还不到用餐时间,她的肚子就开始发出咕噜鸣声,满脑子想着这腊肉晒好后是拿来炒蒜苗好,还是清蒸好?

  「绮安,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老吴过来帮忙,却见张绮安也在。

  「她说不去上课了。」吴嫂见她不语,只好替她说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念书吗?」老吴看着静默不语的张绮安。

  「以后还是有机会,目前我暂时不想去了。」虽然她只是下人,但没必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你呀!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就别轻易放弃。」老吴摇摇头,随即走到水槽边清洗腌桶。

  张绮安想说什么又噤了声,一言难尽呀!突然,身上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是老爸工地的电话号码,「喂,是爸吗?」

  「绮安呀!我……」张济天有些尴尬地说,「我……」

  「爸,你怎么了?」她听出老爸有事,都快急死了。

  「爸被炒鱿鱼了。」他难过的垂下脸,「今天不小心调错水泥,主任一气之下就辞退了我。」

  「啊!」她心一提,随即安抚道:「那样也好,我一直觉得那种工作太辛苦了,工作可以慢慢再找,不做也行呀!」

  「这怎么成?家里要还债啦!为了还债把才高中毕业的你送去给人家做帮佣,爸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这事一直让他非常自责呀!

  「爸,你就别说了,我没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嘛!」她挤出笑说:「你先回家休息,就算要找工作也别心急,慢慢来。」

  「好,你在柳家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张济天不放心地嘱咐着。

  「我会的。」切断手机后,她考虑了会儿便对老吴夫妻说道:「我想……我还是去上课吧!」

  不去不行啦!万一柳先生真的要她爸提早还钱该怎么办?现在她只能屈服于现实,其他一切都必须暂时抛开了。

  冲回自己的房间,换上大小姐给她的衣服、鞋子,然后走出大门,直接前往东尔大学上课。

  上课中,她突闻窗外的滂沱大雨声,这场冬雨来得又急又快,待下课后走到外头一看已是朦胧一片。

  「怎么办?」看看表,时间很晚了,是不是该淋雨回去?眼看其他人都有亲人、朋友来接送,唯独她没有,而林司机今天正好请假,也没法来接她。

  这时候有个男同学朝她走来,客气地问:「你没带雨具吗?」

  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对,没想到会下雨。」

  「那么这把伞给你用,研究室就在前面,那里还有伞。」他将手中的伞递给她。

  「可是……」她还在考虑该不该接受时,他已将伞放进她手中,然后跑开了!

  张绮安急急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赵映勋。」那人伸手遮着雨,回头对她说道。

  张绮安赶紧说:「谢谢你——」她想,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还给他才行。

  撑着伞走到校门口,却又刮起了大风,差点将她手中的雨伞吹走啊……」

  叭叭——

  身边响起喇叭声,张绮安紧抓着雨伞回头一看,在看见韩季枫那张笑脸时不由得震住!

  「别这样傻看着我,快上车吧!」韩季枫替她推开车门,「再不上来,你手上那把伞就太可怜了。」

  听他这么说,再看看手中的伞,张绮安发现自己更可怜,「但是我已经湿透了!」

  「没关系,快上车。」他急喊道。

  看着大雨直往车里打,如果自己再不上车,他的车就要淹水下。于是她赶紧收起伞,坐进车内,「谢谢你。」

  「坐我的车让你这么犹豫吗?」韩季枫瞥了她一眼。

  「我怕弄脏你的车。」张绮安盯着他的眼说:「你在跟踪我吗?」

  「天!」韩季枫发出一阵干笑,「虽然我很想跟着你,但我还有其他事要做,没那么大的闲工夫与能耐,今天只是巧遇而已。」

  没错,他都还没发动攻击,就已经见面这么多次,该怎么说呢,是两个人真的太有缘了吧!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蹙起眉。

  「我正好从公司出来,经过这里看见了你。」他指指前面,「下个路口有栋商业大楼,我在那里上班。」

  她是记得有这么一栋大楼,然后又看看他,「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对了,我一直在等你家大小姐的电话。」开车上路,韩季枫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张绮安闻言,整个人顿时紧绷起来,想起失业的父亲,想起那些债务,让她不知该怎么说,「呃,我……我那时因为头痛,所以对你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他蹙起眉,「什么意思?」

  「我……」天啦!如果现在有人替她挖个地洞让她钻该有多好,「我想下车了,我可以打电话叫司机来接我。」

  「你的意思是你承认自己就是柳恬恬了?」他扬唇笑出声,「早承认不就好了,干嘛跟我演半天戏呢?」

  她闭上眼,无法解释,只能任他讽笑,「对,我是,你笑吧!彻底的笑吧!」

  「我可没有取笑你的意思。」他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眯眼看着她,「那你是早记得我了?」

  「没有。」她根本不认识他,「你和我是怎么认识的?」

  「天!该不会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韩季枫呀!」张绮安看着他,「这不是你告诉我的?」

  「始……你还挺幽默的!」他揉揉鼻羊轻笑一声,「你真的忘了十四年前在美国你是怎么整我的?」

  「所以整出了感情?从那时候就一直追着我跑,但为何不知道柳恬恬的模样,还差点被我蒙混过去?」依大小姐的意思是被他缠得很烦,但她怎么想都想不通。

  「我一直追着你跑?」他胸口冲击出一股笑意,「哈……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简直可笑!」

  「如果不是,那么她为……算了,我头好疼,请你先送我回去吧!」张绮安看见他就心乱,好像许多事压在肩头,觉得好沉重。

  「头又痛了?」韩季枫睇着她的脸,「该不会又要胡言乱语了?上次说自己是女佣,这次又要说自己是什么?」

  「你真的很坏耶!」瞧他迟迟不开车,净在那儿说风凉话,气得她打开车门便冲出去。

  外头仍下着大雨,不一会儿他发现她已消失在茫茫大雨中,「该死的,她要去哪儿呢?」

  车上没伞,他只好直接冲出去,快步追上她,紧拽住她的手往旁边的骑楼躲去,「你这个女人怎么搞的,哪有人自知理亏就跑呢?」

  「没错,我是理亏,因为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什么美国小时候的事,我完全忘了,请你行行好装作不认得我,这样我会好过一些。」她实在不想被大小姐摆布,不想再这么委屈自己。

  如今只有他放弃追究,她才能得到解脱。

  闻言,他放开了她,双手抱胸瞅着她痛苦的脸,「你……真要我假装不认识你?」

  「对。」她重重的说,连眼眶都红了。

  「看来你是后悔了,后悔过去对我做过的事,也是真的怕了我。」韩季枫眯起双眸,「是张翔那家伙告诉你我要回来,你才心生提防吗?」

  张绮安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又不想引来更多的麻烦,只好点点头,「对,你说什么都对,这样你满意了吧?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了?」

  他深吸了口气,状似认真地想了想,「好吧!就这么决定,咋日种种譬如咋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那我们重新开始吧!」

  「什么意思?」张绮安不明白。

  「忘了过去你差点害死我的事,我们重新做朋友。」韩季枫眉一撩,散发出一股邪魅又勾魂的气息。

  「你好像没搞清楚,我没有意思要和你做朋友。」她看看雨势变小,于是道:「今天谢谢你,我走了。」

  「你回来!」他用力将她拉回来,因为力道过猛,她一个不小心撞进他胸口。

  「啊!」她连忙推开他,「你到底想干嘛?」

  「你在耍我吗?」他勾起唇,因为淋过雨,几缕发丝垂落在额前,而他的薄唇嘲弄的扬起,让他看来更加迷人。

  「我没有,你既然说要忘了过去,那我们就当作不认识,这样不是很好?」她觉得这样的想法没错呀!

  「很好?一点都不好!我是毒蝎吗?还是有传染病?忘了过去已经很好笑了,为什么以后也不能做朋友?」他黝黑的大眼直瞅着她的眼。

  「我……我没资格跟你做朋友。」张绮安认真地说,「所以还是算了吧!」

  「你没资格?还是认为我没资格?」他蹙眉瞪着她。

  「我……我只是……」被他这一逼视,张绮安居然有些心虚,心想他既然这么想和她做朋友,那就随他的意吧!反正迟早会真相大白。

  「只是无情、只是狠心,如此而已。」他没好气的替她说了。

  「咳……咳咳……」突然一阵凉风袭来,她忍不住打个冷颤,轻咳几声。

  「你冷?」是呀!现在还算冬天,刚刚淋了雨,她肯定是着凉了。

  「有点。」她抱紧自己,点点头。

  「快上车吧!」韩季枫将她带上车,从后座拿了件外套给她披上,「我开暖气,尽快把你送回去。」

  「你也淋了雨,你穿吧!」她将外套还给他。

  「别啰唆了,快穿上。」韩季枫语带命令,「如果你重感冒,怪罪我怎么办?」

  张绮安只好乖乖的披上他的外套,闻到上头那淡淡的剃胡水香味,再看看他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还有他身上的名牌货、高级轿车,这样的富家公子没必要对她这么好吧!

  「我不会怪你。」她半闭上眼,「你已经很好了。」

  听她这么说,韩季枫勾起唇角,「你终于知道我很不错了,之前还把我当蟑螂般排斥。」

  「我不是针对你的人,所以请你不要误会。」她抓紧他的外套,闭上了眼,「对不起,我想睡一下,到了你再叫醒我。」

  「好,你睡吧!」他不放心地望了她一眼,并将暖气开强些,「这样很暖和,你如果还冷可以跟我说。」

  「谢谢。」她真的累了,道完谢后便在温暖的车内睡着了。

  车子行进中,韩季枫看了她好几次,见她真的沉睡了,他心底也出现了许多疑惑……

  ****

  回到家中,韩季枫褪下外套,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瓶矿泉水喝几口。

  移步到窗边看着外头狂肆的风雨,他眉头不禁蹙起,「这季节还下这种大雨,台湾的天气还真有点怪。」透过雨丝他看向斜对角的柳家,发现主屋里一片漆黑,难不成他们睡得这么早?还是柳恬恬病得不轻,一进家门就去睡了?

  想起她刚刚下车后,苍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奔回家中,他的心居然有点混乱了!

  韩季枫,你到底在干嘛?难道忘了当年若不是管家在地下室发现了你,你可能早已经因为脱水而亡,虽然当时她只是个孩子,却做了这么可恶的事,你干嘛还关心她?

  这时,客厅的电话响起,是他的好友丹尼尔打来的。

  丹尼尔早他一年回来台湾发展,这次韩季枫来到台湾,他母亲可是千拜托万拜托丹尼尔好好照顾他。

  「你怎么又来电话了?我妈的托付你别放在心上。」韩季枫忍不住笑了,「不过我想在我妈的恩威并施下,你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不关心我吧?呵!」

  「说得真好,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来这么一串,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丹尼尔尴尬的摸摸一头棕发。

  「那你说吧!」韩季枫抿笑,「是不是又要问我吃饭没?」

  「没错,韩妈妈要我替你找个阿姨煮饭给你吃。」

  「不必了,要吃什么我买回来吃就行,再说平常也有钟点女佣来打扫家里,干嘛再找个人杵在我身边?」他躺在沙发上闲适一笑。

  「好吧!那就随你了。」丹尼尔想到什么又问:「工作如何?」

  「还好,设计是我喜欢的,尤其是设计我喜欢的跑车,我乐在其中。」韩季枫在美国就是学设计,大学毕业后考上一间颇富盛名的设计公司担任主设计师,经过两年时光便升格为设计总监,但为了这次的台湾行,他不得不请调台湾分公司。

  「也是,在美国你就做得有声有色,回台湾自然驾轻就熟。」这么想之后,丹尼尔也能稍稍安心,于是转了话题,「她到现在还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柳恬恬吗?」

  「没有,她承认了。」想起柳恬恬,他居然有些迷惘。

  像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应该很骄纵才是,为什么这几次的接触,感觉很不一样?难道她长大了,性情也变了?

  「那她怎么样,向你道歉了?」

  「算了,她可是将那些事忘得一干二净,还要我也忘了,你说有这种人吗?我可是为了复仇而来呢!」韩季枫撇撇嘴说。

  「真是为了复仇,还是没忘记她小时候可爱的模样,所以想用这个借口看看人家。」丹尼尔可说是他肚里的蛔虫,打从两人认识开始,就经常听着韩季枫说起这段过往、说起她这个人,他都已经会背了。

  「喂,你别胡说,我可是记恨她十几年了!」

  「恨一个才八岁的小女孩?拜托,我太了解你了,你不是那种人,更何况说不定她真的忘了。」丹尼尔糗他。

  「算了,我不想说了,雨好像停下,我要出去觅食。」呼——听丹尼尔这么说,难不成他堆积在胸口这几年的怨气全是假的?呿!

  「好吧!改天再去找你。」

  切断电话后,韩季枫仍躺在沙发上动也不动的,说真的他是饿了,可又懒得出门,但他实在不想添麻烦找个阿姨来料理三餐。

  才打算起身,他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也不看就接起电话,「丹尼尔,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我……」开口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是住在对面的……」

  「柳恬恬。」他马上听出她的声音。

  「我是想对你说声谢,刚刚在车上醒来就迷迷糊糊的下了车,连你的外套都被我穿回来了,真不好意思。」张绮安本来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牵扯,可是如果连声谢都不说,就太没礼貌了。

  「你好些没?」听她说话好像比较有精神了。

  「嗯,刚刚吃了颗感冒药,感觉好多了。」她是杂草命,通常不舒服都是服用成药来解决病痛。

  「吃成药吗?」他眉头一皱,「刚刚说要送你去医院你不要,竟然吃成药!」

  「我已经好了嘛!」她踌躇了会儿又说:「听我们这里的说,好像只有你一个人搬过来是吗?」

  「没错。」

  「那你一定还没吃饭吧?」她心想或许他急着送她回来,连去吃晚餐的时间讯没有。

  「我正要出去吃。」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想陪我去吃饭吗?」

  「不是,不过请你等一下,我马上提餐盒过去给你。」挂上电话后,她回头对吴嫂说,「谢谢吴嫂帮我准备饭菜。」

  「人家可是好心送你回来,怎能饿了人家,快去吧!」吴嫂对她笑笑。

  「好。」张绮安笑着点点头,提着餐盒出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2: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2: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2: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3: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3: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3: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5 13: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9-1-22 19:36 , Processed in 0.12930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