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1259|回复: 13

[已解决] 《将军不投降》(上、下)作者:莫颜(出版日期:2014年8月14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4 23: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将军不投降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莫颜 
出版日期:2014年8月14日
求书,只找到试阅部分
【内容简介】
《上》
谈判篇——
她客气地说:咱们是不对的人,只是误打误撞凑在一起罢了,要修正。
他淡定地回:咱们是对的人,只是相遇的时机有点离奇罢了,不用修正。
她强调地说: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无心,你无意,不能算数。
他淡定地回:这是老天安排,既已成亲,就不能违背天意。
她不耐地说:老天也有瞎眼时,咱俩不对盘,不要浪费时间。
他淡定地回:你我郎才女貌,八字契合,是天赐良缘。
她火大地说:哪来那么多废话,一句话,和离不和离?!
他淡定地回:皇上赐婚岂可儿戏? 想和离,打赢本将军再说。
动手篇——
她连连出招,他只守不攻,打了数百回合,
她气得指着他大骂:“你到底要不要打?!”
他说,武功对决最忌动气,动气就有破绽,现在可以打了。
囧! 你当这是打仗啊? 有你这么腹黑的?!

链接:

《下》
降服篇——
他黑着脸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抗旨私逃,服是不服?
她淡定地回:你不抓我,我怎会跑? 何况我有和离书,不算逃。
他恼火地说:你逃得了天,逃得了地,也逃不了我的五指山。
她淡定地回:不过是想霸王硬上弓,反正灯熄了都一样,来吧。
他铁青地说:我这是奉旨圆房,你是我妻,何来强迫?
她淡定地回:你有四美妾二俏婢,加上一个未娶进门的,风流成性。
他惊讶地说:你在乎这个?
她淡定地回:不在乎的,不是女人。
不投降篇——
明明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他却舍不得逼迫她,
谁教在他动心的那一刻,便已经输了。
可要他认输? 没这回事! 战场上,他宁死不降,情场亦然,
除非得到她的心,否则将军不投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4 23: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沐香凝站在门前,天上飘着细雪,今日是除夕,是吃年夜饭的日子。
  在她身後的圆桌上,准备了一桌美馔,十几盘精心烹调的菜色,色香味俱全,全是那男人爱吃的,还有陈年美酒佳酿。
  明知他来的希望不大,可是她还是要试一试。
  毕竟,她是他的嫡妻,不是吗?
  他就算平日不来,这样的日子也该来,就算做做样子也好。
  桌上的美馔早已不再冒出腾腾热气,炖好的汤盅也已浮起一层冷油,她依然站在门前,望着那景物萧索的院子,冷冷清清的,雪地上连个脚印也没有。
  天很冷,屋里放了四个炭盆,也温暖不了她的心,因为她的心也在下雪。
  「夫人,菜冷了,要不再去热一下?」婢女茶儿小心地问。
  沐香凝唇边勾着没有笑意的弧度,声音中有着自嘲。「都热了好几次了,还热什麽?没用的,他不会来的。」
  崔嬷嬷上前,劝道:「夫人,别站在门口了,进屋吧,会着凉的。」
  「不,我想站着,如果我的心可以冷掉,那也很好,可是它还会痛,还有感觉,嬷嬷,我好难受,想把这块地方挖掉,挖掉就不疼了。」

  崔嬷嬷听了,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哑声道:「夫人,想开点,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
  此刻将军大概不知在哪个小妾的屋里,沐香凝也不想去打听,听了也只是自取其辱,徒增心碎。
  茶儿端来一杯姜茶。「夫人,喝杯热姜茶,暖暖身子吧。」
  沐香凝看着茶儿手中冒着热气的姜茶,失神问道:「茶儿,这茶喝了,也暖不了我的心,我想要孟婆汤,喝了就能忘却前世今生的孟婆汤。」
  「夫人,别乱说!」崔嬷嬷忙道,伸手抱住夫人,想要暖和她的身子。
  孟婆汤是人死了才有机会喝的,夫人这话无异就是求死,让人听了心惊,亦心碎。
  茶儿在一旁,也默默地流下了泪水。
  夫人有多爱将军,她和崔嬷嬷全看在眼中,她们是和夫人一起陪嫁过来的,那个从前开朗直率的小姐哪里去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古灵精怪的小姐多麽令她们怀念呀。
  爱可以是救赎,也可以是一把夺命刃,瞧瞧着了情魔的夫人,被摧残成什麽样了?
  她们宁可夫人还是那个率性而为,野得像男人一样的小姐,也好过现在这般憔悴凄苦。
  「茶儿、崔嬷嬷,我为了他,不惜以身犯险,为他取得一份重要的消息,我想亲口告诉他,想看到他脸上的感动,但他就是连一面都不肯见我……」
  「夫人,你在说什麽?」茶儿没听清楚,因为夫人是呓语着的。
  突然,沐香凝推开崔嬷嬷,往雪地上奔去。
  「夫人——会打湿的,别这样呀,茶儿,快!去拿伞和手炉!」
  崔嬷嬷赶忙追去,雪飘在身上,浸湿了衣,会风寒的,夫人如今身子弱,不比从前呀。
  沐香凝似没听到她们叫唤,不管不顾地往前走,如同着了魔。天寒地冻得好,最好让她的心冻得没有感觉了,没感觉就不会痛了。
  爱一个人,却求不得,太痛苦了,她不想这样,她想解脱啊。
  泪水已在她脸上结霜,她麻痹得感觉不到刺骨的寒风,真心乞求老天爷可怜可怜她,不管用什麽方法都好,请让她忘了他吧,把那个男人从她心里摘除,如此一来,她便自由了。
  「夫人,回吧!」崔嬷嬷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夫人彷佛魂魄就要飘走似的,让人莫名惊恐。
  沐香凝却没听到似的,不理会崔嬷嬷的拉扯。
  此时,彷佛老天回应她的心愿似的,忽而刮来一阵狂风,袭卷着她,让她一个不稳,身子失衡跌去,头碰着一块硬物,撞昏了她。
  「夫人——夫人——」
  沐香凝意识逐渐模糊,如果可以就这样一睡不醒多好,这样的解脱便是救赎,她愿意的。
  崔嬷嬷和茶儿的呼唤声渐渐离她远去,终究陷入一片黑暗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4 23: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沐香凝睁眼醒来,她的目光有些迷茫,但那只是一开始,转瞬间便恢复明亮,那种明亮是带着伶俐的。
  望着上头,陌生的床顶、陌生的床榻、陌生的房中气味,六识敏锐的她,立刻全身戒备,但她并未惊慌。
  这是什麽地方?
  她是怎麽来到这里的?
  房中无人,她俐落地爬起来,坐在床榻上,一双美眸警戒地四处溜转,不放过任何小细节,当然,也没忘记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
  有,伤在头部。
  她摸着额头,上头包了一块纱布,有点疼,但不碍事,她试着回想一切,却发现记不得了。
  下了床榻,来到铜镜前,看到镜子里反射出的自己,沐香凝不禁秀眉一皱。
  搞什麽?镜子里的女人是她?
  怎麽会是这副鬼样子?她的脸瘦了好多,气色好差,苍白的容颜彷佛病了很久,瞧着就是弱不禁风,她怎麽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当她皱眉时,镜子的人也紧皱眉头,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都快认不得自己了,可怜巴巴的,不知是哪里来的怨妇,瞧着就很讨打,连她都受不了这个鬼样子。
  难道中毒了?!
  她心中大惊,立即运行内力,发现气血脉络顺畅,身子并无事,没有中毒的迹象呀?
  沐香凝满心狐疑,不过後头的声响,立即让她收回心思,倏地转身朝来人看去。
  门口站了三个人,一男两女,她的视线一开始就锁定那男人,不是因为那男人生得俊,而是长期以来的训练,让她习惯了先去注意最危险可疑的地方。
  这个陌生的男人正冷冷盯着她。
  厌恶——是她在对方脸上找到的第一个神情。
  这男人很讨厌她,而她不知道自己何时惹过这人?
  她虽心中狐疑,不过男人身後的崔嬷嬷和茶儿,她却是认得的,一个是她的贴身婢女,一个是她的奶娘。
  「夫人,您终於醒了!」
  茶儿赶紧将药搁在茶几上,和崔嬷嬷两人赶忙走过来,一左一右扶着她,崔嬷嬷还轻轻摸着她缠着纱布的额头。
  「夫人还疼吗?」
  沐香凝来回看着她们,感到诧异。「嬷嬷、茶儿,你们怎麽叫我夫人?」
  两人听了皆是一惊,担忧更甚。「夫人,您怎麽了?该不会这一摔,让您把所有事给摔忘了?」
  「你们才忘了呢,我一个还没出阁的大小姐,怎麽叫我夫人呢?」
  这一问,茶儿和崔嬷嬷神色一变,立即紧张地将夫人拉开几步去一旁说悄悄话。
  「夫人,您在胡说什麽?您早嫁人了,奴婢们当然尊称您一声夫人呀。」茶儿低声道。
  沐香凝又怔住了,不过镇定向来是她的优点,她好笑地问:「我嫁人了?」
  「是呀。」茶儿点头。
  「那嫁给谁?」
  「夫人怎麽了?人就在那儿呀。」崔嬷嬷偷偷用眼珠子朝另一头示意。
  沐香凝顺着崔嬷嬷的眼神看去,正是那个冷眼瞪她的男人,这话让她大皱眉头。
  「你们别开玩笑了,我什麽时候嫁人了?」
  这话说得崔嬷嬷和茶儿倒抽一口凉气,同时也引来那男人不屑的冷嘲。
  那男人的哼笑令沐香凝也眯起了危险的目光。「笑什麽笑?就你这副德行,鬼才会嫁给你!」
  这话让男人一怔,随即双目射出煞气,崔嬷嬷和茶儿更是吓得连忙跪下。
  「将军息怒,夫人大概是摔昏了头,才会语无伦次。」崔嬷嬷忙赔罪。
  一旁的茶儿则目光精亮地打量沐香凝的神色,突然问道:「夫人,您不认得将军了?」
  「当然不认得,还有,这里到底是什麽鬼地方?我又怎麽会在这里?」
  茶儿听了心中一动,试探地问:「夫人可还记得咱们一块去游香江之事?」
  「当然记得呀,去年五月的事嘛。」
  茶儿惊喜交加地跳起来,激动地握住她的手。
  「小姐,您恢复记忆了!」茶儿欢喜得连以往惯用的「小姐」称呼都脱口而出。
  沐香凝见鬼地瞪她。「什麽恢复记忆?你在说什麽?」
  「小姐本来不记得游香江的事,现在记得了。崔嬷嬷,小姐她真的恢复记忆了!」
  游香江是小姐在失去记忆之前的事,原本不记得的小姐,现在却记得了,不是恢复记忆是什麽?
  崔嬷嬷也转忧为喜。「太好了!夫人,您总算想起来了——」突然想想不对,笑容一收,又紧张地问:「夫人,难道您不记得将军了?」
  崔嬷嬷、茶儿紧盯着沐香凝,她们曾听人说过,失去记忆的人,一旦恢复记忆,有可能把失忆之时所发生的事,全忘记了,难不成夫人也是?
  沐香凝先是看着崔嬷嬷和茶儿,再看向门口的男人。
  她很清楚茶儿和崔嬷嬷的性子,她们是不会随便开这种玩笑的,而且她们紧张的表情不像是装的,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麽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她的目光将那男人从头打量到脚,再从脚打量到头。
  他是一个相貌堂堂的男子,脸容冷峻似雕刻,挺直的鼻梁,显示出此人的刚直,那一双鹰目炯炯有神,看人时似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似的。
  他光是站在那儿,劲稳如松柏,就有一股逼人的魄力,不似一般南方男子的儒雅,而是雄纠纠的强壮。
  或许是她打量的眼神太过直接而大胆,令楚卿扬不由得拧眉。
  平日胆小怯弱,只会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的女人,可不会如此毫无顾忌地打量他。
  但他只是愣怔一下,便又恢复冷然,因为心中对她的厌烦,让他忽视了她与平日的不同,尽管听到了她们的谈话,他却只当成是这女人不知又用什麽方法,在寻求他的注意。
  她不烦,他都嫌烦了。
  「依爷看,你们家小姐精神挺好的,哪里受伤虚弱了?」
  这语气……怎麽听起来是讽刺的口吻?
  沐香凝也回以厌恶的表情,转头质问茶儿和崔嬷嬷。「你们骗我,这种讲话带刺的男人,我怎麽可能嫁给他?」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不只茶儿和崔嬷嬷下巴掉下来,连楚卿扬也是一愕,继而沈下脸色。
  「你说什麽?」
  「我说,任何人一见我头上的纱布,还有我这脸色,就知道我受伤了,而且很虚弱,我不信阁下看不到,我都没轻视你眼力不好,你倒先嫌弃我了?我跟你有仇吗?」
  她问得理所当然,听在他耳中无异是一种挑衅。
  「你敢跟爷这样说话?」这是实实在在的警告。
  「我说的是事实。」她不慌不忙地回答,双臂很自然地交叉在胸前,这是她惯有的动作,但她不知道,在自己失去记忆时,这个动作从来没做过。
  楚卿扬虽怒,却怒中带着诧异,因为眼前的女人变化太大了。
  这态度、这口气,还有这表情,明明是同一个人,怎麽突然像换个人似的,让他不得不重新打量她,难道她真的恢复记忆了?而且把他给忘了?
  在娶她过门之前,他的确听说她曾受伤失忆,但因为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在意她任何事。
  崔嬷嬷赶紧打圆场。「夫人,您别乱说话,将军是您的丈夫呀!」
  「我什麽时候嫁给他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夫人,您和将军是一年前成的亲。」茶儿忙向她解释。
  「一年前?」沐香凝惊讶道。「我失忆一年了?」
  茶儿很快把来龙去脉告诉她,原来,在沐香凝失忆的这段期间,她的爹娘将她嫁入将军府,成了将军夫人。
  眼前这个看似桀骜不驯的男子,就是深受当今圣上重用的威远将军楚卿扬,战功赫赫,威震四方。
  这人,正是她的丈夫。
  听完茶儿的长话短说,沐香凝只感到晴天霹雳,她那爹娘,居然趁她失忆的时候,把她给卖了?!
  她不晓得,事实上这主意不是她爹娘出的,而是她自己的坚持。
  当初,在她尚未对楚卿扬一见倾心之前,她可是死活不想嫁人的,一心一意只想出门闯荡江湖,把她爹气个半死。在知道她爱上楚卿扬,发誓非对方不嫁後,身为皇上宠臣、官拜刑部尚书的沐老爷,立刻向皇上求来一道赐婚旨意,把她「出卖」得很高兴。
  沐香凝心中的震撼无以形容,她已成了他人妇,这是事实,不是骗人,她没有在作梦……
  在沐香凝尚未回神之际,崔嬷嬷赶忙向楚卿扬赔罪。
  「将军,夫人是因为刚恢复了记忆,才会口不择言,还请将军原谅夫人。」
  楚卿扬看了崔嬷嬷一眼,又看向沐香凝,见她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也不以为意。在娶她时,他就知道她失去记忆了,现在恢复记忆又如何?也不会改变什麽,她还是那个她,没有不同。
  「照顾好你家小姐。」
  楚卿扬的声音很冷漠,没有温情,没有安慰,语气陌生得像是不关他的事一般,说完便转身离去。
  见将军依然对夫人如此冷淡,茶儿和崔嬷嬷大为失望。
  夫人摔了一跤,她们好不容易说动将军前来探望,本希望他对夫人怜惜一些,谁知夫人恢复记忆,直言直语惹得将军更不高兴了。
  将军走了,两人回头看看沐香凝,发现她仍陷在惊讶中,不约而同地叹息。
  「夫人,喝药吧,茶儿端给您。」
  沐香凝回过神来,一手拎着茶儿的衣领,一手抓着崔嬷嬷的手臂,咬牙切齿地问——
  「平日我待你们也不薄,就算我失去记忆,但你们没有啊,你们怎麽不阻止爹娘做这种糊涂事?」
  茶儿缩着脖子,吐着舌头,领子被沐香凝这麽一拎,差点勒死她,忙一边用着抓自己的领子多吸口气,一边没好气地说:「夫人,难不成您都忘记了?」
  「废话,我若是记得,还问你们做啥?」
  茶儿似是恍悟了什麽,深深叹了口气後,才一字一字说清楚。
  「当初是您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嫁给将军不可的呀。」
  果不其然,沐香凝被茶儿这话惊到了,她不敢置信地改瞪向崔嬷嬷,崔嬷嬷也对她点头,两人一五一十把原委始末告诉她,在听完之後,沐香凝受到不小的打击——
  原来,在她失忆时,有一回她和娘亲坐马车去灵严寺上香,途中正好撞见威远将军策马回城,那时有个小贩推着摊子闪避不及,眼看就要撞上了,说时迟那时快,威远将军策马一跃,直接从小贩头上跃过去。
  那时他马上的英姿和高明的骑术,直教她芳心大乱,回去後茶不思饭不想,还向娘亲吵着要嫁给威远将军。
  娘亲将这事告诉了爹爹,爹爹隔天上朝去求皇上,结果皇上一道旨意赐婚,她就成了将军夫人。
  沐香凝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死皮赖脸要嫁给楚卿扬,据茶儿和崔嬷嬷的描述,她像花痴一样非君不嫁,爱楚卿扬爱得连脾气都没了,楚卿扬只要皱个眉头,她就患得患失、小心翼翼,他说一句左,她不敢往右。
  简单来说,楚卿扬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全部。
  「……就是这麽回事。」茶儿、崔嬷嬷两手一摊,说完了。
  她们说得有多久,沐香凝的下巴掉得就有多久。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似的,她简直不敢相信,她们口中的那个花痴会是自己,她都有揉太阳穴的冲动了,而事实上,她已经在揉了。
  「我一定是脑筋也撞坏了,才会变成那样。」她为自己辩护。
  茶儿点点头。「奴婢也觉得呢,夫人肯定是受了失忆的影响,撞坏脑子了。」
  沐香凝有稍微被安慰到,突然想到什麽,又赶紧问她们。
  「那姓楚的是不是对我不好?不然为什麽我变得这麽憔悴?」她可不笨,刚才那男人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很讨厌她。
  茶儿看看夫人,有些犹豫,沐香凝转头对崔嬷嬷命令道——
  「崔嬷嬷你说,别瞒我,你们知道我做事讨厌拖拖拉拉的,而且我没那麽柔弱,不管先前我是什麽样子,现在我记忆恢复了,你们该明白,你们家小姐真正的性子是什麽样的。」
  崔嬷嬷道:「既然如此,那老奴就实话实说了——」
  在崔嬷嬷的解说下,沐香凝才明白,那楚卿扬为什麽对她说话带刺了。
  原来楚卿扬与礼部侍郎大人的女儿杜芸珊早有口头婚约,只是尚未来得及下聘,便被一道圣旨给拆散了。
  在娶她过门後的隔日,威远将军便立刻纳妾进门,等於是当众打她脸面,当她知晓他纳妾後,便哭闹着寻死,还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男人要纳妾,连皇上也管不着,不管怎麽说,他给她的是嫡妻位,四名小妾进门,於情於礼,并不过分。
  在听完一切後,沐香凝把掉得有些酸的下巴给合上,双手摀上了眼睛。
  「毁了……我毁了………」
  崔嬷嬷也伤心地说:「可不是?京城的达官显贵,全都知道夫人是善妒、爱吃醋的妇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4 23: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沐香凝拿开手,瞪了崔嬷嬷一眼。
  「我管多少人知道我爱吃醋,我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嫁人了,嫁的还是这种人,我的一生都毁了啦!成亲第二天他就纳妾,我该怎麽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一旁的茶儿更正补充。「夫人,其实不止一个妾。」
  「什麽?!」
  「将军总共纳了四个妾。」
  沐香凝的脸开始抽搐了,四个妾?那男人还真风流花心啊!
  嫁个独宠自己的丈夫,这一生不纳妾,是所有姑娘的心愿,沐香凝也不例外,无奈这世间痴情丈夫如凤毛麟角,痴情女子却多如过江之鲫。
  地位高的,妻妾成群是平常。
  长相好的,别的姑娘也要抢。
  性子好的,太容易受人诱惑。
  看上眼的,偏不肯只娶一妻。
  总之一个字,难!
  要找到顺眼的、条件不错的、痴心只对一人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到,说不定被雷劈到比找到如意郎君的机会还要高呢。
  崔嬷嬷安慰道:「夫人,既然已经嫁给将军了,就收收心思吧,梦作一作就行了,想办法让将军和你圆房,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才是真呀。」
  原本抱头趴在案上的沐香凝,忽地抬起头来,瞪向崔嬷嬷。「嬷嬷说什麽?再说一遍。」
  「老奴是说,想办法和将军圆房,生个孩子——」
  「我和他尚未圆房?!」她打断崔嬷嬷的话,语气添了激动。
  茶儿代崔嬷嬷回答。「夫人,洞房那一日,将军没进新房,隔日纳妾,夫人又寻死,这一闹僵,您和将军直到现在还没同房过呢。」
  茶儿说得可怜兮兮,沐香凝却听得两边嘴角缓缓拉高,脸上愁容有如浓雾散去,多了一分生气,一双眼儿也笑得亮晃晃的。
  「太好啦!」她兴奋得举双手欢呼,把茶儿和崔嬷嬷吓了一跳。
  「夫人?」
  「你们怎麽不早说,原来我和他还没圆房,太好啦!我要和离!」
  崔嬷嬷和茶儿吓得伸手摀住沐香凝的嘴,真是要死了!这话如果被府里其他人听去还得了?
  崔嬷嬷一个示意,茶儿忙去检查门窗,确定附近没人才又赶忙对崔嬷嬷摇头。
  崔嬷嬷这才没好气地低声斥责。「夫人,你脑筋真的摔坏了?你的亲事可是皇上赐婚的呀!」
  沐香凝把崔嬷嬷放在自己嘴巴上的手拍下,脸上是一片不怕死的神情。
  「哼,皇上赐婚又如何?那个楚卿扬肯定也想和离,你们没看到他刚才看我的眼神,他讨厌我,我也不喜欢他。他肯定恨我拆散了他和杜芸珊的好事,人家姑娘肯定不想做小,两人又爱得死去活来,你想想,这不是很痛苦吗?我这是补救,做善事,成全人家,我立刻去找姓楚的说这事去。」
  才短短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她就把一切看清了。
  这门亲事本身就是个错误,幸好也不算太晚,和离是唯一的补救之法,楚卿扬去扶正他心仪的女子,她去寻找愿意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
  沐香凝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不会再三犹豫,她冲得太快,崔嬷嬷来不及拉住,只能着急喊着。「夫人,您别冲动啊!」
  沐香凝转过身,对两人严正警告。「不要夫人夫人地叫,我听不惯,叫我小姐!」
  她不再理会两人,大步流星地跑出屋子。
  崔嬷嬷年纪大了,追不上,何况小姐是有功夫的,便赶紧叫也有功夫底子的茶儿追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6 0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页一页的更新,掉人胃口,还是来找人气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8 09: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想看全本呢。到现在还没有。等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1 15: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6 16: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试阅,更想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8 12: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追看莫颜的书,写得好看,在网上找这本书,总算找到了,希望能快点看这本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4 21: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网上不完整的书,我都是不看的。免得被吊胃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7-12-12 01:19 , Processed in 0.07713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