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294|回复: 0

[4月试阅] 梁心《负合适恋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1 09: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负合适恋人》
作者:梁心
出版社:狗屋/果树天地
出版日期:2016年4月6日
女主角:甘丹
男主角:谢深悦

【内容简介】

谢深悦从小深受父亲体验人生式的磨练,
就算他拥有一副好皮相,也要把自己打扮得四不像,
因为在社会上立足最重要的是内涵,而不是外表——个头!
多亏了这条谢家铁律,他在人生路上跌过不少次,
直到告白失利,半夜买醉,遇到命中注定的「小椪柑」。
她是他的明灯兼战友,两人一同为各自的爱情奋斗,
他追他的女神,她暗恋她的王子,他以为两人会好朋友一辈子,
可他却忘了,男女之间除了友情,还有日久生情这回事……
甘丹为了生活,拒绝吃喝玩乐,只为努力赚钱,
她以为她的人生会和名字一样「简单」,却发现根本大错特错——
自从遇到假宅男谢深悦之後,她开始过得很精采,
先是莫名变成他的盟友,还被逼着减肥,有事没事就缠着她,
咳咳好啦,其实被他缠的滋味还不坏,至少这男人体贴又可爱,
哎呀糟……她该不会是不小心爱上他了吧?




  第一章

  甘丹很想跟朋友出去玩。

  大学室友找了上周联谊认识的他校男生,组了十三人的大团冲夜唱,隔天还要去吃某间高中附近有名的中式早餐店。甘丹听室友策划行程,非常心动。因为都已经念到大三了,她却只有到KTV唱过一次歌。

  但是她要打工,没工作就没饭吃。

  一没钱、二没时间、三没机车。她体型说好听点是福态,讲难点听就是臃肿,就算有人愿意牺牲一点载她,她都要担心会不会把轮胎坐破。

  想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联谊,载她的那个倒楣鬼的机车後轮就爆胎了,从此她一坐成名!

  幸好她室友没有因此放弃她,还帮她说话,大二抽不到宿舍要搬出来住都不忘帮她留个位置,六个人合租三房两厅的公寓。

  知道她家境不理想,必须打工赚生活费,不是每次活动都能跟,也没听她们说过闲话或露出不耐,还会打包东西回来给她吃,帮她节省餐费,真的是知心好友!

  不过她还是想跟大家一起去唱歌。

  要是现实跟她的体型一样丰满就好了。

  甘丹用手掂了掂自己的胸,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得要多大的食量才养得起来?不努力工作只想唱歌,难不成以为拿着麦克风鬼哭神嚎几首曲子,吸进肚子里的气就能撑三天不吃饭吗?那她就真的符合一句话了──

  她长得丑,可是想得美呀!

  好吧,她没办法变得骨感,至少她的现实是骨感的。室友们出发去夜唱,甘丹也在同一时间出门,准备出发到速食店上打烊班。

  没人敢请女孩子上大夜班,长得魁梧的女孩子还是女孩子,时薪高一点的时段就是打烊班了,又油又脏又累的,没什麽人喜欢,不过甘丹倒是不介意,钱多就行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累成了狗,却还是没瘦。

  凌晨两点,甘丹下班走出店外,凉风一吹,冷得她直打哆嗦。她没有机车,交通工具是一辆中古脚踏车,就停在速食店後面的巷子内,跟路灯锁在一起。

  甘丹搓了搓手,放进外套口袋内,缩着脖子往巷里钻。

  巷子不大,速食店还把大型垃圾筒跟空篮子放在巷子里,空间顿时小了一大半,她才走进巷子没几步就被绊倒了。

  「啊──」甘丹失声尖叫,马上伸手出来护住脸。「唔……好痛……」

  这下摔得不轻,肩膀、手臂和屁股都痛到不行。甘丹在地上蠕动了两下才有力气坐起来,痛得她不断以气声嘶叫。

  她摸了摸脸,松了口气。「虽然不是靠脸吃饭的,不过幸好没伤到脸呀。」

  到底是踢到什麽东西了,居然摔得这麽惨?难道同事推空篮子来放时是随便扔的吗?甘丹气呼呼地爬起来找凶手,赫然发现绊倒她的居然是双长腿!

  长、长腿?!

  不会是屍体吧?有人弃屍吗?怎麽会选在这里呀?脑子被门夹了吗?

  甘丹快吓死了,原地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等她离开这里再报警吧,上帝请原谅她胖子无胆只有脂肪!

  甘丹连脚踏车都顾不得牵了,退了两步之後转身就要跑,可惜天不从人愿,她又跌倒了。

  不过这回是被人拉倒的。

  「啊──」要正面着地啦!甘丹用力吸气,上身向後拱,幸好她肉长对地方,胸口挺饱满的,绝对比脸先着地,可是还是好痛呀!

  「唔……别走……」握住甘丹脚踝的人带着浓浓的酒意,痛苦地呓语出声。

  听声音是个男的,而且个子不小。

  听声音当然猜不出体型,虽然脚踝是双腿最瘦的地方,不过胖子的脚踝还是不容小觑的,他能一把握住,这手得多大呀?

  不管大不大,甘丹都想踹他一脸,好不容易挣扎开了,那人又缠了上来。这回更过分,直接握住她两只脚,像上了层脚铐般。

  「别走,不准走……嗝……」对方连打了三次酒嗝。「陪、陪我……喝酒……」

  甘丹快哭了,这人是喝到多茫才想找她陪酒?万一兽性大发,母猪当貂蝉了怎麽办?

  「大哥,我很丑,还很胖的,圆得跟颗椪柑一样,皮肤也跟椪柑一样粗糙,等你酒醒以後一定会後悔,绝对比被狗咬一口还惨!」甘丹双眼含泪,声音颤抖。「而且我身上只有五百块,劫色没有,劫财也没有,求求大德你放了我吧。」

  甘丹後来真的哭了,坐在地上直掉泪,不知道是她哭得太惨还是因为长得太胖,脚上的桎梏消失了,她还来不及高兴,突然有庞然大物在她面前拔地而起,在微弱的路灯照射下,看起来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妈──唔唔唔──」甘丹一放声大叫,就被恶鬼摀住嘴巴,浓厚的酒气扑面而来。想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她越哭视线越模糊,嘴巴又被摀住,哭到都出现缺氧的感觉了,甚至严重到她觉得这只恶鬼长得好帅。

  真是见鬼了!

  恶鬼露齿一笑,双手啪地贴上她的脸颊,稳稳地固定住她。「你别晃了行不行?」

  谁晃了呀!是你喝醉了好吗?甘丹好想咆哮,可是脸在对方手里还痛的要命,她根本无法开口,只能可怜兮兮地瞅着他。

  还以为是缺氧造成的幻觉,没想到绊倒她两次的酒鬼真的长得很好看,脸型刚毅瘦长,眉毛浓黑得像特地画过的一样,眼睛因为醉意半眯着,不知道睁开来会有多大?目测长度起码有她两个指节,也不晓得是不是喝酒的关系,卧蚕浮了出来,虽然已经醉成眯眯眼,看起来还是令人嫉妒的深邃。

  他鼻子很挺、很直,刚好就占了脸部的三分之一,对她这个鼻子圆圆但短翘的人来说真是无声的挑衅。嘴唇丰满,看起来好有弹性,好像轻轻一抿就会出水一样,为什麽这麽完美的嘴唇不是长在她身上?

  甘丹真的看呆了,又羡慕又嫉妒的,完全忘了她的脸还挟持在对方手里。

  对方猛然贴近她,吓得她双眼放大。

  「呵,小椪柑,你这什麽脸啊?」他笑了,非常阳光,但是酒气好浓。

  还有,小椪柑是什麽东西呀?她哪里小了?

  「你可以放开我吗?」她好像夹在墙壁缝里讲话,幸好发音还算准确。

  对方歪头,停滞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可以放开我吗?」

  不是叫你重复我的话呀!

  甘丹欲哭无泪,跟酒鬼真的没办法沟通,幸好她已经没一开始那麽害怕了,总算可以冷静思考该如何面对眼前不上不下的局面。

  该怎麽说呢?面对好看的人,戒心总是会低一点,而且他们两人摆在一起,有几个人会认为吃亏的是她?

  这就是人生……

  「先生,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住哪呀?要不要我帮你叫计程车,还是请你朋友或家人来带你回去?」就算对方长得再好看,她都没兴趣跟他在巷子里冻一整晚。

  「我住哪?」酒鬼皱眉,晃了晃脑袋,一抬头,就高兴地喊了一声,手往天空一指。「我住月亮,呵呵,你是小椪柑……嗝……我是大月亮……呵呵,大月亮!」

  「大哥,我叫不到太空梭,只叫得到计程车。」不然立刻把他打包发送到月球去。甘丹揉了揉脸颊,至少没再压她的脸了,当她脸颊是欧亚板块吗?「看你醉成这样,该不会是被人捡屍,结果太重拖不走就把你丢路边了吧?」

  甘丹不过是随口抱怨两句,讲得很小声,没想到酒鬼居然在此时特别灵敏,瞪着她说道:「你才被捡屍!」

  「……那捡我的人胃口也太好。」都不怕消化不良吗?

  对方像被这句话噎住了,呆愣了好几秒後,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满地找东西。「眼镜?我的眼镜呢?」

  好险不是找太空梭。甘丹暗暗松了口气,加入了找眼镜的行列,在垃圾箱下方找出一副老气又重的土黄色大方框眼镜,大概是三十年前爸爸会戴的那种。

  甘丹直觉不是这副,正要放回原位时,那颗大月亮竟然兴高采烈地截了过去。

  「我的眼镜!」戴上去後,王子何止变青蛙,根本就是癞蛤蟆!大月亮拨回刘海,又厚又鬈又颓废,加上那副眼镜,一秒把他俊朗的脸遮去一大半。

  现在是要唱〈阳光宅男〉吗?

  甘丹默默望天,难道那张女人都嫉妒的脸蛋是她自我催眠出来的幻觉吗?眼前这个像召唤兽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比孙悟空还离奇呀。

  而且站起来之後才发现他好高喔,彷佛就像「七龙珠」里看到满月就会变身成猩猩的孙悟空!

  他身高应该超过一百九吧?让她这个号称一五五的人压力好大。

  甘丹默默地退了一步,难怪刚才跑不掉,她迈三步还敌不过他一步吧?人生何其不公平,心塞!

  「你没你说的丑呀。」大月亮双手扶着眼镜,呵呵笑地看着她。「你放心,我不劫财,也不劫色,你就陪我……陪我说说话好了……」

  「好呀,我们去外面坐着说,怎麽样?速食店外面有椅子喔。」甘丹笑着提议,其实内心快哭出一条秀姑峦溪了,还可以泛舟呢!光是比两人的腿长就知道跑不过人家,要聊天就来吧!她当不成美少女还可以当知心姊姊。

  只是要先把人拐到大马路旁,万一出了什麽动静比较容易被人发现。

  「好喔,我想吃炸鸡!」他拍了下手,摇摇晃晃地往速食店的方向走。

  「鸡还在养鸡场,白天才会送过来,你先回家睡觉,睡醒就有炸鸡吃喽!」甘丹活像在骗小孩。

  可惜炸鸡对他来说没有倾诉的慾望大。他蹙眉瘪嘴,回头怒瞪她。「我要你陪我说话,我要说话。」

  「好好好,说话、说话。」甘丹苦笑,跟着他小跑步到速食店门口,整条路安静的大概只剩纸屑在飞,早知道应该把人拐到超商的。她叹了口气。「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叫谢深悦,今年二十四岁,C大资讯工程硕二生,身高一九四,体重九十二,无不良嗜好,最擅长游泳跟搏击,交往过一任女朋友,老家在──」

  一大串的自我介绍啪地砸了过来,甘丹听得晕乎乎的,只能频频点头。

  原来他是C大的呀,C大是这附近几个县市最好的学校,不过奇怪的是C大的人很喜欢找他们学校的人当女友,甚至有戏言说T院是C大的後宫。

  这说法真让她难过,因为她有杨贵妃的吨位却没有杨贵妃的地位。

  「你呢?」

  「啊?」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甘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谢深悦皱眉。「我问你呢?名字、年纪、身高、体重呀,像我刚刚说的那些。」

  现在是要假性联谊吗?她不需要上天用这种方式补偿她没办法夜唱的痛呀。甘丹很不想回答,但是谢深悦的眼神跟高度压迫得她不得不低头。

  「我叫甘丹,今年二十一岁,身──」

  「等等,你叫甘丹?」谢深悦一脸「你骗我」的表情。「哪个甘?哪个丹?」

  「甘」请不要加重音好吗?谢谢!

  她只能在心底咆哮,明言上还是得强颜欢笑,在他前面装小媳──呸呸,是小可怜。「我姓甘,甘甜的甘,丹顶鹤的丹。我就叫甘丹。」

  「你姓甘?性甘,你是本草纲目喔?哈哈哈。」

  她可以揍人吗?

  「你真的叫甘丹喔?」谢深悦照样嘻嘻哈哈的,无视甘丹快要喷火的眼神。「这名字真可爱,难怪你叫小椪柑!」

  她不叫小椪柑!算了,不要跟喝醉的人计较,把脑子都喝丢的人,她为什麽要把脑子丢了陪他?反正她就是来当个左耳进右耳出的听众,不管他讲什麽都当他在念大悲咒就好。

  「我很喜欢一个人,我是在大四的时候认识她的。我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到我明明在准备研究所的考试,还是到超商打工,只为了成为她的同事,然後找机会接送她,帮她扛重物,慢慢地变成她的朋友。」

  原来是失恋呀,还付出这麽多,难怪会买醉。

  「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很有神,笑起来还有酒窝。我最喜欢看她笑了,尤其是对我笑,好像春天来,花开了一整片,连空气都是香的。她美好的就像天使一样,我真的想把全部的自己都奉献给她。」谢深悦一脸憧憬,带着痴汉般的笑容,甘丹不禁打了个寒颤,还好很快就花谢了。「可惜她不收。」

  谢深悦双眼红通通,看起来要哭不哭的,让此刻颓然的他显得更加可怜。就是因为他高大,所以显露出来的脆弱才格外让人同情。

  「别难过了,感情的事本来就无法勉强,至少她没收了你再说不要你呀。」就怕他陷入泥沼,以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然後迟迟走不出来。

  「那她也不该给我希望再让我绝望啊。」谢深悦嘴巴瘪得都能吊起一头猪了。「她机车抛锚,打电话叫我去救;电脑坏了,打电话叫我去修。不喜欢吃的东西就叫我帮她吃,也会找我陪她去买东西。有问题第一个就想到我,难道不是因为她喜欢我吗?」

  「呃……我想应该是因为她觉得你很好用。」听起来就像个工具人呀。

  「既然觉得我好用,为什麽不用用我其他地方呢?」谢深悦大力挺胸,意有不平。

  「这、这……」甘丹告诉自己眼睛千万不要乱瞄,尤其不要往下!「她有跟你说为什麽不接受你吗?」

  「她说我太壮了,她不喜欢肌肉男。」谢深悦捏捏手臂,表情哀怨。「我都说可以为她减重、重新雕塑了,她还是不愿意接受。小椪柑,你说我这身肌肉真的很恶心吗?」

  他冷不防掀起上衣,结实的肌肉看得甘丹眼珠都要掉出来了,彷佛把水倒在他的胸腹上,就能看见排水系统在运作,那肌纹简直完美得都可以参加比赛了。

  就算壮,这也壮得很好看呀,对方是年纪太小还不懂得欣赏吗?

  「我想……她只想跟你当朋友吧,你应该也有不想跟对方变成男女朋友的异性朋友呀。」可惜呀,长这麽帅,身材又练得这麽棒,还是被打枪了,又不是──甘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抖着唇问他。「你告白的时候,有把眼镜拿下来吗?」

  「为什麽要把眼镜拿下来?」谢深悦戒备地看着她,好像要他摘下眼镜跟要他脱下裤子没两样。「我希望她是因为我这个人而喜欢我,不是因为我的脸!」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就我个人而言,你真的想太多。」这彷佛无病呻吟的理由还真欠揍,像她这种的,就算露脸或露事业线都没有人想看好吗?甘丹不禁翻了个白眼。「你希望对方注意到你的内心,但是你没有外表吸引对方,哪来的机会叫对方看你的内心?谁这麽厉害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什麽样的人呀?你有办法一眼就看得出来我是什麽样的人吗?」

  「可以啊。」谢深悦不解地说了句。「你不就是颗椪柑吗?」

  要不是打不赢对方她真的要出拳了!

  甘丹深呼吸再深呼吸。「你用外表吸引对方,然後再用性格留下对方。如果你没有内涵,就算你长得再好看,最多两年对方就受不了你了,因为草包再怎麽好看还是个草包。要是你期待对方怀着好感接近这样邋遢──好吧,低调的你,近而发现你的内心再爱上你,你知道这机率有多低吗?」

  「多低?」

  「二十年发生不了一起。」

  谢深悦大叫。「怎麽可能?」

  「怎麽不可能?」甘丹十分严肃。「我就从来没有遇过一个主动接近我的异性,发掘我善良的内心,进而爱上我。」

  谢深悦无言以对,只能张着小狗般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

  「对方因为你长得好看而接近你,或者答应你,这是本能;但是把人留下来就是你的本事。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你的长相盖过你的性格或才华,除非你个性不好或没什麽长处。」她说的这些绝大多数都是风凉话,毕竟她这辈子无法实际感受到这种恐慌。「你把眼镜拿掉,头发稍微整理一下,再去试试吧。万一对方依旧不能接受你,那麽她的确不欣赏肌肉男;如果她同意了,你们就好好了解彼此、适应彼此。」

  「……我还是希望她能喜欢上这样的我。」谢深悦拉了下衣服,似乎不想摆脱这样的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7-12-13 13:08 , Processed in 0.06154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