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237|回复: 0

[3月试阅] 叶晴《天价老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0 13: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天价老婆》
作者:叶晴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6年3月17日
女主角:舒若琳
男主角:孟浩云   

【内容简介】

想婚时,女人耍着小心思,就想拐了男人当老公;
逼婚时,男人强硬的霸道,女人说不嫁门都没有。

五年前,舒若琳因为一个白痴赌约,跟在孟浩云屁股後面,
厚着脸皮开口闭口就说喜欢他,扬言非追到他这冰山男不可。
可刚把他拐到手,却被他发现这场女追男的交往不过是个笑话。
五年後,舒若琳成了穷困的富家女,没钱没势,
债主还是一个叫孟浩云的男人,听说他什麽都不要,
就要她陪睡抵债。陪多久?应该不用太久,因为他这人一向喜新厌旧,
很容易对女人腻了。只是,当两人滚上了床,拿性慾当交易时,
孟浩云却不痛快了,因为他竟想念过去会耍着大小姐的性子,
追着他满世界跑的舒若琳,可眼前的她却是个被他逼得节节败退,
敢怒不敢言,连被他压在床上欺负都委屈得不敢反抗的小女人,
令他不想放手。钱,她可以不还,他也不差那个钱,
但她这辈子都必须让他为所欲为,如果她不想陪睡,那就当他的老婆,
因为他该死的什麽女人都不要,只想对她为所欲为。




  楔子

  HY公司的顶层办公室,孟浩云踏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喝咖啡,看今天的报纸。

  他喜欢喝很浓的咖啡,这会让他在一天之内都有精神工作,但是最近新聘的秘书泡咖啡的手艺并不是很好,就算是普通咖啡,也不应该有股焦味。

  他不免皱眉地放下咖啡,拿起报纸翻阅。

  突然他看到报纸上的头条,舒氏公司的董事长居然在昨天下午因破产事件跳楼自杀了。

  舒氏集团的董事长他并不熟识,也没见过面,但在角落里出现的那张照片却让他的心不免漏跳了一下。

  舒若琳,舒氏集团董事长的长女。

  他仔细地看着新闻的内容,舒父在自杀前已经欠下几亿的债务,这样舒若琳能还得上吗?

  他的嘴角一抽,他都不知道她现在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不过也挺好的,至少现在她的脸庞上已经没有高傲和自信,而是满满的忧愁。

  孟浩云按了内线电话,让秘书于森进来。

  于森敲门进入,安静地站在他面前。

  孟浩云把报纸放在桌上,「帮我去查一下舒氏集团有多少债务,顺便联络所有的债权人。」

  于森微微一皱眉,也不知道是跟在孟浩云身边久了吗,发现自己的神情越来越像他了。

  「跟他们协商,把所有的债务转到我身上,我还。」孟浩云轻描淡写地说。

  于森一愣,孟浩云居然要帮他们还,「总裁,这笔不是小数目。」

  孟浩云微微一笑,看着报纸上舒若琳的照片,眼神里多了一抹嘲笑的意思。

  「就算还了,按照现在舒家留下的两个女儿,应该是没有本事可以还给你的。」于森并不知道孟浩云和舒若琳是认识的,直觉这件事肯定是亏本。

  孟浩云擡眼看了一下于森,知道于森是在担心他作出错误的决定,但现在他就是为了她而付出这笔钱的,「没关系,用那麽多钱换她,我不觉得亏。」

  多年前,舒若琳就用一个赌注玩弄了他,看来现在可以转过来了,换他玩弄玩弄她也不错。

  于森马上意识到孟浩云认识舒家的女儿,肯定是有计划的,便不再多说,并且马上按照他说的去办。

  孟浩云继续看着报纸上舒若琳的照片。

  不知道他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有什麽表情?想到此,他居然有点期待和兴奋,这一次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玩弄谁。

  第一章

  舒父的灵堂设立在殡仪馆里,场内人并不多,除了上午一些亲戚来了之後就没什麽人来了。

  舒若琳有些心酸地看着舒父的照片。

  父亲在她的印象里都是非常乐观的一个人,但三天前他就那麽轻易地离开了,只留下一屁股的债务,甚至是她跟妹妹舒若静变卖掉所有产业都填补不了的洞。

  亲戚们知道她家的债务,只是来看看便离开了,没有一个人留下帮忙。

  她昨天已经让律师清算过舒家所有的财产,已经确定可以还上一部分,但那还远远不够。她虽然已经毕业,但也只是在公司工作,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而妹妹才刚读大学,不可能让妹妹辍学跟着她去赚钱还债。

  这笔债务已经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了,而父亲更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他的不负责任。

  她的表情不仅有些冷淡,对於会场里稀稀疏疏的人也不想理会。

  一个男人走到她身边,安慰她说:「若琳,你放心,你家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忙的。」

  她擡头看了一眼男人,心里有些感激,回以一个微笑,「不用那麽麻烦了,我跟若静会想办法的。」

  这个男人是她的大学同学谢林生,家里很有钱,是典型的富二代,他从大学时就开始想要追她,但她却一直没有回应过他,所以这一次她也不想欠他什麽。

  「可是这笔钱那麽大的数目,你……」谢林生担心地看着她。

  舒若琳疲惫的脸上再次扯出一个笑容,她有她的坚持,「林生,你放心好了,我会跟他们谈谈的。等我真的没办法的时候,我会去找你。」

  谢林生虽然还是担心,但她对於自己下决定的事情有着非一般的坚持,最後还是妥协了,「那好吧。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你有事情一定要找我。」他嘱咐说。

  她点头,「若静,帮我送林生出去吧。」

  舒若静看了姊姊一眼,实在不懂为什麽她不愿意接受谢林生的帮忙,明明她们身边唯一有钱又愿意帮助她们的朋友就只有他了。

  看着舒若静和谢林生出去,她再次看向舒父的照片,脑海里却还是不断在盘算自己该什麽时候去见那群债权人,而见面後又该说什麽。

  门口突然有人走进来,她站起来等待对方,本来以为是父亲生前的好友,但来人却是孟浩云,她惊愕地看着他。

  孟浩云一身剪裁合身的手工西装,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揶揄,他走到舒父的照片前鞠躬上香。

  她因见到他而有些激动,心里对於他的一切回忆都蜂拥而至。

  孟浩云走向家属席,看着舒若琳。

  她想过无数次他们再次相遇的画面,但却没想过会是在她父亲的灵堂前。他变了很多,以前他不过是一个高冷的穷小子,但今天的他却带着强势的气息来了。

  「你……」她犹豫着该在这一刻用什麽开场白,却发现怎麽说都不太妥。

  孟浩云的眼神里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一如往常的高冷,「你家的债务,我已经帮你还清了。」他淡淡地说,就好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舒若琳惊讶甚至不解地看着他,他为什麽会帮她还钱?虽然她也曾经打听过他的消息,知道他自己开了一间公司,但他为什麽这一次会出现帮她?她以为他再也不会见她了,毕竟五年前那件事,她是做错了。

  「你不用太惊讶。」他嘴角一勾,成功地让她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但他不是。

  本来应该高兴的她,却在听到他的话後掉进了地狱。

  「债务虽然帮你还清了,但现在我是你的新债权人,而且接下来我要你用自己抵债。」他的唇瓣微启,冷淡地把同样冰冷的话说出来。

  舒若琳的脸色苍白,脚步踉跄地向後退一步,他居然成为了新的债权人?她就知道不会有人那麽热心,特别是在她伤害了他之後,他根本就不可能会帮她。

  「用我抵债?」这句话是什麽意思?

  孟浩云看着她逐渐失去血色的脸颊,眼眸向下扫视她的全身,「嗯,用你的身体抵债。」

  她拚命忍住泪水,从没想过他会这样对她,就算当初她做的事情是可恶了一点,但最後她还不是知错了,为什麽他却要用这样的方式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你为什麽要这样做?」她咬牙切齿地问。

  他阴冷地微微一笑,「觉得好玩。」

  他知道自己现在很过分,但这只是跟当年一样的游戏,她玩得了,那他也可以玩,而且他还好心地一开始就告诉她目的。

  如果高傲的她落进他的手里,会如何呢?现在的她还能如此高傲吗?

  好玩,好玩就要践踏她的自尊吗。她咬着唇瓣瞪着他,她都不知道他已经变得如此恶劣。

  「孟浩云,你凭什麽觉得我会答应你。」刚刚她还拒绝了谢林生,一个爱着她的男人,现在又怎麽可能随便答应他。而且他提出的条件简直是要了她的命,要她如此卑微地任他玩弄,她做不到。

  他向前一步,微微低下头跟她对视,「你肯定会答应的,因为你欠下的债务太庞大了,就算是再好的朋友都不可能心甘情愿地拿出来帮你,而你,除了可以出卖身体之外,你以为还有其他的办法还掉那些钱吗。」

  她觉得自己已经把唇瓣咬破了,尝到了咸咸的味道,但心里却是苦的。

  孟浩云说的是实话,她根本没有本事还那些钱,就算她骗谢林生自己要去跟那群债权人谈,但她也明白自己根本谈不拢,她只是拒绝他的帮忙,拒绝他因为她而浪费了那麽多钱。现在债权人换成孟浩云,她更是不可能谈拢,甚至他提出的要求她可能都无法抵抗。

  孟浩云承认自己就是来这里羞辱她的,就是想要看看她高傲的脸崩塌的模样,「你是经济系出身,应该懂怎麽算这笔帐。相比卖去酒店让千人枕,为何不只卖给我一个人,至少我们还有前缘,而且我说让你还清就还清了,不是很好吗。」

  他的话是非常中肯的,她当然知道,但这会让她连最後的尊严都没有,这样的她还能乞求他的原谅,还能重新跟他在一起吗?她不敢答应。

  「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我想你妹妹在听到一个那麽诱人的条件後,应该会马上答应的。」知道她在犹豫,他本来也不打算着急,但看到门口走进来的舒若静,他再次笑着说道。

  舒若琳差点就要崩溃,他居然还想要让她妹妹抵债?

  「姊。」舒若静回来,看到她正在跟一个男人说话,而且脸色苍白,以为是追债的,连忙上前扶住她,一碰到她的手,便感觉到她全身都在颤抖,甚至手也变得异常冰冷。

  「我提出的条件,你再想想吧,我想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覆的。」他故意也用刚刚的眼神扫视了一下舒若静。

  舒若琳察觉了他的目光,抓住舒若静的手,而後又松开,「你先到一边去,我跟他还有事情要谈。」

  但舒若静不放心,「姊……」

  「到一边去。」她严厉地说。

  无可奈何的舒若静只能先走开。

  「想清楚了吗?我觉得我已经给你很大的仁慈了,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去赚钱,但我要求你必须一年内还清;二,跟我走。」孟浩云成功地抓到了她的弱点,现在的她只有妹妹一个亲人了,她不可能允许他伤害她妹妹,而且要她在一年内还清这麽多钱,对她来说更不可能,所以她肯定懂怎麽选择。

  「你是存心要逼我妥协。」他是故意的,他是来报复她的,报复当年她对他做的。

  孟浩云双臂环在胸前,大方地承认,「是的。」他挑拨说:「不过我觉得光你一个人好像很难还清所有的债务,还是跟你妹妹说一下,两姊妹一起抵债也不错。」

  她的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不理解,但最後还是服软了,「你说的我都答应你,我只求你,绝对不要伤害我妹妹。」她一个人下地狱就好,不能拖着舒若静。

  孟浩云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得逞的笑容,「可以,如果你能无条件地服从,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妹妹。」

  得到满意答覆的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虽然从她答应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用担心债务的问题,但到了他的手里,他会对她仁慈吗?

  「房子已经卖了吧,星期天我会派车去接你们。」他告诉她。

  她皱眉,「去哪?」

  「身为商品的你,不应该到主人家待着吗,不然我每次都要找你,很麻烦。」他是最讨厌麻烦的,她应该知道。

  她不敢违背,因为她答应了,就不能拒绝。

  「我知道了。」她闷闷地说。

  他的大手碰触她的脸颊,她有些惊讶地向後躲,他的眼神一变,冷冽地说:「这是第一次,以後别想再拒绝我。」

  她木木地点头。

  孟浩云离开了,带走了她对他所有的期望,五年的时间,他居然蜕变成了恶魔,让她害怕的恶魔。

  「姊姊,他是谁啊?」舒若静看他走了,赶紧走到舒若琳身边。

  她没解释,只是说:「他是救了我们的人。」

  舒若静没理解,救她们的人?那为什麽姊姊看到他会浑身颤抖呢?

  ◎             ◎             ◎

  大一刚入学时,孟浩云是舒若琳的直系学长,本来她也只把两人的关系放在学长、学妹上,但班上的几个女生却经常讨论起他。

  「你们是不是都喜欢他啊?」她好奇地问几个女生。

  女生们马上做出娇羞的模样,「是喜欢,但是他太冷了,没人敢下手,就怕会被冻死。」

  舒若琳回想自己跟他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说孟浩云是冰山是绝对没有人会反对的,他在学校就是出了名的高冷,生人勿近。

  「那就别喜欢了,而且你们有些不是有男朋友了吗,居然还敢觊觎别的男人。」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不专一的人,可她们居然敢大剌剌地在教室里讨论别的男人。

  一个女生说:「只是讨论,又不是真的下手,而且他那样的穷小子,就算是长得多好看,我们也只是看看,最後还是要找个有钱的作依傍的。」

  这句话虽然舒若琳不同意,但是周围几个女生居然都连连点头,该说是她的价值观有问题呢还是她们的有问题啊。

  「你是他的直系学妹,你都瞧不上人家,我们当然就不会动手啦。」另一个女生说。

  她们几个中都不乏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虽然喜欢讨论,但要下手也是十分抗拒。

  「反正我没有你们说的那种喜欢,不过他人还是不错的。」至少从他们两人的关系上来看,还是不错的。

  一个女生怂恿她,「乾脆你去追追看,看看高冷的他是不是真的生人勿近。」

  「为什麽我要去。」她第一个反应是拒绝。

  其实孟浩云并没有很差,只是家境不是太好,但是他外表非常乾净清秀,也是她会喜欢的类型,唯一的缺点是太冷,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多疼爱她、关心她,跟她的理想类型有些差别。

  「你是直系学妹,近水楼台啊,当然是你比较会成功。」说这话的女生不是没有去试过,但是人家压根就绕过她,说不认识她,这是多麽悲痛的拒绝啊。

  「但我为什麽要去。」她有这时间还不如去逛街。

  一个女生突然一笑,「乾脆我们这群人打个赌吧。」

  打赌?舒若琳有些无语,这样的事情居然还要打赌。

  「你去追孟浩云,成功了我们就替你买这一年内香奈儿出的所有包包,不同款;要是你输了,你就帮我们买。」女生抛出诱惑。

  舒若琳吓一跳,非常仔细地看着在座的三位女生,确定她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对啊,这个不错。」一个女生赞同,不用钱的包包,为什麽不要。

  舒若琳也想到了,不用钱就可以得到香奈儿所有的包包,那可是大手笔啊,平时自己拿钱去买还要被说个老半天,但是现在居然有人要买给她,这件事非常值得考虑。

  「不公平,我输了就要买给你们三个那麽多,我亏死了,我才不跟你们赌。」虽然不知道会不会输,但起码要维护利益。

  她佯装不在乎地想走,三人对视一眼,决定还是退一步,「好吧,那你输了就给我们一人买一个,我们输了则是一人买三个给你,行了吧。」她们觉得自己肯定会赢,根本不担心输的问题。

  舒若琳想了想,「好,成交。」只是追一个男人就可以得到九个名牌包包,干嘛不去啊,她又不傻。

  自从答应了那三个女人的赌约之後,舒若琳完全不担心会不成功。写情书这种行为太拖拖拉拉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她喜欢直接、主动。

  舒若琳在校园里寻找孟浩云的踪影,最後在校园的草坪上发现了他,「学长,好巧啊,你在这看书啊。」舒若琳发现他之後直接就走到他面前,特别不客气,甚至也不脸红地在他身边坐下。

  孟浩云看了舒若琳一眼,他认得她,是他的直系学妹,也就没有赶走她的意思。

  「有事?」他面无表情地问。

  舒若琳感觉到了一点冰冷,「没什麽,就是刚好看到,想找你聊聊天。」

  「我有事,请你找你自己的朋友聊。」他说的是实话,毕竟他现在除了要看书之外,一会时间到了还要去打工,根本没时间理会她这样的大小姐。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她是他不能招惹的人,她一个大小姐,又怎麽会有空来找他聊天。

  孟浩云擡手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便站起来打算离开。

  舒若琳看他要走,连忙上前拉住他的大手,「等等,别走啊!」

  他低头皱眉看着拉着他的小手,回头看着轻嘟着小嘴的她。

  「其实我是、我是有事要说啦。」舒若琳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居然有些发虚。刚刚还特别大胆的她,现在却因为他的眼神而有些担心起来,他会不会不答应呢?

  他抽回手,一副等待她开口的模样。

  「呃……」舒若琳吞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有些忐忑,这还是她第一次表白,虽然她一直都对自己很有自信,但现在好像有点怂了。

  「你确定你是有事吗?」孟浩云看她一直都不开口,还真是跟之前高傲的她有些不同。

  「有,我是真的有事。」她乾脆挽上他的手臂,就是不愿让他走。

  他再次安静下来等着她开口。

  舒若琳鼓起勇气,「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好不好?」

  突然的表白让孟浩云吓了一跳,按道理说她这样高高在上的女孩是不可能会喜欢毫无背景的他,但她却向他表白了。

  她并不算是这个学校最美的女生,但是却一开始就给他一种很真的感觉,她眼神里的清澈让他羡慕,但同时她也是一个高傲任性的千金小姐。

  「好不好?」她看他不回答,她又开口问了一次。

  他抽回手臂,疏远地退後一步,非常不解地看着她,而後回答道:「不好。」

  不好,为什麽不好,难道以她现在的样子配不上他吗?舒若琳不满地瞪着他,「为什麽不好,你不喜欢我吗?」

  孟浩云嘴角不经意地一勾,他一定要喜欢她吗,更何况她也没有什麽值得他喜欢的地方,「我从没喜欢你,又怎麽可能因为你的一句表白就答应跟你在一起,而且你没发现我们非常的不适合吗。」不管是从身世背景还是各种方面,都是不适合的。

  「我才不接受这些理由,什麽不喜欢、不适合都是假的,这些你以後都会改变的。」她就是要他答应,不然她的免费包包都要泡汤了。

  但孟浩云不想跟她再纠缠,便说:「起码我现在还是不喜欢,所以你问了也是白问。」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舒若琳想拦都来不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还是想不清楚,为什麽他就是不喜欢她?她本来也受不了他高冷的性格,但为了可以得到包包,她也是要拚了。

  ◎             ◎             ◎

  舒若琳追孟浩云追得很勤,每天照三餐出现,就连晚上都会不断约他,就为了在他面前多多出现,让他忘不了她的一切。孟浩云也不阻拦,反正她不妨碍自己的生活就都无所谓。

  午饭时间,舒若琳拿着便当到孟浩云的教室找他。

  他的家境并不是很好,每天也只会吃自己简单做的便当来应付午餐。舒若琳发现他吃得一点都不好之後,便吩咐家里准备两份便当,而且菜式非常的丰富。

  刚开始的时候,孟浩云不喜欢接受她的一切,但是她居然耍性子,说他要是不肯吃她的便当,她就把他的便当给吃了,这才让他屈服。

  她踏进教室,看到孟浩云的身边正坐着一个女生,两人不知道在说什麽,女生害羞地笑着。

  她心里不舒服地咳嗽两声,教室里的人擡头看着她。女生发现她了,不过也知道她是在追孟浩云,也没打算让开位置。

  舒若琳不满地瞪着孟浩云,难道他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她都吃醋了。她有点惊讶,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因为那女生的态度而不高兴,但她居然心里真的感觉酸酸的。

  孟浩云看了她一眼後,对身边的女生说:「这些问题,我想等下次老师来了,你再问他吧。」

  女生有些不甘心,但孟浩云已经拒绝回答了,只能先离开座位。

  舒若琳满脸不高兴地在他另外一边坐下,「吃饭了。」

  孟浩云看着她嘟着的小嘴,她生气的模样还是挺好看的,特别是吃醋的样子。天天被烦的他其实也已经开始注意她,发现她其实除了有时候高傲任性之外,其他还是挺不错的。

  他低下头吃着她递过来的便当,他承认自己大男人主义,觉得现在被她伺候挺好的,而且就算他的家境一般,自知配不上她,但他却起了想要试试的念头。只是试试应该没有关系吧?反正他也从来不对自己的感情抱希望,大部分的人都是毕业後就会分手,或许在他离开之後,她就会爱上别人了。

  「你为什麽一定要跟我在一起?」犹豫了片刻,孟浩云还是决定开口问。

  「喜欢上你了当然要跟你在一起。」舒若琳脱口而出。

  这个答案让她有些始料未及,她还以为自己都是因为赌约才想要跟他在一起,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追逐,自己好像对他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喜欢吗?

  孟浩云对於她的回答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却确认了一件事,他是相信她说的话的,因为没人会无端端对他大献殷勤,而且她还时常把喜欢挂在嘴边,他不相信都不行。

  「为什麽喜欢?」他继续问,但始终没看她。

  舒若琳还处於震惊中,好半晌才从自己的想法中脱离出来,「呃……喜欢就是喜欢,还有为什麽喜欢吗?」

  「总有一个理由,就好像你希望我喜欢你,我也必须要找一个理由才能喜欢你。」他并不认为会有事情是没有理由的,喜欢对方也是一样。

  舒若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喜欢,她也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心思的,「我也不知道怎麽就是对你上心了。每天都想看到你,也不想看到你跟别的女生说话,就是希望你一直待在我身边。」

  「那之前呢,为什麽要对我表白?」他不放过她。

  舒若琳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因为她纯粹就是因为赌约,「嗯……」她偷偷咽了一下口水,「我想应该是一见锺情吧。」

  孟浩云有些惊讶,一见锺情?

  「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确定了你会是我喜欢的人,别问我是为什麽,我就是喜欢你的高冷,而我也知道,你的内心是温柔的,如果我成为你的女朋友,那你的温柔就只会属於我,对吗?」舒若琳希望自己没有说错,而且从他这段时间不拒绝她的靠近,她就猜到他的内心可能并不如表面一样冷漠。

  孟浩云看向一旁期待的小脸,她是说中了,只有他在乎的人才会得到他的温柔,而目前只有他的母亲享有这个权利,而她居然想觊觎他心里另外一个位置,「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她也不知道,她都追那麽久了,心里还是有点难过。他还是她第一个要追的男人,追不到还真是有些可惜,更何况她现在还喜欢上他了,如果还是不行,她肯定会难过的。

  「你舍得让我伤心吗?」她反问。

  他轻笑,她还真是不容小觑,说得好像他已经在乎她似的,「好吧,如果你还是坚持,那我们就在一起吧。」他同意了。

  舒若琳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慢慢大了起来,兴奋地站起来,「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他擡头看着她,她会不会太夸张了,「嗯。」

  她听到这个答案,差点没哭出来,「天啊,我居然真的做到了!」高冷的他居然同意跟她在一起了,刚刚看到他跟别的女生说话都快以为自己没希望了,没想到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孟浩云牵住她的小手让她坐下,免得她因为太兴奋而撞到桌椅。她却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抱住他的身躯,「这可是你说的,同意了就不能反悔了。」

  他有些惊讶她的大胆,但细想,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她什麽时候不大胆了。

  「嗯,只要你一直喜欢我,那我就会喜欢你。」虽然不知道她会喜欢多久,但他还是很轻易地说出这个承诺。

  舒若琳很感动,看来自己没有喜欢错,他就是一个内心非常温柔的男人。

  第二章

  孟浩云在偶然的机会下,知道了舒若琳跟朋友的赌约。他怎麽也没想到两人会在一起是因为一个赌约,而这个赌约的代价居然只是几个包包,他的感情是包包就能换来的吗。

  他怒气冲冲地站在校园的草坪上,等着舒若琳来赴约。

  没多久舒若琳就来了,还一脸兴奋地说:「浩云,今天我们去哪里吃饭?我发现学校附近有一家新开的店哦。」

  他甩开她的手,一脸怒气地看着她。

  「你怎麽了?」她察觉了他的不一样。

  「听说你会跟我在一起,是因为跟人打赌?」

  孟浩云也曾经听到过她会向他表白的理由,还以为真的是因为一见锺情,结果那根本就是骗人的,她根本就不是因为爱。

  舒若琳惊愕地看着他,他怎麽会知道这件事?跟她打赌的三人不是说了会保密吗。

  「到底是什麽情况?」他咬牙切齿地问她。

  她紧张地看着地上,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来,「我……」

  她不敢说,赌约是事实,但她後来喜欢上他也是事实,到底她该怎麽解释才好。

  「说不出来?」他心灰意冷地问。

  「不,我可以解释的。」她可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解释的。

  孟浩云在这一刻却不想听她虚伪的解释了,她根本就不喜欢他,却要为了一个赌约努力地讨好他。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居然都是假的,不过是她一个有钱的千金小姐玩的无聊把戏。亏他还拿出真心对待她,用她想要的温柔对待她,可换来的是什麽,就是一个玩笑吗。

  「不用说了,我不敢保证你现在说的又会不会是谎言。」他冰冷地说。

  舒若琳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不相信她吗,难道他们在一起之後,两人的感情是骗人的吗。

  「我没说谎。」

  「没有吗,那为什麽答应打赌,又瞒着我来跟我表白?」这不是谎言是什麽。

  舒若琳无言以对,就算是赌约,但她还是爱上他了不是吗。

  「既然追到手了,那就证明赢了,赌注也该拿到了,是不是该提分手了呢。」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而且脸上也逐渐出现冷漠。

  她紧张,「不,不要分手。」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怎麽会想要跟他分手。

  但孟浩云却冷笑,「我还有利用价值吗,你还想用我换取什麽?」

  她害怕地看着他,她承认自己做错了这件事,但是他也不能就用这个罪判她死刑,「我……」

  「以後别让我再看到你。」他的眼眸一眯,她的答案是什麽都不重要了,她的所作所为让他伤透了心。

  舒若琳上前想要碰触他,但他却闪避了,她皱眉,不满地说:「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同意分手。」高傲的她是不允许他先提出分手的,更何况还是在她还喜欢他的时候。

  「为什麽不行,你玩弄了我,难道在我知情之後还不愿放手?你不会真的爱上我了吧?」冲着她的挽留,他抱着一丝希望地问她。他们曾经在一起三个月,她的行为难道真的全是假的?

  玩弄?舒若琳知道自己是骗了他,但自己从来没玩弄他,他怎麽可以这样说她。她咬牙不愿承认,希望他示弱。

  但男人又怎麽可能在这种时候示弱,他的眼神越发冰冷起来,「就算你现在说了,我也不会相信,因为我不爱你了。」说完便转身离开,对她也不再留恋。

  她错愕地看着他离开,他真的不爱了吗,那她的爱怎麽办?他为什麽不温柔地对她、不示弱了呢,为什麽那麽坚决地转身离开呢?

  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

  ◎             ◎             ◎

  孟家的半山别墅里,孟浩云把舒若琳和舒若静带回家。

  舒若琳虽然知道他的生活变得很好了,但能住在半山的别墅,还是有很好的能力,更何况帮她还了钱之後还眼都不眨一下,让她明白他已经今非昔比了。

  她看着孟浩云的背影,心里还是一阵不安,五年的时间真的让他们变了很多,她不再高傲,但他却意气风发。

  舒若静完全不知道为什麽他们要搬到这里住,甚至也不清楚这个曾经出现在父亲灵堂前的男人孟浩云跟她姊姊是什麽关系,而且她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奇怪。

  「卧室在二楼,一会我会让佣人帮你们把行李拿上去。」孟浩云不是没有察觉舒若静好奇的目光,不过也有些讶异,舒若琳居然什麽都不跟妹妹说,就不怕他一不小心说漏嘴吗。不管怎样,他已经安排好一切,所有的事情到了他这里都不是问题,「若静还要去学校,我已经安排司机每天接送你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路途遥远而搬出去这个问题。」

  舒若琳皱眉,他是故意要把她们都困在这里,连她妹妹都不例外。

  而舒若静则是对他的称呼而吓了一跳,他们有那麽熟吗,他怎麽感觉很久之前就认识她似的。

  「那个……孟先生,你为什麽会帮助我们?」压抑不住好奇的她开口问。

  舒若琳想拦也已经来不及,马上担心他会不会如实回答,到时候她又该怎麽跟舒若静解释这一切。

  孟浩云本来想离开客厅,但听到舒若静的问题,又看了一眼舒若琳,舒若琳显然是在害怕,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有值得我要的东西。」他的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笑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舒若琳有那麽一瞬间错愕了,觉得他是因为还喜欢她才答应帮忙,可他不是为了要报复她当年伤害他的事情吗?

  他知道她是被吓到了,向前一步,亲昵地帮她挽起耳畔的头发,「累吗?先去休息,晚饭好了再下来。」

  她惊愕地看着他,虽然他的动作很轻柔,但眼里却没有当初的温柔,反而是一抹揶揄,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故意的,为了让妹妹误会两人的关系。虽然感激他没有说实话,但是这样的动作还是让她非常的不解。

  舒若静看着好像明白两人的关系了,轻笑问:「因为姊姊的关系?难道你是姊夫?」

  他的笑容加深,看向舒若静时眼神里已经收起了揶揄。

  舒若静羡慕地推了一下舒若琳,真好,姊姊什麽时候有那麽好的男朋友了?怪不得会拒绝谢林生,原来是有了比谢林生更好、更厉害的孟浩云。

  舒若琳的表情还是没有放松,只有她知道他已经变身为恶魔了,他根本就不是真心要对她好的。

  「若静,你先回房。」她不急着跟妹妹解释,让妹妹先回房。

  舒若静知道要留给两人一点空间,便自己与佣人拿着行李上楼。

  孟浩云也收敛起笑容看着舒若琳。

  舒若琳不解地问:「为什麽要在若静面前表现亲昵?她会误会的。」

  「还不是为了你,免得让你最亲爱的妹妹知道你是来出卖身体的。」他笑道。

  舒若琳的脸色刹那间变苍白了,「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就算她曾经有错,那麽多年过去了,难道他就不能放下吗,一定要伤害她这颗还在为他跳动的心吗。

  孟浩云不置可否地点头,「当然,而且我觉得挺好玩的。」

  她苍白的脸色、微微发抖的身躯就是会让他高兴,因为他成功地看到她另一面,不是当初那个追着他跑的女人,而是被他逼得节节败退的她。

  他含着一抹笑容走向书房,他知道自己又成功地让她痛苦了。

  舒若琳回房後,舒若静就按捺不住地跑来找她,「姊,怪不得你不答应林生哥的帮忙,原来你有更加强大的後盾啊。」坐在舒若琳的大床上,有些责怪地看着她收拾东西。

  舒若琳停下手上的动作,心里泛着一丝苦涩。若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应该答应谢林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你怎麽从来都不跟我说你有男朋友啊,害我之前还好担心。」

  舒若静当初都害怕死了,害怕父亲的去世会让她们失去一切,甚至这辈子都要为了还债而辛苦,却没想到姊姊的男友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他……」舒若琳想要解释自己跟孟浩云的关系,但却又无法解释为什麽他愿意帮忙。

  舒若静觉得她怪怪的,从孟浩云出现的那天开始,她整个人就好像陷入了难过中。

  「姊,我怎麽感觉你怪怪的,难道姊夫帮你,你不高兴吗?」她想起孟浩云出现的那天,姊姊就是这样脸色苍白,甚至身子都不断颤抖,好像是被孟浩云欺负了,但现在却是反转的。

  「别叫他姊夫,他会不高兴的。」舒若琳继续收拾东西,有些东西她已经不敢奢望了。

  舒若静却一笑,「刚刚我叫他姊夫的时候他不是笑了吗,证明他完全不介意这个称呼,甚至是喜欢,我看是你自己不喜欢我这样叫吧。」

  「反正你以後在他面前说话注意点,不要惹怒他。」舒若琳了解他,知道他并不是好惹的人,所以希望妹妹可以注意。

  「我觉得他挺好的,你就不要那麽担心了。」

  但舒若琳一刻都不敢放松,他曾经说过的话才是她一直担心的问题,她害怕他真的会对舒若静下手。

  「若静,你最好能搬到学校住,不要回来这里。」

  舒若静躺在大床上,「我才不要,现在的房子比我们之前的好那麽多,而且姊夫也那麽照顾我们,为什麽还要去学校住,睡那种硬硬的床。」

  舒若琳为妹妹的天真而担心,现在的孟浩云已经变了,如果他真的不满意她,将魔手伸向了舒若静怎麽办。

  「姊,你到底是在苦恼什麽?」舒若静还是觉得她怪怪的,才刚踏进这个家,却要让自己搬走,好像这里住了多麽可怕的人。

  「没什麽,你不累吗。」她还是不开口,「现在可没有佣人是听你指挥了,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

  舒若静皱眉点头,「好啦,我会自己收拾。」

  舒若琳示意她可以出去了,舒若静只能从大床上爬起来向门口走去。

  舒若琳静静看着行李里的东西,翻找出一张照片,那是她跟孟浩云的照片,也是唯一一张让他心甘情愿照的相片。

  虽然她跟他度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日子,但自从分手後她根本就没好过,心里想着的都是他。可从那天开始,他就真的没有出现过了,她连见他一面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他知道她现在还爱着他,会如何?会原谅她吗?她觉得那非常渺茫,特别是他现在还落井下石地打算玩弄她、报复她。

  ◎             ◎             ◎

  晚饭後,舒若琳刚把水果从厨房端出来,就看到孟浩云站在楼梯口,「若琳,到书房来。」他说完便上去了。

  到他的书房?她有些担忧地看着楼梯口。

  舒若静上前把水果端过去,「姊,姊夫叫你呢,快点去吧。」

  她有些生气,舒若静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要去做什麽,居然还那麽大力鼓吹她去。

  「放心,姊夫又不会吃了你,你干嘛一副委屈的样子。」舒若静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麽,反正是小两口的私人时间,做什麽都不关她的事。

  「你不懂啦。」舒若琳叹了口气,只能走向孟浩云的书房。

  舒若琳踏进他的书房,特意不关门地站在门边看着他,「有什麽事吗?」

  孟浩云回头看她,也注意到她故意不关门的举动,「把门关上。」他简单有力地说。

  她的脸一阵绯红,被他看穿了,只好把门关上,但却没有移动脚步,隔着好几公尺看着他。孟浩云觉得无所谓,反正她迟早会走过来的。

  他从书桌旁的保险柜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桌上,「我想你父亲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这笔钱你先拿着,以备不时之需。」他对她说。

  舒若琳知道自己需要很多钱,而他也帮她解决了不少,但她现在还能拿他的钱吗,那她欠的不就会越来越多吗。

  「为什麽不过来拿?」他倚靠在书桌的边缘,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看了一眼信封,「我、我已经让你帮了我不少了,我……」她都已经不知道该用什麽话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他确切地说过他是她的债权人,但她还是有些希望他能手下留情,能顾及她的自尊,但现在又把钱拿出来,让她变成了只能依靠他的废人。

  「我是帮你不少,但同时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他不想做亏本生意,但从他决定帮助她解决债务的时候开始两人就不会同等,而且在他的心目中,她也不值那麽多钱,「虽然这个代价不是很对等,但是没关系,一个高傲的千金落难时是该好好帮助一下。」他嘴角噙着一抹怪异的笑容看着她。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一直在作心理准备迎接他的奚落,但真的听到时还是感到心痛。

  「你在担心会越欠越多,到时候不知道怎麽还钱?」他问。

  她现在的心思瞒不过他的双眼,但她还是不吱声。

  孟浩云不喜欢她的沉默,她以前绝对不会那麽沉默的,她是在跟他抗议。

  「过来说话。」他阴冷的声音传来。

  她咬了一下下唇,走到他的面前,「我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麽,我只是感激你能帮我那麽多。」

  他喜欢她现在的话,但是却也知道她现在只是在奉承,心里可能已经开始腹诽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很好过,你最好有所觉悟。」他提醒她。

  舒若琳吞咽了一下唾液,「我明白,但这笔钱什麽时候必须要还清?我什麽时候可以……」

  他的钱虽然是他作主,而且这笔钱那麽多,就算让她跟舒若静全部卖给他可能都很难还清,但是她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看到他,她根本就无法平静。

  「你才刚来,就想着什麽时候离开?」他的眼眸微眯,把她扯到他的面前,大手环住她的细腰。

  她有些无措地看着他,如此靠近的距离让她的眼神闪过一丝局促,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你不会以为只是陪我一晚上就能把那麽多钱抵消吧。是我说开始,那结束也该是我说了算。」

  她的眉头紧皱,她当然知道自己不会只是陪他一晚上,可总要有个期限。

  他的大掌抚上她稍微有些苍白的脸颊,「你放心,不会很长的,我太容易厌倦一个人了,只要你做得到,我不光不会把你困太久,还会给你福利。」

  她看着他的表情,更是无法猜透他的想法,而他的一句厌倦,居然也会让她感到有些难过,就像五年前一样,他说分手就真的分手了,连一句解释都不听,那这一次也会是如此吧,他还是会说不要就不要的。

  「你变了好多。」她说出那麽长时间以来最想说的一句话。

  他动了一下唇角,「人当然是会变的。只是我也奇怪,你现在怎麽又跟当初因为赌注追我时不一样,好像觉得很憋屈,觉得我欺负你吗?」

  听到他提起这件事,她的身躯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我……」她想要解释,但是下一秒却被他吻住了。

  她惊愕地瞪大双眼,她还没准备好。

  孟浩云的吻非常的霸道,一开始就占据了她的小口,他的舌尖挑逗着深入她的口中,撩拨着她的香舌。他的大手在她的背後抚摸,而後溜进她的衣服里。

  她害怕地抵着他的胸膛。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经用那麽热烈的吻对待过她,但就算再火热,他都会停下来,用饱含慾望的双眼看着她,但不会有下一个动作。

  可今天不一样,他的动作非常火辣,大手已经爬上她的胸部,打算褪去她的衣服。

  她害怕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直觉不该是这样的,他们本来可以有一个非常美好的一夜,但是从五年前他知道她骗他之後就没有了。现在这个没有任何爱意的吻,没有丝毫爱的性,她能承受吗?

  孟浩云知道她在挣紮,稍显不满,但还是没有停下动作,把她的薄外套脱掉,打算开始脱她的衬衫……可他却尝到了咸咸的味道,那是她的泪。

  他有些愕然地看着她布满脸颊的泪水,他开始有些迷茫。那个高傲,就算在他提出分手时都没流下一滴眼泪的她,现在居然哭得让他心疼。

  舒若琳很想努力地说服自己,让自己习惯他的碰触,但还是好难,还是让她觉得害怕,甚至是羞愧。

  如果他爱她,她会毫不介意地奉献自己,但他已经不爱了。

  「哭什麽,我不是早就告诉你我会做什麽吗。」他厌烦地瞪着她。

  「我知道,但……」还是好难不是吗。

  孟浩云深深地看着她,瞬间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了,他一直都很生气,不满她的一切,但现在却又不舍得伤害她。他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麽了,对他来说,她应该是已经不重要的人,可为什麽还是会不舍得呢?

  「明天我会出差,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能作好心理准备,别抱着侥幸的心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他警告地说。

  她的泪水停不住地一直流,但却不敢哭出声。

  孟浩云离开了书房,她才敢慢慢地穿上衣服,可也忍不住,哭得不能自已。她知道他是什麽意思,更明白自己来到这里的唯一用处,可这一切对於她来说真的太难了,她没办法平静地看着他对自己为所欲为,更无法忽略他根本不藏着爱的眼神。

  她是爱他的,但他不爱。

  ◎             ◎             ◎

  一个月後,孟浩云从国外回来,秘书于森到机场接机。他从接机口看到了孟浩云,便主动地接过他的行李,并且跟着他往停车场走。

  「回国前,英国方面还要求我留下,我想除了这次的事件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解决,你帮我留意一下,最好能尽快解决。」孟浩云对于森说。

  于森点头,「好的。」于森一向相信孟浩云的能力,非常细微的事情他都能察觉,也怪不得他能有今天的成功。

  「这段时间舒若琳都在做什麽?」孟浩云问他。

  于森尽职地报告说:「这段时间舒小姐除了处理她父亲的事情,很少出门,偶尔几次出门好像都是去面试工作。」

  孟浩云挑眉,她居然想去工作?就知道她不会那麽轻易妥协,她不会以为随便找份工作就能解决几亿的债务吧。作梦,就算她做多少份工作,他不愿意,也不会接受她这样的还款方式。

  「她都去应聘什麽公司?」他好奇地问。

  「都是贸易公司。」于森回答。他知道两人的关系,担心孟浩云会不允许她随便出门工作,所以他已经采取了阻挠,这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

  「你阻拦了?」孟浩云走到自己的车前,开门坐进後座,等着于森开车。

  于森没看透他的想法,但如果自己不老实说应该也不行,「是的。」

  「很好。」孟浩云很放心于森做的事情,这次肯定让舒若琳尝到了挫败的感觉。她是明星大学的学生,虽然没有留学,但是学历和成绩都不差,可她的工作经验只是在自家的公司做过一段时间的副总裁,这应该还是会让别人产生不信任的。

  于森暗暗松一口气。

  「给人事部一通电话,让他们通知舒若琳明天上班。」孟浩云突然说。

  于森讶异地握着方向盘,他不是从不喜欢走後门的人吗,「你不是不喜欢员工是走後门的吗?」

  孟浩云看向窗外,「她是例外。」

  事实上,他已经给予她很多例外了。

  要是想工作,他可以给她,起码在公司里,他有的是人可以监视她,但到外面就不一样了,而且就算工作,她也必须是为他服务。

  「她现在做的每件事都跟她还的钱有关,虽然她根本无法承担那个数目,但就算是要付出辛劳来还钱,也要跟我有关。」他霸道地说。

  于森不禁替舒若琳担心,孟浩云的霸道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下午有事情吗?」他问。

  于森知道他今天刚回国,所以并没有安排任何的行程,「没有,你要回家吗?」想来他应该是想回家看看舒若琳了。

  「嗯,回去吧。」孟浩云说着便闭目养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7-12-12 03:14 , Processed in 0.6770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