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284|回复: 0

[3月试阅] 倪净《今夜不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1 09: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今夜不眠》
作者:倪净
出版社:喵喵屋
出版日期:2016年3月25日
女主角:林琴琴
男主角:乔震刚   

【内容简介】

男人追求爱情,可没女人心疼,有了女人却很头痛;
女人渴望爱情,可没男人心慌,有了男人却很心烦。

乔震刚天生反骨,从不让人插手他的私事,
他不介意跟女人玩手段,但玩腻了,他要走,女人哭也没用。
他曾睡过一个叫林琴琴的女人,据说她看上的男人都要有钱,
可她却说没喜欢他,不玩欲擒故纵,说走就走,再也没见过人。
後来他又碰上这个叫林琴琴的女人,她正跟男人相亲,
她脸上的笑碍了他的眼,所以他大摇大摆砍了她的婚姻,
甚至把她打包回家养着。虽然他跟她只是床伴关系,
可好歹她也是他的女人,找她麻烦就是找他乔震刚麻烦。
只是,他这麽一个大金矿在她眼前,她却没出息的拿他当摆饰,
最後还逃了。他曾撂话,没放手前,她要敢不识好歹,
跑去嫁别的男人,他肯定让她当寡妇,毕竟这年头,
要讨个老婆,没一点手段是抢不来的!



  第一章

  连着几天,台北一直下着雨,入冬後天气不但转凉,连带着因为下雨,气温也跟着骤降。

  升上大四之後,林琴琴主修的课虽然少了,一星期只有两天有课,但大四这一年她还选修了其他的专业科目,希望大学毕业後可以顺利找到工作,而再几个月後就要毕业的她已经开始留意工作机会了。

  早上,她跟家人一起用早餐,在林家吃早餐是规定,这是一天中全家人唯一聚在一起的时间,其余时间各忙各的。

  身为家中长女,林琴琴还有一个妹妹跟一个弟弟,妹妹十八岁,就读大学一年级,弟弟十七岁,就读高中三年级。

  事实上,她并不是林家的小孩,而是在三岁那年由林家夫妇在孤儿院收养的养女。

  林父是商人,生意做得还可以,经济算是富裕,只是林母一直不能生育,努力了几年後决定放弃,才会去孤儿院领养。没想到领养林琴琴回家後,林母竟意外怀孕,生了女儿後隔年又马上添了一个儿子。

  这麽多年来,林家夫妇对她还算不错,虽然比起对亲生的一双子女的疼爱少了一些,不过能让她有个家,还能顺利读书,她就觉得自己不该贪心还想要求更多的疼爱。

  「琴琴,你今天要去学校吗?」林母刚跟林父步进餐厅,还没坐定就看着安静吃着早餐的林琴琴问。

  「嗯,我早上有课。」林琴琴一见养父母下楼,主动起身帮他们拿了碗筷盛好稀饭,在林家,早餐一向是中式菜色。

  林母看了一眼林父後,拿起筷子,接过林琴琴端过来的碗,笑着说:「那下午陪我去见个老朋友,一起喝下午茶。」

  「好,我中午下课就直接回家。」林琴琴将另一个碗端给林父後,自己重新又坐下来拿过碗筷慢慢地吃着。

  林姗姗这时却开口了,「妈,你为什麽只找姊去,我也想去。」林姗姗撒娇地说。顺利考上第一志愿的大学後,没有了高中升学的压力,林姗姗开始懂得打扮自己,而她也遗传了林母的姣好外表,年轻又漂亮的她从进入大学後,追求者就一直没断过。

  「你今天不是要上课到下午吗,这个周末妈再找你去逛街。」

  「真的吗,妈,那我想要买上次看到的那个包包,你买给我好不好?」林姗姗跟林母讨着上次母女俩逛街看中的名牌包包。

  「那个太贵了,你问问你爸看他要不要出钱。」林母笑着看了眼林父说。

  「爸……」

  「二姊,你上个月不是才买了一个包包,现在又要买,会不会太败家了。」林为锋是林家的小儿子,聪明安静的他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资优生,只是他性情冷淡,不太跟家人互动。

  林家夫妇虽自豪儿子的优秀,却烦恼他性格独立又不贴心,除了平时的问候跟聚会,林为锋大部份的时间都一个人待在房间,不然就是跟朋友外出。

  林为锋虽然沉默寡言,却常常看不顺眼他二姊虚荣的个性,家里又不是什麽豪门,却什麽都要用名牌、什麽都要买最好的。

  「你干嘛多嘴,我又还没买。」林姗姗嘟嘴说着。

  「那就不要买,我们家没那麽多钱一直给你买名牌。」

  「我哪有一直买,你不要说得那麽夸张好不好。而且比起大姊上私立大学,我有拿奖学金,就算我买几个名牌包也不为过啊。」林姗姗虽然是虚荣些,但她本性单纯,说话也直接,想到什麽就说什麽,却没想过自己说出来的话常常让林琴琴无地自容。

  林为锋听她这麽一说,俊脸露出一副她没药救的表情,余光瞄了一眼安静的大姊,只见大姊还是低头吃着早餐。

  「说的也是,姗姗从小到大读书都没怎麽花钱,偶尔买些名牌包也不过分。」林母疼爱女儿地帮腔。

  不知林琴琴是怎麽回事,当初会领养她是看她比起其他孤儿院的孩子都漂亮,像个洋娃娃似的很惹人爱,可後来才发现这孩子脑袋不灵光,从上幼稚园开始就一直都是全班倒数的名次,大学也是好不容易才考上个三流学校,简单说就是混个文凭罢了,为此林家夫妇是真的始料未及。

  「琴琴今年六月大学就要毕业了?」林父问着林琴琴。

  「对。」林琴琴僵笑地点头,读书很不拿手的她,这些年可是花了不少林家支付的学费,所以她打算大学毕业後马上就去找工作。

  「姊,你那个三流大学毕业後能找到工作吗?」林姗姗很看不起大姊读的大学,不懂那种学校出来的大姊怎麽可能找到公司上班。

  「我有请学姐、学长帮我留意,之後也会开始投履历,应该还是可以找到的。」林琴琴对工作的要求并不高,稳定的工作跟薪水她就很满足了。

  「那毕业後要不要来公司上班?」林父开口问,对这个大女儿他还是满意的,提出了这个提议。

  林琴琴愣了一下,然後摇头,「爸,没关系,我先找看看,而且我怕去公司会让你丢脸。」

  「那不然也可以结婚不是吗,找不到工作,找个长期饭票也可以。」林母当初是校花,被林父追求後大学一毕业就马上结婚,所以她认为女人不一定要有能力,反而是找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有个稳定的家庭更重要。

  「妈,我才刚满二十二岁,结婚太早了。」林琴琴被林母的提议给吓了一跳,连忙摇头。

  「怎麽会早,我当初也是你这个年纪嫁给你爸,你放心,妈会帮你留意看看有没有好的对象。」

  「妈,那你就帮姊找个有钱男人嫁了。」

  「也对,我下午就问问我朋友,说不定真的有这样的人选。」林母从没出社会工作过,一直都被林父保护着,小女人的她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有丈夫、有儿女,还有陪自己吃喝玩乐的姐妹淘,生活很是惬意。

  林琴琴知道林母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什麽事,谁也拉不动她,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希望不要真的找到一个让林母满意的人选,不然自己到时真的要被逼得嫁人了。

  ◎             ◎             ◎

  下午时,林琴琴换上毛呢短裙搭上一件鹅黄色长袖针织衫,还将过肩的头发束成马尾,陪着林母来见朋友江太太,因为是约在饭店的自助式下午茶餐厅,林琴琴刚好没吃午餐,没有多去注意林母跟朋友聊了什麽,只是埋头吃着餐盘里的美食。

  五星级的下午茶味道自然没话说,她安静地吃了两盘後,又起身去拿了小点心。而见她走远,林母喊了正在吃着林琴琴拿回来的三明治的朋友。

  「我问你,你有没有知道什麽好的相亲对象?我想让我女儿去相亲。」林母喝了一口茶後说。

  「你女儿?」江太太下巴朝正挟着小点心的林琴琴看了一眼。

  「对啊,琴琴长得好看,只是读书不太好,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我怕她找不到好工作,不如就先相亲结婚,找个长期饭票也不错。」

  「她不是才二十出头,你舍得这麽早让她嫁人?」

  「怎麽会舍不得,她嫁人後还有姗姗陪我。」林母笑说。

  「也是,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还是比不过姗姗的窝心。」江太太与林母认识多年,当初林母不能生育,江太太也陪她看了不少医生,交情自是不在话下,江太太说这些话也不怕林母不快。

  「哎呀,这话放心里就好,你别说出来。」林母挥手要江太太别再说,怕林琴琴听见。

  江太太也识趣,见林琴琴还在挑选小点心,她倾身朝林母靠去,小声地问着:「我听说你老公的公司最近需要一大笔资金来投资是真的吗?」

  林母听到这事,叹了口气,「这能假吗,你都听说了。我一直劝他做生意保守点,反正我们家又不缺钱,但他事业心重,哪里能听得进去,前阵子跟一个商场上的朋友打算再增加投资,要花一笔不小的资金。」林母一直都反对林父的野心,怕一个不小心把家产都赔进去了,可惜林父根本听不进去,最近开始找银行贷款。

  见林母讲到这个就一脸愁眉苦脸,脸上哪还有什麽笑容,江太太的丈夫也是生意人,多少能明白林母的忧心。

  「那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认识几个有钱人家的儿子,若是其中哪个人看中你家琴琴,说不定肯大手笔借钱给你老公投资。」

  林母听得很吃惊,「有这麽好的事,你是说跟有钱人相亲是吗?」

  「差不多的意思,你也明白有钱人都比较挑,更别说要娶进门的女人肯定更是万中选一,如果他们看中了琴琴,这不正合你意吗。」

  「说的也是,这真的是个好机会。」林母一扫刚才的愁容,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笑意,「那你有什麽人选?」

  「我前阵子认识一位金控公司的有钱太太,你老公想跟银行打好关系,若是有她出面,银行是她家的,肯定一切都好办,不过我听说她儿子要过一阵子才会回台湾。」

  「你是说对方儿子现在不住在台湾?」

  「你也知道有钱人的小孩肯定都送国外,以後才好接手家族事业。我跟那位有钱人的太太虽然不熟,不过上次见面时,有透露这次她儿子回来後,她打算趁儿子回台湾时以相亲为由,找个女生陪他几个月,就当是多认识朋友。」毕竟来路不明的女人他们那些有钱人可是很感冒的。

  陪几个月,林母闻言马上皱眉,「怎麽听起来像是玩玩而不是要认真相亲交往的意思。」有钱人家的心思林母多少也了解,林琴琴虽然不是她的亲女儿,但也是她一点一点拉拔长大的,她并没有想要为了钱把带大的女儿卖了。

  「你不要这样想,这就是我说的机会,如果那位有钱人的儿子交往时真喜欢琴琴了,你说能不认真吗。再说人家也算优秀,在国外读研究所,下个月回台湾,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材。

  你放心,这些有钱人哪个不怕丑闻,最在意的就是脸皮了,哪里会为了外头的女人闹事,毕竟这种不光彩的事一旦被闹大了,对他们家族也没有好处不是吗。而且我跟你是什麽交情,琴琴怎麽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麽会害她。」江太太保证说。

  「真的人品还可以?」

  「当然是真的。我跟你说,对方太太跟我说她儿子目前没有女朋友,如果介绍的女生适合,当然就让年轻人自由发展,他们长辈不会妨碍。」

  「这样啊……」林母被说得半信半疑,有点犹豫不决,毕竟她没见过面,怎麽也不能安心。

  「再说你刚也说了,琴琴这女孩除了长得漂亮,其他才能都没有,不如趁年轻找个合适的人交往,顺利的话就结婚,不是也算帮她完成人生大事吗。如果相亲後,对方满意琴琴,你就顺便利用这个机会跟对方提想要资金周转,反正又不是平白拿的,钱肯定还是会还,只是这样更好开口不是吗。」

  林琴琴这时已经端着食物往她们这边走来,林母用眼色暗示江太太别说了。

  「妈,我帮你挟了你最爱吃的点心,你吃看看。」林琴琴很贴心地将盘子里林母爱吃的小点心都放好。

  江太太看着林琴琴,虽然不算聪明伶俐,人也显得安静,不过却是个善良温顺的女孩,看着又有眼缘,说不定真能有一天嫁进豪门当少奶奶。

  这天下午,林母跟江太太吃吃喝喝地又闲聊了好一会,最後结帐走出饭店时,江太太不忘又提醒了林母一下。

  林母面有难色地不好马上决定,示意江太太再用电话联络。

  ◎             ◎             ◎

  为了研究所的论文报告,乔震刚跟教授讨论後最终决定回台湾到家族事业实习。因为作了这个决定,他很快打电话跟家人联络,并且要家人帮他整理在市区的公寓,他打算搬回台湾时暂住那里,一方面方便上下班,一方面他没想住家里天天听乔母唠叼。

  当所有事都打理好後,乔震刚终於在乔母的期盼下回台湾了,他从高中被乔父送出国後就没怎麽回台湾了,这一次要暂住半年已经是这些年来最破天荒的一次。

  乔母因为儿子要回台湾,连着几天不再出去找牌友打牌,连最爱的逛街也不去了,也不管乔震刚说要搬去住市区公寓的事,而是天天亲手整理他在家里的房间。而乔震刚回国那天她忙着跟管家煮一桌乔震刚最爱的饭菜,便让司机先去机场接人。

  谁知道,乔震刚人是回家了,乔母都还没来得及喊他吃饭,他行李才刚放下,也没跟乔母多聊几句,马上出门去找几个知道他回台湾的朋友,让乔母气得不轻,对着从公司下班的乔父唠叨了一整晚还没气消。

  这晚乔震刚跟朋友聊得尽兴,被朋友送回乔家时已经是淩晨大半夜了,乔家父母等累了就先去睡了,压根不晓得他是几点进门。而乔震刚微醉地带着满身酒气,累得上楼进房间後沾床倒头就睡。

  等乔震刚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隔天中午近十二点了。闻着自己一身酒气,乔震刚在床上吁了口气,迅速地坐起身下床,直接走进浴室冲洗,十分钟後他穿着一身居家休闲服走出浴室。

  昨晚被朋友轮番灌酒,根本没吃什麽东西,此时肚子早饿了,走出房间下楼找东西填饱肚子,正好管家也在这时煮好午餐。

  今天是周末,乔父早上跟朋友约了打高尔夫球,刚回家赶上午餐,而乔母则是下午跟几个朋友约了打牌,今天跟管家在庭院忙了一早上,梳洗後换了一身乾净衣服,也刚坐在餐桌前准备吃午餐。

  见儿子下楼,乔母喊他,「你昨晚到底跟朋友喝酒喝到几点,我跟你爸等你等到十二点还不见你进门,我早上让司机帮你办了手机放在客厅。真是不知道该怎麽说你,昨晚才下飞机连跟我们两个老人家吃顿饭都没有,马上急急忙忙跑出去找朋友,你说你这孩子到底有多不喜欢待在家里。」

  乔震刚喊了爸妈後坐下,管家帮他拿过碗筷,他饿得马上动筷,对乔母的碎念全一声不吭地当耳边风。

  「震刚,妈在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乔母见他不应声,加上昨晚的不满,此时有些生气了。

  「我等一下约了朋友出去,手机我会带着,有事再找我。」乔震刚只丢了这麽一句话後,又闷不吭声继续埋头吃饭。

  「你该不会又要出去喝酒了?昨晚喝了一晚还不够吗。」

  「妈,我已经二十六岁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就算喝酒我也会有节制,还有今天让司机顺便把我的行李送去市区的公寓。」

  乔震刚这次回家并没有打算在家里久住,多年前乔父就在市区买了公寓送他,这次回来实习,他打算住在公寓,省了交通时间也省去听乔母碎念。

  「你真不住家里?你难得回家一趟……」乔母对於他的决定很有意见。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乔震刚给打断了,「爸,我後天会去公司实习。我吃饱了。」乔震刚快速地吃完饭,将碗筷放下,「晚上我不回来,不用等我了。」

  乔母见儿子起身往楼上走去,她在乔震刚身後喊着,最後转身朝乔父抱怨,「你怎麽不说说他。」

  「儿子这麽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我们哪里还管得动,他自己能管好自己就好了。过几年他玩够了,自然就会收心,也会将心思用在工作上,你不用想太多了。」自己儿子那又硬又臭的脾气,软硬不吃,高中被自己送去英国读书,几年难得回来一次,每次都要自己跟老婆抽空去英国看他,这次要不是为了论文报告,他也不会乖乖回台湾。

  而乔父的原则是,只要儿子能做好该做的事,其他的生活琐事,就算儿子在外头花心得女人一个接一个,他也不过问。乔父是男人,也曾年轻过,知道还不想安定下来的男人会逢场作戏很自然,更何况儿子现在还没有固定交往的女朋友,婚前男欢女爱没什麽。

  跟乔父不同的是乔母个性保守、传统,这几年儿子在英国读书,虽然功课比其他人优秀,但相对的他在女人方面的风流史也很精彩,教她这个做妈的天天操翻了心,就怕哪天有女人带孩子上门认亲。

  乔家怎麽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生意人,哪禁得起外头的野女人上门吵闹,可儿子那傲慢不羁的性格她又管不住,真的是让她烦到白头发直冒。

  「你都不怕哪天外头的野女人带孩子找上门来认亲吗,我跟你说,我就只生了震刚这麽一个孩子,以後他娶进门的老婆我肯定要喜欢,不喜欢我是不会同意婚事的。而且我也绝不会接受外面那些不知来头的女人进门,他要在外头玩玩可以,但真要带进家门,就算外头的女人生孩子了,我也不会接受。」乔母话说得很硬,就是不想这事发生。

  「他在英国这麽多年,如果真有女人要找上门早就找上门了,不会等到这时候,不过这件事我会再找个机会跟他谈。」乔父也同意乔母的话,毕竟乔家就乔震刚这一个独子,不管怎麽样,嫁进门的女人肯定也要门当户对,身为乔家下一任的女主人,不但要带得出场也要大方得体。

  第二章

  上次喝下午茶後,经过了一个星期,本来林母是打算回绝江太太的提议,她这几天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恰当,怕害了林琴琴一生,就算对方是有钱人,却还是不想高攀,不如帮她安排个家世相当的对象相亲还比较有机会。

  有了这个念头,林母约了江太太几天後吃饭,没想到林父的公司却出了大问题。

  本来资金就吃紧的公司,因为林父没预警地将一半的备用金挪去准备要进行的投资案,人算不如天算,一场意外让林父的业务出现亏空,一时间资金调度出现问题,让林父一时想不出方法处理。

  最好的方法是从要进行的投资案缩手,拿回那笔备用金让公司度过难关,应该还是可以撑过去,但林父野心太大,不肯就这麽放手。

  公司的亏空林母也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急得她赶去找林父。林母甚少进公司,她突然造访,林父多少也猜出是为了什麽事,他刚开完会议,正要去银行谈贷款的事宜。

  「老公,投资案不要了,先把公司的债务先解决,以後有的是机会。」林母不想安稳的家跟公司出了意外,想要劝林父。

  林父拉着林母坐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安慰她,「不用担心,只是一点小意外,公司不会有事,投资的事我也会顺利进行。」

  「但若是银行不肯借钱呢?」林母还是不放心。

  「不会的,我会跟银行谈好还款计划。」林父拍了拍林母的肩膀,知道一辈子没吃过苦的她承受不了这突来的债务压力。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等一下就去银行。你先回家,今晚我会回家陪你跟孩子们吃饭。」

  林母还想再多说什麽,却因为林父的话而止住了,看着丈夫为了事业付出的心力跟执着,一个念头就这麽跳出她脑海,心里一直说这样不对,但她又不忍心见丈夫为了钱奔波。

  於是本来跟江太太的碰面是几天後的事,但林母提前了,她走出林父公司後,就打了电话约江太太碰面。

  一小时後,两人在林父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见面,江太太有些吃惊林母这麽急着找她,还以为出了什麽事,连打扮都没怎麽打扮就匆忙出门。

  林母帮江太太跟自己点了红茶跟点心。服务生离开後,江太太拍了拍林母的手背,「怎麽了,一脸面有难色,发生什麽事了?」

  「上次你跟我提关於相亲的事……」

  江太太有些吃惊林母再提起这事,上次谈过後,她直觉林母其实是打算拒绝这个提议,没想到今天却说起了。林母也看出江太太的诧异,不过她没多作解释,只是等着江太太的话。

  「相是相了几个了,但对方儿子还没找到看顺眼的女生。」

  「那可以安排让琴琴跟对方儿子相亲见面?」

  江太太闻言,表情一愣,「你确定?」对方的儿子她上次也见了一面,是个长得帅气挺拔的年轻小夥子,但不确定是不是个不专情又花心的花花公子,她本来还想劝林母打消这念头,不想让林琴琴这种单纯的人沾上关系,不然最後伤透了心就不好了。

  可今天是林母主动提起,江太太本是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随即念头又一转,感情这种事是看缘分,各花入各眼,那小夥子相了几个条件上等的有钱人家千金小姐,最後都看不上眼,说不定他会喜欢林琴琴这种秀气的小家碧玉型女孩,毕竟感情的事很难说,不试看看哪里会知道,有了这个想法,江太太自然又乐意安排了。

  「你不是说了,或许有机会让对方喜欢上她,这样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

  「也是,琴琴长得出色才有这个机会,换成其他长相一般的女孩,想要也要不到这个机会。」江太太附和地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看哪时要安排他们相亲见个面。」

  「可是琴琴同意吗?」

  「我会跟她说的。」

  江太太点头,末了才谨慎地开口,「你突然改变心意,是不是为了你老公的公司?」林父公司的事江太太也有耳闻,只是还没跟林母确认也不好多说,现在看林母执意要林琴琴相亲,可见也是铁了心了。

  林母被问得一脸无奈,喝了口红茶後又长长叹了口气,「不然能怎麽办。」

  「那不正好,对方家族是金控公司,如果真的满意琴琴,你就让琴琴顺口问看看,贷款的问题肯定能很快就解决了。」

  「如果能那样就太好了。」林母没想到会这麽凑巧,脸上一扫刚才的阴霾,喜出望外地说。

  「不过你也要跟琴琴说一下,讨对方的欢心很重要。如果她真能飞上枝头当凤凰,成了金控公司的少奶奶,那这杯喜酒我可是喝定了。」江太太打趣地说。她对林琴琴的外表跟性格很有信心,只要她嘴甜一点、懂得撒娇,相信对方一定会喜欢上的。

  ◎             ◎             ◎

  回台湾还不到一星期,第一个周末夜晚,乔震刚跟沈约约了见面,两人去了夜店。可惜他回来後对台湾夜店里吵闹的音乐没多大喜好,喝了几杯酒,也不管时不时有辣妹主动过来搭讪,买单就走人。

  沈约其实也没多爱夜店这种场合,是以为好友刚回国想要好好放松,再说好友换女人的速度之快,他可是望尘莫及,而钓女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夜店,随时都有又辣又能玩的女人投怀送抱。

  他们两人虽然只随意地穿了牛仔裤跟T恤,可挺拔精瘦的身材跟俊帅的五官让女人果真是一个接一个来搭讪,而这些女人中不乏美女,只不过那身材火辣、打扮清凉的浓妆美女都不是他跟乔震刚的菜。

  从夜店离开,沈约开车,乔震刚坐在副驾驶座上,明知酒驾的危险,不过一晚上他们就喝了一杯啤气,算是很节制。

  「要不要去我家喝一杯?」

  乔震刚瞥了沈约一眼,看了眼手表。这时沈约的手机响了,他接过电话後,只讲了几句话就把手机给一旁的乔震刚。原来打电话来的人是穆得罕,这人是夜猫子,做的是夜店的生意,不知从哪里知道乔震刚回来,马上就找来了。

  乔震刚说了几句後把手机还给沈约,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了一眼,「去不去?」穆得罕开口找人,沈约是不好推说不去,但也不能强拉乔震刚去。

  「能不去吗?」乔震刚嘴角扯了抹笑反问。

  沈约耸肩,「那就走吧。」

  穆得罕的夜店离这里不远,沈约跟几个朋友常去,那里不但有他们的私人停车位,还有专用包厢。

  本来两人以为穆得罕是临时找他们,没想到把车子交给泊车小弟後,才走进绚丽的夜店,服务生马上过来招呼。被带到包厢後,发现早就准备好下酒菜跟酒了,沈约看了眼桌上的酒,啧啧了几声,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酒,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你们老板人呢?」沈约走进包厢坐下後问。

  「刚才有个熟客闹事,老板过去处理。」

  夜店这种地方三教九流的人多的是,他们跟穆得罕当朋友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对这种事也习以为常了,反正穆得罕有的是办法摆平。

  服务生走後,两人也不等穆得罕就直接拿了桌上其中一瓶好酒开喝了,两人刚要开第二瓶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两人对走进来的人笑了,「都处理好了?」

  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的穆得罕走进包厢,长发束在脑海,俊美的五官,脸上满是笑容地点头,「没事,都是熟客,没什麽问题。」

  穆得罕走过来坐在乔震刚身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末了还用拳头搥了几下他的胸膛,看这位多年不见的好友与脑海中那位青涩少年有了不同,多了一股沉稳跟内敛,体格也不再是单薄的高瘦,外表看来虽是精瘦,但结实有力,应该平时有在锻链。

  「你这小子这麽多年没回来,这次是什麽风把你吹回来了?」高中时像兄弟般的交情,这几年乔震刚算是彻底消失,好不容易回来,自然是要找他喝两杯了。

  「回来实习,顺便熟悉公司的营运。」乔震刚是独子,未来肯定是要接手家族事业,读市场经济学的他,这一次回来实习是接手的第一步。

  「哪时要回来?」穆得罕倒了一杯酒,跟乔震刚碰了酒杯後一口乾了。

  「还没确定。」乔震刚也是一口乾了杯子里的烈酒。

  沈约没打算加入他们一口乾的行列,只是意思意思地抿了一口,这麽好的酒肯定是要细细品嚐才能享受它的温醇美味。

  「我听说你在国外女人一个接一个,这次回来有没有打算交个女朋友?」穆得罕跟沈约交换了个眼神,「别说我不够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不错的辣妹?家里有钱又能玩。」

  穆得罕的夜店在台北的夜店中算是高水平的,有的人会介绍朋友来这里玩,最近有几个家世不错又长得漂亮的年轻女孩,穆得罕觉得会合乔震刚的胃口。

  「你觉得那些家世好的女孩碰了还能脱身吗。」这里不比国外,作风也不算开放,一旦真有女生死缠烂打,他只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就算他爱玩,但有些女生他还是知道不能碰,一旦沾惹上了就跟麻烦划上等号,只会自找麻烦,那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他没有少看。

  沈约也有同感,麻烦的女生还是少碰为妙,「我看震刚要找那些女孩不如找一夜情。」

  乔震刚闻言,赏了沈约一记白眼,「我有那麽饥不择食吗。」他又不是发情的种马,随时都可以找女人上床。

  「那可难说了,我记得上次纪一笹去英国找你时,你们两人不是夜夜在夜店玩得很嗨,把那些白妞迷得不行。」

  「那都几年前的事了,我已经过了那种年少轻狂的年纪了。」二十出头的他确实是荒唐过,不过现在他没那个心思了,女人堆里玩久了多少也会腻。

  「既然腻了,那有没有打算交个女朋友定下来?」穆得罕在夜店工作,男欢女爱这种事他看多了,天底下没有哪个浪子是注定要花心一辈子,夜路走多了总是会栽了,最後不都收心当起居家好男人,他身边这样的例子不少,乔震刚或许也是其中一个。

  「目前没有,再过两年,等我妈催了再说。」

  「我看真催了就要你结婚生子了。」沈约揶揄地说。

  乔震刚摇了摇头,结婚离他还太远,他想都没想过,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他跟谁结婚去。

  「你真不想认识?今晚有几个不错的女生也来了,我刚还跟她们打了招呼。」穆得罕不死心地又问,想让好友尽兴而归,就连房间他都准备好了。

  乔震刚不耐烦地擡脚往好友的肚子踹过去,穆得罕倒是手脚俐落地躲过了,「你是没找女人发泄,火气大是吗。」穆得罕故意挑眉说着反话,「我跟你说,憋久了对身体不好,还是要我帮你找个女人消消火?」说完,穆得罕再一次躲过乔震刚的拳头,按了服务铃。

  乔震刚懒得理他,没搭话地由着他,沈约则是拿着酒杯坐在一旁看好戏,就想看看乔震刚是不是真从良了,这人在女人堆里曾经有多浪荡,他们这些朋友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穆得罕真介绍个合乔震刚胃口的年轻女孩过来,就看乔震刚能不能真不多看一眼。

  很快地服务生敲门进来,只是穆得罕刚要开口,服务生却先出声了,「老板,贵宾室有位客人说是你的老朋友,想过来跟你还有你的朋友打声招呼。」

  「老朋友,是店里的熟客?」穆得罕拿了酒杯喝了一口问。

  「不是,他说是刚从国外回来,很久不见了。」

  穆得罕的老朋友不少,但会进夜店找他跟好友的老朋友就不算多了。

  「他还说跟老板说他姓秦,你就知道他是谁了。」站在门边的服务生又补了一句。

  话才说完,包厢沙发上的三个人同时转眼看向服务生,穆得罕先开口,「你确定他说他姓秦?」

  「是的。」

  沈约扯了嘴角心想,这下子真热闹了,冤家路窄。

  ◎             ◎             ◎

  秦洛跟乔震刚两人之间的梁子在几年前结得算深,秦洛挖了乔震刚的墙角,睡了乔震刚的女人。本来乔震刚也没有多爱那女人,只是情场一向得意的他,女人被朋友给睡了,确实让他颜面尽失。自此只要有他们两人同时出现的场合,气氛多少不平和,大家心里明白,却从不说破。

  今晚秦洛主动找上门,穆得罕还来不及说不,秦洛人已经出现在包厢了。

  秦洛跟他们曾经也算是玩得近的朋友,不过高中後大家各分东西,被家人送出国後就少有联络,偶尔回台湾才会见面。

  而两个曾经差点大打出手的人,很凑巧的都被家人送到英国,一个在伦敦南边,一个在伦敦北边,从未有过交集,也和平地度过了这麽些年。可惜,这个平和的假象似乎在今晚要被打破了。

  站在门边,秦洛双手抱胸朝包厢里看去,自然也看到了默不作声喝酒的乔震刚。

  「阿洛,你哪时回来的?」穆得罕身为夜店老板,来者是客,再说当初那件事其实早过了,都这麽多年了,也该淡了。

  秦洛走过去在沈约身边坐下,沈约将酒杯倒满後递给他,「回来快一个月了。」

  「我听说你最近跟相亲的女孩约会得很勤,是不是打算定下来了?」沈约跟他举杯,两人各喝了一口。

  「没有,只是无聊找个女人打发时间罢了。」秦洛还想玩,根本没想跟女人固定交往,相亲不过是个藉口。

  「那她今晚没陪你来?」

  「怎麽没有,她在贵宾室的包厢跟我朋友玩。」秦洛对林琴琴确实有好感,不过她太安静了,约会了几次对他都不冷不热的,今晚他故意找她来夜店玩,打算将她灌酒後直接带去开房间。

  可能是玩过的女人多了,碰上林琴琴这种不懂得讨好又生涩的女生,他竟被挑起了兴致,难得把其他女人晾着,一连着陪她好几天。

  不过林琴琴情商不高,对他似有若无的暧昧暗示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有些败兴也有些烦闷,刚好听服务生提到穆得罕跟老朋友聚会,打听了下知道是乔震刚也来了,若是以往他一般都是识趣地避不见面,不过今晚他酒喝得闷,故意来串个场子。

  穆得罕笑了笑,「看来确实是玩玩,不然哪舍得把人丢给朋友,自己来这里喝酒。」

  秦洛耸肩不打算说什麽,而本是不吭声的乔震刚却在这时插嘴,「我劝你还是快回去包厢,免得那女的不小心跟你朋友睡了。」

  多年前就是在夜店里秦洛睡了乔震刚的女伴,而此时说着这话的乔震刚一副局外人漫不经心的态度,说的话却字字带刺,旁边的两人一听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故意想惹火人,一副要挑衅的气势。

  秦洛哼了一声,凉凉道:「原来这麽多年了,你还对那件事这麽在意,我以为你不过是跟那女人玩玩。」

  「他的包厢是哪一间?」乔震刚没回秦洛的话,而是直接转头问穆得罕。

  「你要干嘛?」穆得罕觉得此时的乔震刚像是要找碴,而夜店最怕的就是客人找碴,不小心都是要见血的,而两边都是朋友,他不想要有那种火爆的情形出现。

  「过去跟那女的打个招呼,看她要不要换个人玩玩,说不定她会发现我比某人还对她的胃口。」乔震刚脸上带笑,可那眼里可是一点都看不出笑意,而他刚还直接灌了几杯烈酒,只怕现在已经有些微酣才会说出这麽不负责又挑衅的话来。

  穆得罕不想乔震刚惹事,一心想当和事佬的他急忙拉住要起身的乔震刚,想要乔震刚别乱来,可乔震刚却甩开他的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7-12-14 08:24 , Processed in 0.0515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