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 阁 Mei Attic ◥ http://meitxt.com
搜索
查看: 383|回复: 0

[4月试阅] 田芝蔓《香一个,店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1 09: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香一个,店长》
作者:田芝蔓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4月15日
女主角:汪雪筠
男主角:夏青凡

【内容简介】

若不是他收留了被男友丢包的她,她根本就不会踏进这间店──
午夜十二点开始营业的神秘烘焙坊,也不会知道老板是个大暖男!
他不但陪着她狠甩劈腿男友,在渣男勾勾缠时教训了他一顿,
还把房间租给她,让她不至於可怜兮兮地流落街头,
她只能说一句,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以身……不是啦!
只好动动脑筋,想些歪点子叫他变装色诱女客,让业绩up up,
或是在他为帐单焦头烂额时,发挥专长充当他的专属会计,
看他满脸崇拜地看着她,心里竟莫名得到极大满足,
谁知她突然收到诡异包裹,还被变态绑架,差点小命休矣,
他却拚命找寻,把变态打得哭爹喊娘,救她脱困,
那奋不顾身的身影在她心头挥之不去,让她决定勇敢示爱,
嘿嘿,当然是掳获美男心罗!两人才刚过上甜蜜的小日子,
他的前女友却突然带着孩子出现……




    楔子

    半夜三点,市区。

    虽说是市区,但因为这是一座不大的小城市,所以即使是这市里最繁荣的一条街,商家也大多在凌晨两点便一间间的关门休息,不过依然有不少连锁店家、KTV二十四小时亮着招牌,尤其是代表了夜生活的夜店招牌,为这街上提供了光线。

    但有一间开着门的店家很是特别,时尚的黑色招牌上,远远先看见白色的娃娃字体,是英文字母「S」及「W」,S之前,有一个浅棕色的、饱满的纺锤面包图案,下排则是同样白色的字体——?「现烤工坊」,深夜还开门营业的面包店,本就够引人注意,走近了看见「S」及「W」两个字母之後接续的较小字体,则令人不自觉深思。

    「Stay and Wait」,才是这间面包店的全名,但看不懂英文的老人家,都叫它「现烤工坊」,而大多数的人只看见那两个大写的字母,就叫它「SW」。

    今日,一如以往,上门来买宵夜的人不少。其实这样位於转角的店面,又是唯一深夜还营业的面包店,SW的生意并不差!

    颠覆许多人的认知,虽然是小城市,但有夜生活的人不少。

    虽说这街上也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商,但若说到面包,来这街上的人还是会选择到SW来。超商的面包对某些人来说,就是少了一些面包香,唯有真正走进面包店,才更能给人加倍美味的感觉。

    三点了,附近KTV欢唱完的酒醉客人经过,在店铺前面留下了一滩呕吐物。SW的老板夏青凡才刚拿着接上水龙头的水管清理完,就下起了大雨。

    夏青凡无奈的看了老天一眼,早一点下他不就省事了吗?

    他洗了洗手,在围裙上擦去水珠,接着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他连忙回头,一台车就停在对街,车子前没什麽障碍物,夏青凡不解的看着,不明白这车为什麽急刹?他位於只看得见驾驶座的这一侧,且由於隔热纸的关系,他看不清车子里发生了什麽事,只觉得车子在晃动。

    莫非,车里的人在做什麽剧烈的动作?打架?绑架?夏青凡胡思乱想了起来。

    车内的灯亮了起来,应是有人开门了,声音也隐约穿透雨声传了过来,夏青凡听见了,内容像是情侣吵架,男人还愤怒的喊着,「给我下车。」

    接着,夏青凡便看见车子里再次变得漆暗,下一瞬,车子就急驶离开了。

    而这一回,原地留下了一个穿着短裙、蹬着高跟鞋,因被推倒在地而一边急着拉好自己的裙子、一边哭泣着的狼狈女人。

    夏青凡看了看天空不断落下来的滂沱雨势,立刻转身走进店里,再出来,他拿了两把伞,自己撑了一把,另一把则在走到她身边时,递给了她。

    汪雪筠揉着掉着泪的眼,缓缓的抬头看向这个善意的男人,「我……我的脚……扭伤了……」

    听她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完全,夏青凡以肩窝夹着伞骨,弯身拉住了她的手,另一手则扶着她的背,拉她起身後,才把伞交给她,「来!当拐杖撑着,我扶你,先到我店里休息一下。」

    夏青凡以下巴指了指SW。

    汪雪筠拭去了眼泪,在雨伞及他的协助下,缓缓地往SW走去,「你就是Wait的老板?」

    这女子不是用SW来称呼他的店?夏青凡更换店名两年了,就算是把他的店名全读清的人,也通常称他的店为「Stay」,而不是「Wait」,「你怎知我就是老板?」

    「我听说这家店没有员工,只有一个老板。」

    「我也想再请人啊!不过这种工作时间不好请人……」

    将汪雪筠给扶进了店里,夏青凡拉了张椅子让她坐下,要她先等等,就又消失在店後头。

    此时,一个穿着休闲服、戴了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的女子走进了店里,见她一个湿淋淋的人坐在柜台旁,也只是看了一眼,然後随意的拿起一个三明治,又打开柜台旁小冰箱的玻璃门拿了一小盒鲜奶,主动在柜台留下了钱,才再看了她一眼,「你是新的小猫?」

    「啊?」

    「算了!你会知道的。」那女子丢下这一句话就走了。

    汪雪筠看了被放在柜台上的钱,又看了那女子一眼,正要出声唤她,夏青凡便由店後走出,她转而对他说:「刚刚有人拿了三明治及鲜奶,我不知道多少钱……」

    夏青凡抬手看了下表,露出了微笑,「戴了一副黑粗框眼镜、一头长发用鲨鱼夹夹在後脑杓,眼睛很大但看起来累得快眯上的小姐?」

    汪雪筠点了点头。

    「是常客,她的职业是作家,每天晚上三点半都会来买一块面包或三明治,配上鲜奶当宵夜,然後继续工作。」夏青凡说完便将一条大浴巾递给了她,看她已不再哭泣,反而还好奇的看着他店里的摆设,才放了心。

    「脚还好吧!」

    「应该只是轻微地拐了一下,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如果明天脚还是痛,记得去看医生。」

    「好。」汪雪筠先擦了擦头发,才用浴巾披着身体,立刻就有一杯热茶送了上来。

    「只是茶包,不介意吧?」

    汪雪筠摇了摇头,双手捧住马克杯。虽然是夏夜,但她一身湿,店里又有冷气,还是觉得有些冷,不过在她冰冷的双手捧住杯子的那一刻,她便被温暖了!不只暖了手,也暖了心。她轻啜一口茶,茫然的看向店外,店里的光线较明亮,所以由玻璃门望出去,除了看得清骑楼,其余只有招牌灯亮着的地方才看得清。

    看着看着,汪雪筠的泪又掉了下来。

    夏青凡看她又哭了,像小媳妇那样哭得委屈,实在很能勾出男人的保护慾,不禁开口安慰,「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哭。开车载人把人放在路边的,叫计程车司机,且他还是一个不称职的计程车司机。」

    刚刚还在哭泣的汪雪筠,突然掩着嘴笑了出来。

    夏青凡一时之间看傻了眼,她眼角还含着泪,但嘴角却带着笑意的模样,可爱得让人更想呵护她,不希望她再哭,只希望她永远带着笑容。

    汪雪筠不是不再伤心,只是听见夏青凡的比喻忍不住笑了,「你把他的宝贝百万名车说成小黄?」

    「不是吗?小姐!计程车司机随便招手就有,服务比他好的也很多,不要留恋。」

    「是我的错!不该随便怀疑他劈腿,他一生气才会把我赶下车的。」

    这女子还真无怨无悔啊!夏青凡继续劝着她,「不管如何,身为男人都不该在下着大雨的时候把女孩子赶下车,而且还是半夜三点多!如果我是色狼怎麽办?那你现在就真的有得哭了。」

    「我知道我很傻……」

    「你不傻,还知道跟我进来,而不是哭着追着他的车子跑。」

    「追着跑有用吗?铁了心的人是不会停车的。」

    「除非是赶公车,否则不要追着车子跑,没意义!」

    汪雪筠又笑了,这回,是真的驱散了脸上的阴霾,「我为他连工作都丢了,本以为今晚告诉他,他会拍拍我安慰我,结果,我都还没机会说,就……」

    在她还没来得及掉下眼泪前,夏青凡就先递上了一个热呼呼的红豆面包。她好不容易才露出了笑容,他不想她再哭,「吃点甜的能振奋精神喔!」

    「哪里来的热面包?」

    夏青凡指了指柜台後,那有一台小型烤箱,专门拿来加热用的。

    「为什麽……我都遇不到这样的好男人!」这一次,汪雪筠是真的哭出了声音!但一边又被红豆面包的香味所吸引,所以边哭边吃着,逗笑了夏青凡。

    夏青凡拍了拍汪雪筠的头顶,很自豪的说:「哥哥我是万中选一的,遇不到很正常。」

    汪雪筠边拭眼泪,边吃红豆面包,三两下就把面包吃完了。她不爱吃甜的,但这个面包非常好吃。

    「面包是你自己做的?」

    「是啊!我没请员工,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

    「为什麽晚上十二点才营业?我在附近的超商工作,每天经过这里,总不明白营业时间为什麽是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

    夏青凡只是淡淡的露出了微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为什麽会称我的店为『Wait』?」

    「Stay and Wait,重点不在停留,而在等待,人可能因为不愿改变现状或任何的因素而停留,但『等待』却是有目标的,不为其他,只为了那个目标而等待。我比较喜欢Wait的含意。」

    夏青凡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微笑。

    「我解读错了吗?」

    「不!完全说中了我的心思,一时无法反应而已。」或许是因为不熟,夏青凡没想对她说太多,「我打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

    「我没跟家里人住。」

    「你一个人住?」

    汪雪筠摇摇头,泪水又滑落,「我的室友是那个计程车司机。」

    夏青凡翻了个白眼,她EQ也太高了,两个人都同居了,大概感情也深到扯不开了,她竟然能忍?「我楼上有一间套房在出租,最近房客刚好走了空下来,你先在那间房休息一晚吧!等我关门休息後,再送你回家。」

    「不用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现在回去我实在不知道你会发生什麽事,我可不想明天在社会新闻看到你。」他领着汪雪筠要走上楼,见她犹豫着,夏青凡知道自己是初识的陌生人,的确不能完全让人放下戒心,於是他从柜台抽屉里拿出了钥匙递给她,「你上楼会先看到住家的大门,打开门後右手边那间房就是了,那间房有後阳台,洗衣机及热水器都在那,你可以把湿衣服换下来洗一洗晾一下,对了!门链要记得扣上,不然我也住那,可能会化身成色狼偷溜进去喔!」

    汪雪筠捧着他递过来的钥匙,想着他的好心,不禁道:「你对人真好……」

    「反正我那间房本来就是要出租的,借你住一晚又有什麽关系?」

    「不担心我搜刮了你的财物?」

    夏青凡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想装色狼却因为气质使然,不但不像还显得有些搞笑,「你若要搜刮……也得看你这身布料藏得了多少啊!」

    汪雪筠低头看了看自己,是啊!这身衣服是那个「计程车司机」的喜好,布料极少……

    「好了!别想东想西的了,快上楼吧!你真是小偷的话也算你倒楣,我可是家徒四壁,值钱的只有这些能卖钱的面包。」

    原先被男友抛在大街上的委屈,汪雪筠因为夏青凡的好心而感到了暖意。她正要上楼,夏青凡又说了——?

    「对了!客厅沙发上有洗乾净放着还没摺的衣服,我没有女生的衣服,你若不介意,就拿一件我的衣服先暂时穿着吧!」

    再看了一眼他那令人安心的笑容,也或许是因为大哭过一场,汪雪筠觉得心情舒缓了不少,「我叫汪雪筠,老板大哥你叫我雪筠就好了。」

    「嗯!雪筠,那你也别叫我老板,我叫夏青凡。」

    「那我可以喊你夏大哥吗?」

    「当然。」

    「夏大哥,谢谢你。」

    看着汪雪筠往楼上去,夏青凡这才松了口气,看来她的情绪平复了不少吧!上楼之後,应该不至於哭着睡着吧!

    夏青凡执着觉得,汪雪筠那清秀的脸庞,还是带着笑意的时候最美……

    第1章

    坐在车里的夏青凡降下车窗,看着汪雪筠有些吃力的走着,他刚刚问了她,她住三楼,这是一栋五层楼的旧公寓,看来是没有电梯的,夏青凡升起车窗,下车将车子锁上,才走上前扶住她。

    「夏大哥不是回去了?」

    「你这样走得回三楼吗?昨天你还能自己走上我家二楼,今天你连走路都有问题,看来脚一定是扭伤了,待会儿记得让人带你去看医生。」

    汪雪筠再次接受了夏青凡的好意,在他的搀扶下走上楼,直到停在大门前,「送我到这里就好了,谢谢你夏大哥。」

    「我看着你进去再走。」

    汪雪筠虽然与简俊豪交往三年了,但即便以前还没住在一起时,简俊豪送她回家,也从不曾说过一句类似「我看着你进去再走」的体贴话。汪雪筠知道朋友都劝她说简俊豪不是一个好男人,但她就是放不下。

    如今连一个出手相助的陌生人都能这样体贴,不禁让汪雪筠觉得悲哀。

    汪雪筠拉开了大门铁门,又往内推开了木门,第一眼,看见的是玄关摆着的两双分属一男一女的鞋,而女鞋,并不是她的。

    汪雪筠愣愣的看着玄关的那双女鞋,大门也没关就一跛一跛的走了进去,夏青凡本来是要转身走的,但见到汪雪筠连大门也没关就走了进去,觉得有异,便跟了进去。

    接着就看见汪雪筠推开了其中一间房的房门,而床上正上演着最兽性的一幕。

    「你、你不是要上班?」床上的男人因突来的变故停止了律动,跨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则是立刻抱着胸,滑下男人的身子躲进薄被里。

    「托你的福,老是要我请假陪你玩,昨天我被开除了!」

    汪雪筠昨天还因为被简俊豪在大雨中扔下而哭泣不已,如今见到如此大的背叛场面,她很意外自己竟能如此冷静,没有大哭大闹,甚至没有指责简俊豪。

    看着那两人扯着棉被盖住身子的狼狈样,汪雪筠很想笑,想笑的不是他们被撞见好事的难堪,而是自己见到黄河还不死心,非得跳下去,直到发现自己渡不了河,才真正看清了一切。

    汪雪筠转身走出简俊豪的房间,才发现夏青凡还没走,在外头不放心的看着她。

    看到他脸上的同情,汪雪筠反而能笑着回应他,这让夏青凡更觉得不放心,「你自己可以吗?」

    汪雪筠好似突然有了决定,「夏大哥的套房找到房客了吗?可以暂时收留我吗?我会付房租的。」

    「是还没租出去,但是你……还是先回家吧!」

    「我不想让家人见到我这样子,夏大哥你可以帮我搬家吗?」

    「现在?」

    「我没什麽行李。」

    汪雪筠转身走进另一间房,夏青凡跟着走进去。房里的摆设简单,一张小小的和室桌上摆了一台笔电,余下的家具贴着墙摆放,一张床、一个小纸箱充当的梳妆台上摆了一些女性保养品,然後便是一座布衣橱。

    汪雪筠踮着脚想拿下布衣橱上头的行李箱,夏青凡考虑到她的脚伤,帮她拿了下来,见她收拾起衣物,他便上前帮她把保养品全搬到地上,再用本来充当桌面的纸箱帮她将保养品收拾进箱子里。

    在房里听见她要搬走,简俊豪只来得及穿上裤子,便急忙跑进汪雪筠的房里想挽留,「雪筠,这个男人是谁,先叫他回去,我们谈谈吧!」

    「昨天我怀疑你时,你怎麽说的,你还生气的把我赶下车,让我误以为是自己误会了你,结果……我并没误会你不是?」

    那名女子也已穿戴整齐,看起来对自己引起的争吵并无一丝愧疚,「俊豪,看来你的女人还不少,有空再联络吧!」说完,她毫不在意地径自离开。

    还不少?莫非这简俊豪还劈了好几腿?

    汪雪筠收拾的手没有停,女子的话激出了她的一声冷笑,她没激动大吵,那女子也没有,是简俊豪没有让两个女人争吵抢夺的本钱,还是那女子根本不介意男人并不是属於自己的?

    「雪筠,我保证我会跟她断了,不再联络她,好不好?」

    夏青凡闻言挑起了眉,他自己也是男人,听得出来这男人的语气只是安抚,并不是出自真心。他将桌上的笔电也收进纸箱,看汪雪筠拉上了行李箱拉链,问:「还有其他行李吗?」

    汪雪筠自觉可笑的看着行李,来的时候是一只行李箱,走的时候竟也是,「没有了,就这样。」

    於是夏青凡单手抱着纸箱,又上前提起了她的行李箱,「我先帮你拿下楼,等一会儿再上来扶你下去,你别自己走。」

    「好的,谢谢你夏大哥。」

    看着汪雪筠轻声细语的回应那男人,连表情都柔和不少,但回望他时,又板起了一张脸,简俊豪也怒了,「你还没回答我,那个男人是谁?」

    「昨夜你把我扔在马路上时,你就失去这麽问我的资格了。」

    「昨晚是我的错,你别跟我生气好吗?你要我发誓吗?」

    「你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我怀疑过,却不敢问你,因为我知道一旦问了,便会像昨夜一样,再挽回不了,所以我自欺,自欺一切都是我的误解,想维持我们之间可笑的关系,现在事实证明了,我的确可笑!」

    简俊豪有些气急败坏,不明白平常很好安抚的汪雪筠今日怎麽变得这麽有主见,说什麽都安抚不了她!他烦躁的在汪雪筠的房里踱步,想强势的留下她,就如以往一般,认为她会唯诺听话。

    「你是我的女人,不准走!」

    「我属於我自己,不属於任何人!」

    「你忘了我们是怎麽认识的?你是整场联谊里最安静的女人,还傻乎乎又一脸天真的模样,没了我,再没人会看上你的!」

    夏青凡一回来,听见的就是这一段话。

    一个男人如果可以没品到这个程度,而这个男人又是唯一选择的话,那他还真想劝汪雪筠一辈子当一个被冰在冷冻库的剩女,总好过让人蹧蹋。

    果然汪雪筠一脸受创,她知道自己没刚才那个女人漂亮、身材没那女人好,人又无趣,但简俊豪怎麽能这麽说她、这麽伤她的心!

    简俊豪看她似乎是松动了,放软了语气,双手捧住她的脸,让她看着他,「所以,雪筠,留在我身边,只有我会疼你了。」

    汪雪筠的手也覆上了简俊豪的手,双手捧住,轻轻的揉着他的手。

    见状,夏青凡知道断人姻缘不道德,但他还是要做,当他正想开口唤醒那个傻女人时,就见她用力的往简俊豪手掌的月丘部位咬了下去。

    简俊豪吃痛,出口就是一声脏话,眼见一个掌掴就要落到汪雪筠的脸上,夏青凡一个箭步上前扣住了简俊豪手腕。

    「放开!我要打死那个贱人!」简俊豪看着突然上前拦阻的夏青凡,不悦地咒骂。

    「就算吵架,动口不动手!」

    「她咬我!」

    「所以她只有动口不是?」

    「放开我!」

    此时,简俊豪的手掌被夏青凡扳弯,让简俊豪不得不屈下身子避免夏青凡的力道折断他的手,气得涨红了脸。他打也打不过他,骂也骂不过他,还得忍受手腕的剧痛。

    夏青凡一声冷哼,这才放开了简俊豪的手,走回汪雪筠身边。

    「雪筠,我先为我将要做的事道歉,请原谅我的无礼。」

    「什麽……啊!」汪雪筠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夏青凡轻松的打横抱起,吓得她连忙抱住了夏青凡的颈项稳住自己的身子。

    「这种地方我一刻也待不了了,我抱你走比较快。」夏青凡一说完,便大步的走出汪雪筠的房门。

    简俊豪还不死心的跟着追出,「放下她!」

    谁说她没人要的?至少夏青凡昨天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时,有一瞬间闪神了。汪雪筠虽不是美得令人印象深刻,但绝对有她能吸引男人的地方,「我并不觉得雪筠有你口中说的那麽差,充其量也只是不懂在联谊时表现自己而已,所以就算这天底下只剩你一个男人,她单身都比跟你在一起好。」

    「你对她有兴趣对不对!」

    夏青凡知道此时解释太多,只会让简俊豪更加羞辱汪雪筠,於是他选择了肯定的答覆,「没错!所以她并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可以选择。」

    「不可能!雪筠不可能背着我劈腿!」

    「她当然不会,是我自己的意思。还得谢谢你先劈腿,白白让我抱得美人归。」

    「汪雪筠,你这是从哪里找男人要来气我?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这样一个男人看得上你?是演戏的吧!」

    汪雪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愤怒,她被贬得如此低,气得眼眶都泛出了眼泪!

    简俊豪笑了,因为他认为那是汪雪筠因被他说中而显露出的恼怒。

    「当然不是演戏。」

    「说谎!你证明给我看啊!」简俊豪知道汪雪筠向来洁身自爱,如果这男人是假的,她肯定做不出亲密的举动,「让他吻你我就相信。」

    汪雪筠握起了夏青凡的手,从来没有过的羞辱感让她不得不向他求助,她在他耳边请求,「请你就当被狗咬了,吻我好吗?」

    夏青凡看着汪雪筠含着泪的眼眶,思及方才简俊豪的羞辱言语,他放下了汪雪筠,对着简俊豪严肃着一张脸,「我是真的受雪筠吸引的,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夏青凡转而面向汪雪筠时,则是带着微笑的。他捧住她的脸,下一秒,极其温柔的吻上她的唇,彷佛她是他极为珍视的宝贝一般。

    夏青凡的吻不带任何邪念,所以没有激情,他纯粹是善意的给了她这一吻,汪雪筠十分感谢他为她解危,两行泪不住的滑出眼眶。

    「放开她!」简俊豪发怒的上前分开了他们,脚扭伤的汪雪筠还因而跌坐在地。「就算是我吻你,你都没这麽安分过!」

    「因为你的嘴是臭的。」汪雪筠冷冷的回应他,惹得简俊豪就要扑上前去扯起她。

    夏青凡终究是耐不住性子,握起拳头就往简俊豪的脸上挥了一拳,直把简俊豪打退了数步。

    「是你自己不懂得把握,以後不准你再来纠缠雪筠!」

    简俊豪的嘴角流出了鲜血,终於不敢再轻举妄动,於是夏青凡又上前横抱起汪雪筠,在玄关旁套上自己的鞋後,便蹲下身子,让汪雪筠坐在他的大腿上,帮她穿好鞋,「你的行李没整理到鞋子。」

    「我只有这一双鞋。」

    什麽样的女人居然只有一双外出鞋?夏青凡抿起嘴,想起她少得可怜的行李。这男人自己开着百万名车,却舍不得送给女友几双鞋?

    「我们走吧!」

    「嗯!」汪雪筠主动勾住夏青凡的颈项,让他抱着往楼下走去。

    「刚才谢谢你帮我,委屈你了!」

    「不委屈,占了便宜的是我啊!」

    将汪雪筠放在车子的副驾驶座後,夏青凡绕过车子进了驾驶座,看着她一脸落寞,他叹了口气,「别想太多,真的不愿意回家,我那间套房就先借你住吧!不算你租金,你沉淀一下心情,住几天再回家去。」

    汪雪筠泪光晶莹的双眼凝视着夏青凡许久,看着他一脸忧心又小心呵护的模样,突然意识到,自己就像是被抛弃在路边的流浪猫,被好心人给抱回家养一般……

    不!不是好像,她昨晚的确是被丢在路边。

    夏青凡终於又看见了汪雪筠的笑容,不过这个笑,带点苦涩、带点自嘲,「怎麽了?」

    「我知道为什麽人家称我是新来的小猫了,夏大哥真是个好人。」

    因为她的称赞,夏青凡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店里有香味又有灯光,SW实在很容易吸引那些流浪猫狗,我捡那些猫狗时被昨晚那位常客看到过几次,是她对你这麽说的吧!」

    「嗯!」

    「我的确很喜欢猫,但因为开面包店,万一身上沾了猫毛又沾到面包就不好了,只好忍痛把那些流浪猫送走。」

    「谢谢你捡了我,否则我永远不会知道那个人背着我做了什麽事。」

    「打起精神来,我们先去看医生吧!」

    晚上十二点,SW正准备开门,脚伤已好得差不多的汪雪筠本来在客厅里看着书,依惯例,听到了楼下拉开铁门的声音。

    最终,汪雪筠还是没有回家,她承租了夏青凡那间出租套房,成了夏青凡的室友。

    夏青凡的生活过得很规律,每周日晚上到周一早上八点,是SW固定公休的时间,其余的时间,夏青凡总是很准时的在早上八点歇业,然後为晚上要烤的面包做一些必要的前置作业,接着就会外出为固定的团购客户送面包,大约下午一点之前就会回到家,然後吃个饭梳洗一下便就寝,晚上八点开始烤当天要卖的面包,晚上十二点开门营业。

    因为脚伤,汪雪筠暂时还没去找工作,所以她这一个多月来就把夏青凡的作息给摸了清。

    汪雪筠走下楼,隔着装了单面可视玻璃的玻璃门往外望,几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正一手拿着托盘、一手拿着夹子站在柜台边,不是在选购面包,而是在跟夏青凡聊天。

    汪雪筠不禁莞尔,这麽一间在特别时间开门的面包店,老板又是一个美男子,无怪乎这些女孩子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汪雪筠双手交又抱在胸前看着门市上演的好戏。

    夏青凡在厨房工作时,穿的是白色的烘焙师服,他说,这样才可以随时保持环境的乾净,只要制服染上脏污,马上就知道哪里脏了,而在开门营业之前,他会略作梳洗再换上黑色的同款制服,说是为了搭配店面的风格。

    为了工作方便,夏青凡总把袖子翻了好几摺卷成七分袖,然後在腰间系上黑色的半身围裙,汪雪筠所在的地方只能看见夏青凡好看的侧脸,但那脸上带着无奈,他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好似都可滴下冷汗了。

    汪雪筠想,每天得应付这样的客人又不能得罪,夏青凡很无奈吧!

    夏青凡只是有礼的虚应着,在聊天的过程,总不住的往汪雪筠的方向看过来,汪雪筠本不觉得有异,直到夏青凡对着她露出了苦笑。

    汪雪筠一愣,这玻璃由外头看不是镜子吗?她怎麽觉得夏青凡知道她在这里,而且是在对她求救?

    反正,不管他是不是在对她求救,她推开门出去应该也无妨吧!於是汪雪筠推开门,马上就看见夏青凡迎了上来。

    「你的脚还好吧!怎麽不在家里多休息,下来做什麽?」

    那两个本来和夏青凡聊天的女人望了望彼此,无声的嘴型好像是在问对方——?女朋友?

    於是汪雪筠很配合的把本来已经快好的脚伤又装得很严重一般,几乎整个人靠在夏青凡身上,让他搀扶她来柜台坐下。

    「在家里待得无聊了,想下楼来看看。」

    「店里没什麽事的,不用担心。」夏青凡很自然的揉了揉汪雪筠的发顶。

    汪雪筠不自觉绯红了双颊。她知道夏青凡这举动是在演戏,却仍不免被他吸引。

    看到这一幕,方才盘踞在柜台的两名女客人默默的离开了柜台,终於真正的挑起面包来。

    送走了那两名客人後,夏青凡才回头给了汪雪筠一抹灿烂的微笑,「说来我们默契很好。」

    「如果我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夏大哥,一定也会跟刚才那两个客人一样,被夏大哥吸引,故意跑来跟夏大哥聊天的。」

    夏青凡虽然心头猛然一震,但还是立刻恢复了正常,他一个弹指敲中了汪雪筠的额头,笑意未褪,「别吃哥哥我的豆腐。」

    「刚刚夏大哥怎麽知道我下楼了躲在後头偷看?」汪雪筠抚着自己的额头,不解的问着。

    「门缝有灯光透出来,我人既然在门市,就表示後头有人开了灯。这情况不是有人闯了空门,就是本来在楼上的你下来,而我确定通往外头的门确实上锁了,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你了。」

    「就这麽简单?」

    「要不然呢?我又没有X光眼。」

    那她老是喜欢躲在後头偷看门市的事,夏青凡一定每次都发现了吧!

    「夏大哥,我想从明天开始出去找工作。」

    「脚伤还可以吗?不急吧!」

    「不行!夏大哥已经不收我押金了,难道我还要欠夏大哥房租吗?」

    「放心!我会好好的压榨你的,如果你没付房租,我就叫你打扫洗衣煮饭还债。」夏青凡低头看了自己的制服一眼,然後又很不好意思的抬起头,「说来,我好像已经开始压榨你了!每天起床都可以看到烫得整整齐齐的制服摆在客厅里,真是感动。」

    「反正坐着能做的工作不多,有空就帮你烫好了。再说……我长久下来,也帮那个人做习惯了!」

    本是低着头在擦托盘的夏青凡,听到这句话顿了顿,没抬起头又继续擦着,想起他陪汪雪筠搬离前一个住处时的不愉快,总觉得自己若再说什麽,又会惹哭了汪雪筠,却没想到会突然听见她的笑声。

    他不解的抬头看她,「这事……好笑?」

    「我只是想起某人的车子被拖走後,他脸上会有的懊恼、愤怒、不甘心,就忍不住想笑了!」

    「什麽意思?」

    「夏大哥,你知道我在这里住了这麽些天,那个人传了多少Line给我吗?九十六次!我们才住在一起不到一年,他已经被我宠得失去了基本的生活能力,这九十六次的讯息里,问的都是他的什麽东西在哪里?我可不可以回去?他一个人没办法生活、他一个人付不起房租……」

    「什麽叫一个人付不起房租?」

    「起初他要我们一起住,我不肯,後来他用一起住可以省房租的理由说服了我,没几个月,他开始不付水电、房租,渐渐的,那些都变成了我在支付,所以他才能买那台宝贝车。」

    「然後开着那台百万进口车去载其他的女人背叛了你?」夏青凡拿着纸巾的手,紧紧握起。

    「不过那台车是分期付款买的,以这情形来看,很快的他的车就会因为付不起贷款被收回了。」

    「汪雪筠,对自己好一点,连你都不爱惜你自己了,男人怎会爱惜你。」

    此时汪雪筠的双眸清澈,刚被简俊豪由车上赶下来的那一夜,她本还悲伤哭泣着,但自从搬离前一个住处後,夏青凡却不曾再见到她为那个男人掉过一滴眼泪。

    「夏大哥,我很容易爱上一个人,而且爱上了就会死心塌地,因为爱,我可以忍受他的一切,即便你们笑我傻、骂我笨,我都不会在意,但唯有一点,我绝对不容许一段感情之间有第三个人,所以只要背叛了我,我就会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去。」

    「是你爱他爱得不够深吧!」

    「很多人对於我的标准常常下这个评语,但那是在为背叛的人找藉口。」

    简俊豪也问过她「其实你从没爱过我吧!」,然而她恋爱的次数虽然不多,但她付出了多少真心自己清楚,简俊豪给她的伤害,绝不是一句她爱得不够深就可以弭平的!

    顶着热辣的太阳,汪雪筠步履蹒跚的走回家,在这麽热的天气外出实在是酷刑,也让她加速感到疲惫。幸好SW离公车站只有几百公尺,她只想赶快回家,躲开这能把人晒成乾的太阳。

    SW位於大街与小巷的转角,汪雪筠走向开口在小巷的侧门,侧门是平常送货时使用的,住家也是由侧门出入,汪雪筠打开上锁的门,瞄了一眼分别位於左右两边的厨房门及仓库门,由门上的玻璃可以看见里头漆黑一片,一如她预料中的没有点灯,这个时间,夏青凡应该在睡觉吧!

    当她正要拉开通往二楼的门时,却看见通往门市的门传来微弱的灯光,是夏青凡早上关门时忘了熄灯吗?

    她本要帮忙把灯熄掉,却由单向玻璃看见了夏青凡坐在电脑前,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沉思。

    既然有人在,这样的灯光便太伤眼了,於是汪雪筠开门帮夏青凡又多点了盏灯,突然的光线很明显的唤醒了刚刚还在沉思或发呆的夏青凡。

    夏青凡知道一定是汪雪筠,正转头想跟她打招呼,话却在喉头间梗住。

    第一次遇见她,她穿着迷你短裙及膝上袜,在家里养伤的时候,她穿的都是居家服,出门看医生做复健时,穿得也很朴素,所以他从没看过汪雪筠这样干练的穿着。

    她穿着黑色素面的伞状下摆及膝裙,以及一件打着蝴蝶结领巾的浅灰色小包袖衬衫,他知道她今天打算去找工作,但他从没问过,她要找的是什麽样的工作。

    「我记得你之前是在超商工作不是吗?」

    就算她不明白夏青凡为什麽这麽问,但看到夏青凡因她的穿着而微愣的时候,大概也猜到了,她露出狡黠的笑,缓缓的走向他,「今天是OL风,明天走护士风。」

    「我脑袋里能想到需要角色扮演的职业,说真的都会让男人充满遐想。」夏青凡一手拿着发票、一手拿着笔,有些呆傻的说着。

    「我开你玩笑的啦!夏大哥怎麽这麽晚了还在门市里,当心今晚起不了床!」

    「我完全被这些数字玩弄了。」

    「店里的外帐不是有请会计师处理吗?」

    夏青凡苦着脸,摇了摇头,「不,这是店里的内帐,之前的会计有留一套记帐方法下来,也有教我,但说真的我接手後店里的帐从来没正确过。会计师说店里的营收越来越好,缴的税会变多,要我整理一些资料给她,帮我少付点税,然後我便被这一堆数字给困住了。」

    汪雪筠走上前,拿下了夏青凡手里的发票及笔,顺便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文件,皱了皱眉,「这是店里的帐?前会计走多久了?」

    夏青凡眼里瞬间闪过异样光芒,但或许是恢复得太快,汪雪筠并没有发现。他说:「七百二十三天……」

    有这麽度日如年吗?对於前会计的离职,夏青凡竟是用「日」来计算?

    还是……之前的会计对夏青凡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汪雪筠状似不经心的问着,「原来这家店以前还有请过别的员工啊!」

    「是啊!以前这家店只有两个人,她走了之後,就我一个人做,没再请人了。」夏青凡淡淡的说着,不让这件事拨动了他的心湖,「我本来以为我做得来,但最近我开始觉得不该逞强了。」

    「原来有如英雄一般存在的夏大哥,也会有办不了的事啊!」

    「就算是超人也怕氪石啊!」

    「把会计师的电话留给我,这团……」汪雪筠的手在帐单发票上绕了绕,才想到形容词,「需要像浮 摩斯解谜一般的帐单也留给我,夏大哥快上楼休息。」

    「你会?」

    汪雪筠轻咳了几声,拍了拍胸脯,「我可是本科系毕业的,也当了好一阵子会计,後来是为了那个人转职,那个人是服务业,只能休非假日,为了配合他在非假日休假,才找了超商的工作。」

    虽然她口口声声说她不爱了、不在意了,但每每提到前男友就变得些许落寞的语气,其实都透露了她真实的心情吧!

    见夏青凡不说话,汪雪筠知道那是他在为她难过,於是她又打起精神露出了笑容,「幸好我才离开会计工作没多久,还回得去,而且现在也要找新工作了,当然回到我的本职喽!要不然夏大哥真以为我穿这一身衣服是在玩角色扮演,要去应徵拍成人片吗?」

    「不!我刚刚想到的其实是夜店或酒店甚至槟榔西施,完全忘了还有成人片这个选项。」夏青凡很老实的说:「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对角色扮演的成人片有兴趣。」

    汪雪筠发现,夏青凡睡眠不足的时候就会很多话,而且舌头会不受控制,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严重到变得这麽可爱又傻愣愣的。

    「不然夏大哥对哪类型的比较有兴趣?」看夏青凡好像真的很认真在思考,汪雪筠努力抿着唇,避免自己大笑出声。

    夏青凡好像突然清醒了,发现她耍着他玩,他恶狠狠的皱起眉,「想知道吗?你若真打算演我就告诉你。」

    「好啦!不逗你了!夏大哥快上楼休息,我来跟会计师联络,看他们需要什麽资料,这帐我也会帮你处理,快去。」

    「你真的行?这上面写的根本是外星文,你做得到?」

    「我很乐意表现给你看喔!」

    虽然汪雪筠这麽说,且又推又拉的把他往後门赶,然後在他面前关上了门,但夏青凡还是不放心的透过单向玻璃看了她好一会儿。

    只见她随意的从桌上拿起一支笔,绕着头发卷了个髻将头发盘起,便打电话给了会计师,没几句话汪雪筠好似就知道了会计师的需求,她挂上电话,开始整理起桌上那一团混乱。

    那一瞬间,夏青凡眼前好似出现了幻觉,汪雪筠坐在那里整理帐单的模样,就好像那个走了两年的人,当时「她」也都是坐在那里作帐的。

    有多久了?他日复一日的在面包店中忙碌,竟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想起「她」!直到如今见到了汪雪筠作帐的身影,才让他重新想起了「她」!

    受了震撼的夏青凡转过身,缓缓往楼上走去。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跌坐在床上,颤抖的手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几番犹豫,他还是拉开了,抽屉里躺了一个相框,相片里是一对相依偎的璧人。

    是夏青凡与……「她」。

    夏青凡与她背景迥异,本来他们之间该像平行线一般没有交集,但一次的出手相助,却将两个世界的他们给拉到了一起。

    夏青凡平常以练拳击纾压及健身,那日他练到拳击场打烊才离开,却在拳击场外遇上了几个混混要欺负一个女孩子。

    夏青凡救了她。

    本来没有把救了她的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夏青凡,当他下回再到拳击场时,才发现那个被他所救的女孩是在拳击场打工的柜台会计,只是她以前上的是早班,两人没遇过,遇上混混的那一天是她轮做夜班的第一天。

    於是他们之间有了契机,相识,渐渐转变为相爱。

    相片里的女子双手抱着夏青凡的手臂,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夏青凡一直以为那样的笑容里是有幸福的,因为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看见睡在一旁的他时会笑;在厨房炒菜时,抓到他偷偷伸手在盘子里偷菜吃,听见他称赞她的好手艺时也会笑;当他忙了一天把店门关上,上楼来坐在她身旁,搭着她的肩陪她一起看连续剧时,她也会笑,这让他以为,他们只差名分就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了。

    可他从没想过……或许那笑容里,根本不是幸福——?

    「我不会回来找你,离开你是我的错,所以就算有一天我在其他地方待不下去了,我也没有脸在大白天走进面包店对你说一声『我回来了』,便要你重新接受我,所以,不要等我。」

    「我会等你!」

    「别一直傻傻的等,或许你不是属於我的,而是另一个女人的,当那个女人出现时,别犹豫,勇敢的去追爱吧!」

    这是她离去的那一天所说的话,她的离去对他来说是莫大的打击,几乎就要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放着生意不做,整整消沉了一个月,要不是跟他一起长大的死党傅胤轩狠狠的骂了他一顿,要他振作的话,他大概就一蹶不振了!

    重新振作起来後,他改了店名,就是希望有一天她会回来,且在看到店名时就知道他一直守在这里等着她,他也改了营业时间,因为她说她不好意思大白天堂而皇之的走进来,那他就只在深夜营业,让她若有一天在深夜回来了,远远的就会看见他为她留的灯光。

    时日一久,很多人都劝他忘了她,像傅胤轩这样知道他为何改了营业时间的人,更是要他别傻了,不要再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把作息回归正常吧!

    「婉乔,或许他们都误以为我是痴情种,其实我实在不知道对你的感情究竟是想念,还是恨……」

    夏青凡将那张合照又收进了抽屉里。相片中廖婉乔的那张笑颜从她离开後便一直刺痛着他的心,所以他自欺的将相片收进了抽屉里,以为看不见,就不会痛。

    渐渐的,他习惯了不去想她、习惯了在这样的时间开店,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眷恋着目前的一切,到底是因为真的还爱着她,或是这……早已是一种习惯了。

    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他拿起手机,看见他那个损友的名字,无奈的接起,「你不知道现在是我的睡觉时间吗?」

    「我被那女人赶出来了,你那间套房还空着吧!」电话那头传来傅胤轩轻佻的声音,彷佛被女人赶出门是家常便饭一般。

    那间如今住了汪雪筠的套房,原先是廖婉乔的房间,傅胤轩像念经一样的要夏青凡忘了廖婉乔还不够,甚至自作主张的搬进那间房,要彻底抹杀廖婉乔存在的事实。夏青凡怎麽会不清楚以傅胤轩的家世根本不需要来他的小窝住,不过想到就算廖婉乔在时也大多住他的房,便同意了把那间房给傅胤轩住,傅胤轩更说他不会白住,即使夏青凡说不用,他还是坚持要付房租。

    不过说归说,最後傅胤轩从来没付过房租。

    「有女人找你同居你说搬就搬,还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还我,让我百忙之中花了好些时间才整理好,你以为我会让你搬回来?!」

    「我傅大少爷可是你一辈子的好朋友,你爱心泛滥,总不可能不收留我吧!」

    其实傅胤轩搬走了之後夏青凡看屋子里挺冷清的,才决定再把房间出租,并只和房客订短期租约,就是怕傅胤轩会想回来。

    不过……现在他才刚租给汪雪筠,实在不好意思立刻赶人。

    「不行,房间租出去了,她可是非、常、准、时、付、房、租!」

    「好朋友,这麽计较做什麽?你也不差那几千元房租嘛!」

    「谁说没差?你这种不乖乖付房租的房客我敬谢不敏,我这里没房间租你了!」

    「那客厅借我窝两天。」

    「不行!你有裸睡的习惯。」

    「那有什麽关系,我们都是男人……难不成你等廖婉乔等太久,决定不爱女人改爱男人,看到我的裸体会慾火难耐?」

    「傅胤轩,第一,我就算爱男人也不可能会爱你这个花心大少,帮你暖床的女人从来不缺!第二,我说了房间已经租出去了,是租给一位小姐,你裸睡会吓着她。」

    「女人?!你跟女人同居了?」

    「我明明说的是租!租!你的脑袋构造是怎麽了?可以自动转化成同居!别破坏人家小姐的名声,虽然她的确长得挺可爱、挺讨喜的,但我不是你,我想归想,但不会动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夏青凡扶住了自己的额头,就说他绝对不能睡眠不足,听见他这样说,傅胤轩绝对会跑来!

    「你……和那女人这麽激情?你这麽多话分明是睡眠不足,她是怎麽办到的?可以让你这麽有责任感的人忘了自己的工作,这时间还不睡?」

    「说了要你别破坏人家的名声,她可是连跟男友一起租房子都分房睡的……」天!夏青凡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们夏大少开窍了!什麽时候居然当起小王抢人家女朋友了?我非得见见这女人不可!」

    「不准!我不准!你听见了吗?我真的累了要睡了!你不准来!」

    「我等你晚上营业再去。」

    「我不准!傅胤轩……」对方没等他说完,就自己切断了通话,夏青凡看了一下时间,不管了!一定要睡饱睡足,否则今晚没办法应付傅胤轩。

    第2章

    看着整理得十分整齐的帐单,还有电脑萤幕显示的那完美的报表,汪雪筠周身好似散发着菩萨一般的光芒,让夏青凡不敢直视。

    今天晚上他进厨房前,见汪雪筠还在专心作帐,便不敢吵她,她自己似乎也有在注意时间,在营业时间之前就整理好了桌面,交出部分成果。

    「因为这帐……真的有点乱!反正过去的就暂时搁着,重要的是每个月应收应付的帐款,我今天先针对这方面来整理,这个月的部分目前都处理好了!以後有时间我再慢慢帮你把以前的帐整理整理。会计师那边要的,我也会持续跟他们联络,直到处理完为止。」

    夏青凡看着汪雪筠,一时还说不上话。

    「对了!我整理厂商的请款时,发现有几家厂商不老实,多请了款你没发现,他们也收了,我做了系统整理还把资料影印下来,下个月我会帮你处理,让你把钱扣回来,喔!对了对了!还有这个——?」

    汪雪筠拿起一份帐单,正要跟他反应一些问题时,她没想到夏青凡竟是一脸感动的看着她,还捧起了她的手。

    「雪筠,别找工作了,到店里来帮我吧!这只是一间小面包店,薪水可能只能给你两万多……不然,房租我不跟你收了,你来这里工作吧!」

    「夏大哥不是说多请一个人就多一笔开销?」

    「你一个下午的效率,是我过去得花一、两个星期才能处理好的,这事,还是得交给专业的人来处理。」

    「夏大哥不是自己一个人作帐做两年了吗?」

    「是没错,但错误率太高又花了我太多时间。最近加入了网购之後,生意忙到我几乎没有时间作帐,而那些帐单对我来说就像是从外星来的,要摸索好一段时间才看得懂,我这男人什麽都不会,只会烤面包。」

    「但夏大哥做的面包很好吃啊!」

    「是啊!我就这一个优点而已。好吗?可以答应我吗?」

    其实以她的工作经验,也只能在一般小公司领二十二K,而且她已经休息一阵子了,再住下去她会没钱付房租。如果是在这里工作,领差不多的薪水还可以省房租……其实条件更好啊!

    「好,我答应你!我也有门市经验,还可以帮夏大哥顾店呢!」

    夏青凡听到汪雪筠应允,正觉得高兴时,就听见一个让他高兴不起来的熟悉嗓音——?

    「这麽快就进展到求婚的阶段啦!」半夜十二点,在街上没什麽灯光的情况下,由外头就可以把门市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傅胤轩刚才远远看见的,就是夏青凡捧着人家女孩子的手,一脸请求的模样。

    夏青凡白了傅胤轩一眼,他知道他会来,却没想到他这麽迫不急待,一开门就来,而且还拖着行李箱。

    「你带行李来干麽?」

    「不是说要来投靠你吗?」

    「没房间了!下回请早。」

    傅胤轩可没打算就这样让夏青凡打发了他,他很适意的靠在柜台上,满是自信的建议着,「你这地方地段好,当初二楼就不该只有两间房……对了,你应该把三楼的装潢打掉,重新隔成几间套房来出租,何必这麽辛苦的开面包店赚钱?」

    这倒是真的。汪雪筠觉得那麽大一间套房,位在市区,交通便利,五千元的房租真的是非常划算,只是当时夏青凡说了那间房不能长期出租,且随时有可能收回,又没有独立的出入口,才会只收那麽便宜的租金。

    「我喜欢大房间,二楼的房间都是套房,本来面积就大,加上外头又有客厅、厨房、洗手间,隔两间房已经是极限,再小我住了都喘不过气。」

    「所以说就改装三楼吧!经营面包店很辛苦,改装之後你收租就好不用工作,二楼的房间别出租,在家里当清闲的房东吧!」

    「才三十几岁就不想动,那活在世上还有什麽意义?」夏青凡可没打算那麽早退休。

    说到三楼,汪雪筠一直没有机会上去,听到他们提起三楼,倒真让她好奇了,「三楼到底是什麽样的地方?我还没上去看过。」

    「那是男人的秘密基地,你最好别上去。」怕你上去看了之後,会更爱这个男人。傅胤轩没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可我看夏大哥很少待在三楼。」

    「因为非必要他不会上楼,你也别上去,搞不好他是蓝胡子,三楼满满的都是女人的屍体。」

    「才不是!蓝胡子很吓人,夏大哥很温柔的。」

    夏青凡闻言得意的睨了傅胤轩一眼。

    傅胤轩打量起这个女人,她看起来很年轻,什麽时候夏青凡改吃嫩草了?不过……这女人看起来的确如夏青凡所说,一脸清纯模样,煞是可爱,虽然不是美得不可方物,但的确讨喜。

    傅胤轩花心的性格再起,动作也轻佻起来,他托起汪雪筠的手,「这位小妹妹,还没跟你介绍,我叫傅胤轩,幸会。」接着,他便在她的手背印下一吻,「你还是大学生吧!怎麽会跟这老男人混在一起?」

    「我这一身衣服怎麽看都不是小妹妹的穿着吧!」汪雪筠抽回了自己的手,下意识的想在衣服上抹一抹,但碍於这男人一直看着她,她实在不好意思当他的面这麽做。

    结果,夏青凡优雅的抽出一张纸巾,托起她的手,擦拭起她刚被吻的地方,「雪筠,以後看到他,记得立刻拉下铁门别营业,他全身都带着毒素,会污染你,等一下你的手要好好的清洗乾净,否则明天可能会发黑腐烂。」

    「夏青凡,你可以别在小妹妹面前这麽说我吗?」傅胤轩一如以往的和夏青凡斗起嘴来。

    「我更正一点,我已经二十五岁了,不是小妹妹了喔!」

    闻言两个男人都震惊的回望她,「几、几岁?」

    「二十五。」

    「所以是成熟得可以摘的果实了。」虽然猜错了她的年龄,不过这个小了他们快十岁的女人,在他们眼中依然是小妹妹,只是,是成年的小妹妹。

    傅胤轩的话让夏青凡很想洗耳朵,他双手盖住了汪雪筠的耳,压低声音用粗话咒骂了傅胤轩一句。

    汪雪筠无奈的吊起眼,看着高了她足足有二十公分的夏青凡。真当她是孩子吗?摀她的耳骂粗话,他真以为这样她就听不见?

    「快滚!」

    「没道理你连小猫小狗都收留了,却不留我吧!」

    「我是开面包店的,就算捡了小猫小狗也是送收容机构,你有需要吗!我可以联络社会局来带你走。」

    「几天就好,大不了我帮你送货什麽的,不领你薪水,只换吃住。」

    「你这个人下半身没半点节操,上回还在厨房的工作台上翻云覆雨,害我彻底消毒了一番,好不容易你自己搬走了,别想我会再让你住进来!」

    「我保证这回不在厨房……」

    「仓库也不行!」

    「不然你要我在客厅吗?会吓到这个小妹妹!」

    「所以我叫你滚!你不要吓跑了我新请来的会计,我很需要她。我更怕你那没节操的下半身,下回打起了她的主意!」

    傅胤轩看了汪雪筠一眼,看见她绯红的双颊,他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我觉得……她应该还是听得到我们的对话喔!」

    汪雪筠眼神飘开,避免尴尬。

    「你看人家小脸红成这样,瞧你在她面前说了这一堆淫词秽语的。」傅胤轩嘴里指责夏青凡,但他的举动可一点也没比夏青凡君子。

    夏青凡放下手,看到傅胤轩走来近看汪雪筠的脸,急忙就把汪雪筠拉到了自己身後,「你敢打她主意试试!」

    「夏青凡,搞不好雪筠妹妹会很喜欢我,你干麽棒打鸳鸯?」

    「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踏进火堆里,更何况她是我的房客又是我的员工。」

    「是是是,知道你善良!那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当了那麽多年的同班同学,我怎麽说都在你伸出援手的范围吧!你客厅的沙发就借我几天,钥匙。」

    「没有!备份钥匙给雪筠了。」

    「雪筠妹妹,你帮我开门好吗?」

    汪雪筠抬眼看了夏青凡一眼,怯怯的问:「夏大哥……」

    见汪雪筠不知所措,夏青凡才叹了口气,「雪筠,这人把『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演绎得淋漓尽致,我实在没办法,你介意让他在客厅窝几天吗?」

    「夏大哥是主人,你同意就是了,我没有意见。」

    「那请你务必、务必、务必要把门链锁上知道吗?」

    「夏青凡,你吓着她了!瞧你把我说得像大色狼。」傅胤轩大声抗议着,他承认他不是什麽专情的人,但女人不肯他也不会强来好吗!

    「雪筠,他如果想乱来,你就大叫!我会把通往二楼的门打开,你大叫我一定听得到。」

    汪雪筠一声轻笑,对於夏青凡的耳提面命,她听了发噱,这个叫傅胤轩的,真被他形容得像色情狂一样。

    「我会把门链锁得好好的!夏大哥放心。」说完她拎起了到现在都还来不及拿上楼的包包,在前头为傅胤轩领路了,「傅先生,请跟我来吧!」

    「雪筠妹妹,你可以叫我胤轩哥,还是轩哥哥也可以。」

    夏青凡一听,又是一记充满杀意的狠瞪。

    倒不料一脸清纯的汪雪筠会露出有礼但绝对疏远的笑容,道:「我和傅先生刚认识,不太适合这麽称呼你。」

    「喔?那你花了多少时间才改称夏青凡夏大哥的?」

    「嗯……一个小时吧!」

    「我们认识没一个小时也有三十分钟了,对我就不能改口?」

    「夏大哥不一样!他不会亲我的手背。」说完汪雪筠就径自上楼了。

    流连花丛从未失利的傅胤轩,第一次遇到对於他的示好完全激不起半点火花的女人,他跟着上楼,还不忘贬低别人替自己平反——?

    「他那是闷骚!我们以前念高中的时候,不知道伤了多少女同学的心,他本质跟我是一样的。」

    「不一样!总之夏大哥很君子,我就是知道!」

    「雪筠妹妹,这不公平,你被他误导了……」

    听着他们的声音消失在楼梯转角,又有客人走进了店里,夏青凡不得不回到柜台招呼。

    汪雪筠已经二十五岁了啊!她一张娃娃脸让他没发现她的实际年龄。那麽她是个大姑娘了,应该不至於没办法应付傅胤轩吧!夏青凡这麽想着。

    另一边,傅胤轩一直跟在汪雪筠身後,努力的想为自己辩解,对於有人把他比在夏青凡之下,他实在不太服气,「所以啦!夏青凡绝对不是什麽谦谦君子,他这几年是收敛了不少,但在这之前,他可是一个比我更花心、更没节操的男人!高中时,他更是号称只要女生被他吻过一次就会对他死心塌地、无怨无悔,是个拥有超强吻功的男人啊!」

    汪雪筠一惯是带着笑容的,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所以她不会相信傅胤轩是受她吸引才这麽锲而不舍,她想,傅胤轩这是不服气她信任夏青凡比信任他多吧!

    至於他提到的夏青凡的吻……

    虽然他们有过的那次经验根本不算接吻,不过是夏青凡的善意,可那个吻对她来说,却比以往她有过的都更美好。

    看来傅胤轩至少有一句话是事实,那就是女人只要被夏青凡吻过一次,便会牢牢的记住那个吻。

    他们停在了汪雪筠的房门前,见她打开门,傅胤轩还想再说,不料她一回身,他竟看见了她双颊羞红。傅胤轩没那麽自大,不会觉得汪雪筠是突然对他生出了好感,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他刚刚提到了夏青凡的吻。

    「你……被他吻过了?」不会吧!刚刚谁还在说这女孩是他的房客兼员工的?

    傅胤轩问完,汪雪筠的脸更红了,知道已无法隐瞒,不过看着傅胤轩错愕的模样,这倒是见到他後第一次看见他无话可说,她不禁坏心的笑了。

    「是啊!我知道夏大哥的吻是什麽感觉的。」说完,她便在他的面前关上了房门,还传出了栓上门链的声音。

    倒是傅胤轩可笑的呆立在当场,汪雪筠的那句话还不断的在他脑里回荡,让他生出了许多胡思乱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媚 阁 Mei Attic ◥

GMT+8, 2017-12-14 08:22 , Processed in 0.06455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